生命里的那座老村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345次 时间:2019年4月09日 18:15
  ■冯建国
  生命里的那座老村
  每每从乡下回来,便会记起五十年前那座美丽的村庄,还有今生今世已无法忘去的深刻影像。从身旁流过去的涑水河,清晨中散发出炊烟一样的水雾,河岸上的柳树芽儿,也在雾的洗涤下变得清新起来。抬头看去,不远处的峨嵋岭,像一幅墨绿染成的立体画卷,层次分明的线条,五彩斑斓的色彩,决然不输任何大师绘就的画廊……
  曾经还是这片土地,曾经还是我们的家乡,太阳从东边村落后面的地平线上跃起,像一只通红色的盘子悬浮在村头的树梢上,整个原野都变得金灿灿红彤彤的。从乡下归来的愉快,让我春眠不觉晓的梦里,依然有着处处闻啼鸟的风景。忘不掉那天黄昏归途中,偶然间发现的夕阳下的石头小桥,和潺潺的流水,还有那蜿蜒小路以及几户散落在果树林里的人家。悠然间谁在远处将柳笛吹响,伴着炊烟升起的饭香……
  现代化的发展,让我们已无暇顾及岁月的变迁。每每站在村头路边,便很容易想起了幼年时代的那座老村,那座破旧却充满着温馨的巷道残园。
  我们村子有一个特别有风韵的名字——杨妃村,没有史载却有着美好的传说。周围没山却看得见孤山、中条山,附近有涑水河流过,儿时蹲在小石桥上,伸手便可触及河中的流水。打着一个又一个漩涡的水流,由东向西缓缓地流淌……
  村子西边是运临公路,偶尔有汽车开过,村民常常会站下来像看西洋景一样好奇。路边一座窝棚似的茶坊,半掩半隐,是一位被称为赵善人的大爷开的,为过往行人提供免费的大碗茶水。公路虽说距村子不足300米,于此却始终看不见枣树林后面我们的村落,只隐隐约约听到鸡鸣犬吠。通往村子的路并不直,而是沿着烧瓦窑拐弯抹角,用不着任何雕饰的曲径通幽,在峰回路转里等待着柳暗花明的景象……
  现在想来真美,春暖花开,万物争荣,田野一望无际的绿。有风吹过,绿色的麦田像一片碧波荡漾的大海,犁耧耱耙就仿佛是漂浮在海面上的一叶叶小舟。小燕子在头顶上方盘旋飞过,拉犁的耕牛不时发出欢快的哞儿呼唤,散发出它们对劳动的眷恋与热情。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几千年延续下来的农耕生活,就像老酒一样淳厚,至今想起来,依然能嗅到芳香。
  真的喜欢那份自然的静谧,还有那份空灵的感觉。田野深处的村落里面,隐藏着的古朴深蕴,还有那几千年不变的乡音。乡村那厚重的美感是时光的积淀,全都记录在挂满苔藓的老墙和长满深色瓦毛的屋顶上。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居住的小院,清晨公鸡打鸣,黄昏老牛归槽,人们从田里回来,轻轻拍打着落满尘土的衣服。伴随着屋子里晃晃悠悠的油灯熄灭,接下来就是一个宁静的夜晚,还有美妙沉醉的梦乡。
  夏天阴雨连绵,屋檐下的水像是一串串清澈透明的珍珠,落在院子里的积水上,荡漾起一个个美丽而动人的涟漪,相互依偎着、簇拥着向巷子里流去。我们家地处巷子中央,是整条巷子的制高点。于是门前就发生了一个奇妙的现象,从我们家院子里流出来的水,一半向东流进村中间的池泊,一半向西流过西门楼,流向村外的大田。一旦坡水(峨嵋岭上下来的水)汹涌而至,大田瞬间就成为一片汪洋。
  我们村子南面,是一条由东而来向西而去的古道,俗称官路,由北京通往西安。有传说当年杨玉环就是从这里去往皇宫,最终成为贵妃娘娘的,花间醉酒的故事也是从此路传回到故乡来。不过这个只是乡间趣谈,并无实据可考。这个传说惠及周边许多村庄,成为其村名很直接的来历,诸如东朝、马营、杨家庄,杨斜、景滑、贵戚坊,等等。慈禧太后经过这里去往西安,却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奶奶就曾亲历了那次路边跪迎,留在心头的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忧伤。
  奶奶生在邻近的郭村,官道就是从我们两个村子之间穿过。官道上曾经有一座茶坊,我小时候依稀还在。那时候奶奶年龄尚小,跟着大人跪在茶坊的路边,千万是不能抬头看的,否则会有剜眼之罪。直到皇恩浩荡的銮驾走出很远很远,幼小的奶奶依然跪在路边,将头深深地伏在土地上,生怕招来灭顶之灾。那天我偶然路过废弃的官道,发现旧迹只是一个无意的拾趣,却让我再一次爱上了这片隐藏着无限趣事逸闻的土地,还有那座已成为记忆深处风景的茶坊。
  人的意识是神奇的,常常是近在咫尺却飞向远方。就在我徘徊于茶坊旧址的当儿,却好像当年陈逸飞发现了周庄一样的激动,瞬时就在满满的故乡回忆里醉了,始终处于亢奋状态。不仅仅是因为旧景一事一物的闪现,而是整个儿童时代记忆画面的扩散铺张,那石桥,那流水,那人家,那座古老的村落,还有储藏在村落里儿时无数个影像的链接。于是便又想起来夕阳下的平静,月光里的安详,永远给人一种淳厚与古朴的思念,还有那返老还童、追寻乡愁的渴望……
  秋天的季节,是晋南平原最美的风景,黄的谷子,红的高粱,白的棉花,整个儿一丰收烂漫的海洋。田园里欢歌笑语,道路上马车竞飞,掩饰不住的是农民们心头的喜悦。这幅一直沉寂在脑海深处里的美景,常常让我们心灵跃跃欲试,陷入了无限留恋的畅想。如果再有房前屋后老祖母的裹脚,老爷爷手中的旱烟袋,儿童们跳着格儿哼着歌谣的图画,是一种何样的安康?这种久远而清晰的岁月,不经历过的人决然是想象不出来,更读不懂乡愁为什么会有依恋的情怀和不绝的念想。
  再见了,那一座座注满了沧桑的老屋,还有院落旁古老的树木洒下来斑驳的碎片,都是我儿时记忆中最美的影像。可惜岁月匆匆,如今已难再寻到片断残章。匆匆中我们都成了时光的过客,曾经的现实都成了模糊的印象,儿时心中的神圣都正在日渐消失,化作一缕淡淡的忧伤。恨不得自己生出丹青之手,用水墨笔画去描绘那恬淡美韵的旧景,留住那曾经的乡愁,曾经的乡魂曾经的根,成为一种焕发生机新的向往。
  我们应该为社会的进步而放声歌唱,讴歌旧的消失却是新的开始。时代总有轮序,我们不可能永远住在地窨院里,整日里与大地对话,而不去享受温暖的阳光。尽管记忆里那种古老沧桑与厚重之感仍然如梦如醉,如诗如歌的故事旋律依然让我们如痴如狂。可现在,现代化的气息,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生活方式,又将成为现在年轻人的美好记忆。人类生生不息,时代朝朝前行,我们应当学会适应,我们还有美好的未来,我们脚下的路依然还很长很长……
  如今时代的特征就是一个快,节奏快变化快,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再也回不到过去那种安稳、静好的时光里。不过,这也不会阻拦我们心灵的回归,追忆过去的美好愿望。让我们走进梦里枕着故乡的胸膛入睡,醒来后依然在思念中漂泊;渴望在冬天的日子里,将土炕烧得发烫,围着小炉烤一窑红薯,捧一本闲书与窗外飞雪对话。有喜鹊登枝,伴着雪花儿潇潇洒洒飞过。太阳出来了,像雪一样洁白,只是雪野变得更加鲜亮。
  人生就是这样,幼芽时希望破土而出,茁壮成长,成为支撑大厦的栋梁。当历经风雨洗礼,枝叶茂盛辉煌过后,却又都希望叶落归根,追寻一个尘世的愿望,让灵魂栖息在自己永远的故乡。
  朝霞,夕阳,故里,梦乡,那是每个人心头永不褪色的生命影像。离开老村的时候,只见春光明媚,惠风和畅,天空上的风筝在欢快地飞翔。春天来了,人们放飞着理想,追逐着希望,似还再应还心灵一个愉悦的梦想……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