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家乡的风吹麦浪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13次 时间:2018年6月14日 09:19
 ●乡情一缕                                         ■李 力

遥想家乡的风吹麦浪


      如果乡愁是一棵大树,那我的思念就是大树下一望无际的麦田。
      五月底透亮的阳光下,我有了一种走在家乡麦田的恍惚。这个时节在晋南老家,正是麦子成熟的时候,随便站在哪一块地头,满眼满世界就都是起伏着的金黄。成熟的麦穗在微风里集体摇摆着沙沙作响,干热的风里都会带有一种刚刚掠过麦浪的独有气味。
      离开家乡这些年,我几乎再没有看到过那种一眼望不到边的麦浪滚滚的景色,但每到五月下旬,总有一个声音在心底里提醒着我——麦子熟了,麦子熟了吧!这声音犹如布谷鸟,年年准时来,它掠过我记忆里的麦浪,思念就会让我成为望梅止渴的麦田遥望者。
      说来也巧,今年我在麦子拔节抽穗与扬花灌浆的关键时点,都跟麦田有了亲密的接触,以往对麦田的想念就有了些踩在土地上的踏实。
四月底的时候,我在闻喜看到了正在拔节抽穗的麦田,站在绿油油的麦地里,我有一种与过往记忆相撞的激动。小满的前一天,我在永济路过一大片麦田时,田野里已经有了由绿转黄丰收在望的景致,潜伏在记忆里的一些细节,频频热情地朝我招手,让我有一种眼热鼻酸的冲动。
人是多么奇怪啊,过去司空见惯甚至每每来临前还有些躲避不及的焦苦日子,一旦远去了甚至消失了,竟然会常常念起那日子里的许多好来。
二十多年前我刚上班时,一到麦收时节,各单位都会无条件支援三夏劳动。对运城这个传统的农业地区而言,五月底到六月中旬,各单位都有麦假。运城的麦子,总是最先从黄河沿岸的永济开始,一路向北次第成熟。只要单位里的永济同事开始请假回家,大家就知道收麦的日子来临了。
      包里装上提前买好的人丹、白糖等防暑用品,依着麦收时间次第请假回家,常常是你仰着在地里晒成黑炭一般的脸庞前脚刚回到单位,他又义无反顾地走进麦田迎接阳光热辣的亲吻。
      就算是麦熟一晌,从南到北推进到万荣,也就到了六月上旬——那是那几年我请假回家帮着收麦子的固定时间。
      麦收时节的阳光很透亮也很毒。太阳悬在空中,无遮无挡热辣辣地俯视着大地上的麦田,南风阵起,地里的麦浪就泛起了金黄。
      风吹麦浪,也吹来了麦香。庄稼人没有闲情看麦浪滚滚,更不会吟唱微风中幸福的流淌。麦收前每一次热风来袭,都会让他们神经紧绷,龙口夺食哩,收火麦哩,绣女都要下床哩。这时候大人娃娃都知道,钻进麦行子里躬身前行,与时间赛跑,从说变就变的老天爷眼皮子底下,一镰一镰地夺回自己一年的收成最是当紧。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
      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
      第一次读到白居易这首《观刹麦》时,我猜想他一定是某一次割过麦子之后,才能对鏺麦有如此精准的描写。
但凡家在农村的,割麦时那种紧张劳累困乏,仰面躺在刚捆起来的麦捆上全然不觉阳光烧灼只有浑身散架一般瘫软的滋味,都已经融入血脉,刻在心底。即便是收割机已经让鏺麦成为一种陈年往事,麦收情景依然顽固地与高考一样,成为我梦里最常出现的景象,每一次醒来都要在辗转反侧中自我安慰一番才能重新入睡。
      有人说,麦子是土地上最优美、最典雅、最令人动情的庄稼。离开家乡多年不再割麦的我,开始对此深以为然。麦田整整齐齐摆放在辽阔的大地上,最是壮观。有一年夏天路过中原大地,在飞驰的列车上看窗外刚刚收割完的麦田,一行行麦茬线条清晰排列整齐,在大地上汇集成方阵连绵起伏着闯入眼帘,又被抛向远方,真有一种检阅田野的感觉。
      晋南作为传统的粮棉产区,麦子是土地上生长时间最长的作物。对农村孩子而言,第一堂美育课是在麦田里完成的。天天走过麦地田垄,看着麦苗的颜色由碧绿、翠绿、油绿、墨绿、黄绿,到最后成熟时的金黄一片,麦田犹如巨大的画板,随着季节转换在雨水肥力丰歉中变换着颜色。
      在这个旷野无边的美育课堂上,麦田是蓬勃向上的底色,其中点缀着的大树或者野花野草,也是那么生机勃勃。耳濡目染间,我对色彩的喜欢直到现在都还保持着田野特色,绿就翠绿蓝就天蓝,或者明黄或者艳红,总之都那么鲜亮明快。
      这个天然的课堂,也是体悟感悟生命的最好地方。
      秋天麦粒下种发芽,麦苗拱出地面分蘖丰茂;春天麦苗返青起身拔节抽穗,夏天麦子杨花灌浆麦粒日渐饱满……观察麦子从一粒种子开始,经历多少日子的阳光雨露润泽或者历经多少次的雨雪风霜考验,才生成捏在手里的麦穗那般可人的模样,最能让人感知到生命真实饱满灿烂与高贵。
      麦子收割前,也是记忆里吃烤麦穗的好时段。
      小满前后的麦穗刚刚灌浆,麦芒还是柔软的。拨开麦壳,圆润润绿晶晶的麦粒,咬在嘴里是脆生生的滋味。等到了芒种开镰前,孕育在麦穗里的麦粒已经饱满到鼓胀了,那一粒一粒绿绿的嫩嫩的圆润丰腴的体态,越发让人心生爱怜。这时候的麦芒已经开始扎人,麦粒咬在嘴里就有了韧劲。几个半大娃娃,抽一把沉甸甸的麦穗,找个地方挖个坑把捡来的柴火烧着,就在火上烧燎麦穗。麦穗烧焦后麦粒的香味不断钻进鼻子里,顾不得烫就把麦穗在手心里一搓,“呼”的一声吹掉麦衣,嘬起手心一把倒进嘴里,咀嚼起来。细细品味着烟熏火燎中外焦里嫩的新麦的滋味,真是难得的人间美味。常常是吃得顾不上满嘴满手的焦黑时,被大人们发现,追着满村里躲藏,身后还传来厉声呵斥——贼怂碎鬼,麦收前不让地里见火,知不知道!
      远处蔚蓝天空下
      涌动着金色的麦浪
      就在那里曾是你和我
      爱过的地方
      当微风带着收获的味道
      吹向我脸庞
      想起你轻柔的话语
      曾打湿我眼眶
      ……
      有人说这首《风吹麦浪》是一首情歌,我却怎么听怎么像一首乡愁的歌。
      如果乡愁是一棵大树,那我的思念就是那大树下一望无际的麦田。麦田里掠过的南风里,呢喃着我熟悉的温柔的乡音。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庆新平律师事务所 蒲先革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中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登记证编号:14083041 ·晋ICP备060035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