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百战殊勋壮河山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王忠明时间:2020-04-02

沿着陡峭弯曲的山路向上攀登,向着多次凭吊过的中条战役中以身殉国的抗日名将寸性奇将军遇难处前行。

映入眼帘的是连绵起伏、植被茂密,呈青黛色的远山。漫山遍野中,黄得耀眼的连翘花,粉面袭人的山桃花,白如瑞雪的棠梨花,蓝得晶莹的远志花,再加上绿色葱茏的苍松、翠柏的近景,恰是姹紫嫣红竞芳菲,美不胜收惹人醉。

将军殉难处,位于垣曲县毛家镇毛家村下湾居民组西边的樱花沟。近些年,由于国家和地方政府重视生态环境保护,这里的植被不再被人们随意侵扰破坏。黄栌、荆条、棠梨、刺玫果、山枣等灌木丛都长到两三米高;葛条、山葡萄等几种藤蔓植物的触角伸在灌木丛上,盘旋在地上。它们互相交织、咬合,加上茅草齐腰,形成一道天然屏障。

我费了不小的气力,穿越了障碍,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终于来到一通高约2米、宽约0.5米的纪念碑前。碑正面阴刻着“抗日名将寸性奇烈士殉难处”一行楷书,碑的左下角落款是“垣曲县人民政府、毛家镇人民政府一九九〇年四月五日”,碑后是将军生平简介。

我第一次到访这里,是1993年国庆节后。当时我就职于胡家峪铜矿宣传部,上山游览时发现了这处遗迹。第一时间,我把此处遗迹向组织报告,并提出了可以在清明节组织子弟学校师生、矿里职工前往祭拜,进行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的建议。我的“建议”很快被矿里批准、落实。从1994年至1996年清明节时,胡家峪矿数百名子弟学校师生、机关干部、生产连队矿工代表均前往寸性奇将军殉难处举行了隆重的祭奠活动。

那以后,我通过胡家峪矿武装部和云南省腾冲县的武装部、民政局联络,与毕业于黄埔军校、被授予上校军衔,时已年近九旬的将军长子寸品德取得联系。老人委托家人寄来了一张全家主要成员的合影照和将军在战场指挥的照片。之后,我们又陆续通信来往,将军后裔把将军许多珍贵的资料。

寸性奇,字念洁,汉族,1895年8月7日生于云南省腾冲县城,毕业于腾冲高等学堂。

他志向高远、忧国忧民,当年深感国弱受欺、非讲武不足以保国,遂立志以习武报效国家。当是时,李根源将军在昆明开办讲武学堂,年方十四岁的寸性奇从腾冲步行至昆明投考。李根源看到他浓眉大眼,相貌堂堂,又聪俊敏捷,志向可嘉,很是钟爱,遂介绍他加入同盟会,并让其虚报年龄考入云南讲武堂丙班骑科学习,成为朱德元帅的同门师弟。他在讲武堂刻苦顽强的学习精神,常为学员们赞扬。

1922年,顾品珍将军回滇执政,寸性奇任参谋处长,代表顾品珍到广州会见孙中山,呈述滇军愿听从孙中山指挥参加北伐之意愿。孙中山异常高兴,看他革命意志坚定,年轻有为,于1923年3月12日授衔他为大本营中将参军及中央直辖滇军中将宪兵司令、江防司令等要职,并亲赐中山剑。此为国军高阶将领中获得中山剑仅有的数位之一。

1926年,他参加北伐战争,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十一军参谋处长,1927年任第三十四旅副旅长。1937年7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寸性奇任第十二师三十四旅旅长,率部参加太原会战。因战功显著,升任第三军十二师师长,并奉令调守中条山,承担西面阵地防守任务。

1941年5月,日军对中条山地区发动突然袭击,张店镇阵地遭日军突破,十二师退守第二线阵地。5月12日,日军攻陷左翼水谷朵高地。寸性奇奉命率部突围,右腿被日军炮火炸断。5月13日晚,日军再次以猛烈炮火攻击中国守军阵地,寸性奇率余部突围至毛家湾,遭遇日军拦截,交战中左腿也被炸断。为免受被俘之辱,寸性奇拔剑自戕,壮烈殉国,时年46岁。

1942年,寸性奇被当时的国民政府追晋为陆军中将。1986年5月被民政部追认为烈士。

1989年,寸性奇遗骨被迁到腾冲国殇墓园安葬。在腾冲国殇墓园,寸性奇的墓碑正面刻有“抗日烈士、陆军中将寸性奇将军之墓”几个大字,左右两侧刻有寸性奇的生平事迹,碑体背面刻着悼念寸性奇的挽联、挽诗和挽词。其中一副写道:“百战殊勋著河上,双忠大节壮中原。”

1941年5月2日,中条山会战前夕,长期处于抗战前线的寸性奇将军,更有一种大战将至的预感,凌晨1时仍毫无睡意,便为妻子写了一封绝笔信。

树勤吾妻:

当汝收阅此信时,想是余已经不在人世矣。自本军调驻中条山防区以来,敌寇已先后13次大举进攻。屡次接战以来,尤因敌众我寡,战况危机。余自幼从军,经历大小战役千余次,从未有遇此战况之艰危困苦者。受命驻防以来,早已将中条山视为殉国之处,自无所惧者。余战死于此,正是军人所应承职责,一生戎马征战,能为国战死,即为余之幸事,可无憾此生矣。

惟虑父亲年近九旬,尚居于腾冲故乡。想老父年迈,今余将战死中条山,恐闻此噩耗,于老父羸弱之体更有不利。故余他日阵亡之事,汝当善作隐瞒,勿令老父有知也。而今后孝养老父之重责,当由汝及子超(指寸品德)所共承之。

汝自归于吾家,多年来随余在军中颠沛流离,未尝有一日之安定。所经受之苦楚亦多,每思及此,皆有觉愧于汝者实多。

今子超在保山团管区军中任职,有子承继余保国杀敌之志,于愿足矣。余平生廉洁自律,生平一无积蓄,自无遗产付之汝等继承。余之殉国后,想来政府必有抚恤。惟是如今国家抗战艰难,我意将身后抚恤金悉数捐献国家。此或为余最后为国效力之事矣。吾家本是家徒四壁,汝等度日之难,余何尝不知,然而今日国难未止,汝等惟有艰难以度日。

汝代嘱子超儿,一俟抗战胜利,国家兵戈止息之时,便是其解甲归田之日。届时,耕读传家可也。以上所言,即为余之遗嘱是也。关山万里相隔,余之孤魂终有归乡之时。

寸性奇将军七八十年写给妻子的绝笔信,今天读来,仍感天动地,催人泪下。

寸性奇出生于英雄之乡、英雄之家。他的家乡云南腾冲曾经是中国远征军与日军誓死搏杀的战场,他们父子四人则分别在不同的地方,为国尽忠,腾冲寸家堪称满门忠烈。

寸家的光荣,由来已久。早在1390年,也就是明朝洪武二十三年,寸性奇的祖先寸庆就追随明朝开国名将傅友德、沐英,前往云南,平定元朝在云南的反叛势力。云南平定后,朱元璋钦封寸庆为腾越卫千总,世镇腾越。寸家从此成为明朝的世袭武将,九代人为明朝戍边,被誉为“永镇腾越,寸家将门”。明朝灭亡后,寸氏家族的尚武精神没有丢。清光绪四年,英国侵略者入侵云南边境地区,寸姓后人寸大进闻知,组织乡民,依据腾越地区有利地形,痛击英国殖民者,多次打退了侵略者的进攻。

寸大进的英雄事迹,得到了清廷的高度赞扬,清廷任命寸大进为三品守备,赐爵世袭一等龙骑都尉,还封了一个称号——巴图鲁。这位清末的老巴图鲁,就是抗日名将寸性奇的父亲。

寸性奇兄弟从小受父亲影响,树立了杀敌报国的远大志向,惟其如此,才能够在国破家亡之际,挺身赴死,为国殉难。

1942年5月10日,正值寸性奇将军壮烈牺牲一周年之际,日本侵略者进犯滇西,292名日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将军的故乡——云南腾冲。

获悉寸性奇在中条山上阵亡消息后,当时已88岁高龄的老人连说三个“好”字。面对侵占家乡的日寇,老人深恨自己无力杀贼,又不愿做亡国奴,忧愤交加,便穿着清朝遗老装束,背靠罗倚坪一棵被雷劈断的千年古杉,双目愤怒地望着远方,绝食七天七夜而亡。

寸大进第五子寸性福,在日军进犯云南时,任云南雷允机场地勤守备大队上校大队长,为保卫机场,他追随父兄,壮烈殉国。寸大进第四子寸性禄,时任远征军中校,1944年夏与日军在龙陵激战,壮烈殉国。

寸性奇将军,一生功勋卓著,身后哀荣凸显。

国民政府编纂的国军抗日阵亡《荣哀录》载:寸性奇虽为师长,却无官架,常一身蓝布衣,食只二三小菜一汤,乐访士兵疾苦。士兵反映问题,立即解决,并特别强调,他的师“经理情形与他师不同,财政公开,一文不贪”。所到之处喜与百姓往来,主动解决百姓困难,士兵有骚扰群众则严加惩处。在驻守中条山的4年中,守必固,攻必克,为第三军主力。第三军顽强战力尤其令日军惧怕,而日军在13次进攻中条山失败之际,更畏称寸性奇将军为“中国战神”。

1986年5月1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寸性奇为革命烈士。1989年报经民政部批准,经山西、云南两省及垣曲、腾冲二县关怀支持,寸将军的孙女寸尊燕、重孙寸建国将寸性奇将军遗骨迁回腾冲县国殇墓园。1990年5月1日,腾冲县党政领导、单位代表及中小学生数千人冒雨在国殇墓园举行了殡葬仪式,以缅怀将军为国家、为民族的伟大献身精神。

2014年9月,为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凝聚中国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力量,民政部公布了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浴血奋战,为捍卫国家和民族尊严英勇牺牲的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一共300名,原国民革命军第三军十二师师长寸性奇将军名列其中。

前几年在京城逗留期间,我曾三次参观坐落在卢沟桥旁的“抗日战争纪念馆”。每次行至“抗日名将寸性奇将军”专题介绍处时,我都激动万分,把介绍将军的每一句话、每一件展品都反复品读,深深铭刻在记忆中。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