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皋落寻访张梦龙烈士记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王端阳时间:2020-03-31

约定了当地一位友人,一同去皋落槐南白村后的南道凹山上走走。

车子到槐南白村,在村头的一处空地停好,我们就准备徒步上山。小山村有几十户人家,坐落在沙金河谷地东西两边。西边是老村落,背后靠山。从老村背后上去,朝着山的方向,就是南道凹。我们攀上山岭,沿着漫漫的坡道缓缓而上,三四里路的样子。临近大山山麓,现出一道渐行渐低的山坳。友人说,这里就是人称南道凹的山地了。

山地草木葱茏,葳蕤茂盛,有山木,有灌林,有荆棘刺蒿,有山花野果,环境僻静幽深,空旷寂寥。虽有转过山坡背后的矿区和对面远山坡顶的公路,还有远近散落的村庄,但身处其境,却有一种远离了人烟的感觉。

我知道,在这里,就是在这个与周围山地似乎并无什么特别的地方,上世纪,曾经发生了一场血染中条的悲壮惨案。

时间回到上世纪四十年代,那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进行得最艰苦的年代。在中条山地区,在垣曲、夏县、闻喜交界毗连的地带,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同盘踞在这里的日寇和国民党顽匪正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游击战争。当时,日本人占领着县城区镇和交通要道,国民党顽匪占山为王自立门户。共产党抗日武装一面打击日寇,一面坚持民族统一战线,同顽匪既坚决斗争又争取其分化反正。那时候,流落在这一带的顽匪主要是号称中条山野战军的贾真一匪部和刘仰辰的独立支队,他们都是中条山战役后残存的国民党的散兵游勇、本地的地痞无赖及无业游民。他们打不了日本人,却很能反共反人民,横行霸道,残害百姓。1942年,八路军太岳军区为开辟并扩大抗日根据地,壮大抗日武装力量,派四分区参谋长张梦龙对这部分武装队伍进行打击和分化瓦解。智勇双全的张梦龙愉快地接受了任务,并立即投入战斗。他领导的地下情报站和小股武装插入敌人内部,搜取敌人情报,挖取敌人枪支弹药和物资,铲除汉奸情报员,策反敌人部队,搞得敌人昼夜不宁,心神难安,惶惶不可终日。贾真一等匪首对张梦龙恨得咬牙切齿,必欲除之而后快。但张梦龙英勇机智,神出鬼没,与顽敌巧妙周旋,出奇制胜,在敌强我弱的情势下,一次次化险为夷。贾真一气得叫嚣,共产党是草,老百姓是苗,草苗不分,全拔不要,用心甚是狠毒。

1944年2月24日,春节刚过,天气还很寒冷,张梦龙得到情报,便带领30多名战士赶到闻喜山里,在石窑村一举端掉了贾匪的一个藏身地点,获取了一部分物资,返回后分散住宿到槐南白附近几个地方。张梦龙和战友王好治、王鸿庆被安排在南道凹的一处民房里。不料,当夜贾匪得到消息,派了一个团的兵力分三路悄悄包围了南道凹。拂晓时分,敌人袭杀了我方哨兵,控制了制高点,用机枪向张梦龙三人的住房射击。王好治隔窗中弹牺牲,王鸿庆夺门而出,亦被枪弹击中牺牲。张梦龙冲出屋门后越墙时左腿中弹。紧急关头,眼见敌人就要逼近,他赶紧把随身携带的机要文件烧毁。贾匪围住他后,劝他投降,并以副司令的头衔相许。张梦龙横眉怒目,愤声大骂,声若洪钟,痛斥他们是汉奸、土匪、贼寇,是人民的败类。匪徒们被骂得狗血喷头,无地自容,恼羞成怒,便抓住他的双腿倒着将他拖下山,一直拖到几里地外的槐南白村后的大槐树下。一路上,张梦龙高声痛骂。匪徒们急了,就把他的舌头割下来。没了舌头,他双目圆睁,怒瞪着匪徒们。匪徒们心虚内茬,又把他的双眼挖出来。就这样,血气方刚的七尺男儿、高大威猛的八路军英雄战士被灭绝人性的匪徒残忍杀害,他如火焰般的青春定格在壮志未酬的27岁……

我和友人不断地在山地里逡巡徘徊,希望能找到烈士当年战斗过的足迹,但我知道那早已被荒草山石湮没了。我还想听到当年烈士殉难时震怒的呐喊,但我知道那也不可能了,那威震山野的怒吼已经化作高山,写进了青史。这满山的草、树、山花、藤蔓,虽然一岁一枯荣,但我总觉得它们仍在流着泪,为烈士悲哀。当年的那座民房见证了烈士的勇敢和无畏,然而也已被风雨摧蚀,不复再现了,怕是连一根椽、一片瓦、一捧墙土,都化作了地下的尘埃。当年的那棵大槐树若还安在,定当告知后人,这里曾留下了一首惊天地、泣鬼神的壮烈诗篇!

在无言的沉默中,我们走下山来。在槐南白新村,我们来到烈士纪念碑前。我们瞻读了碑文,念过烈士们的姓名,知道槐南白村是一块红色的土地、革命的土地、英雄的土地,从这里走出了许多抗日英雄和革命先驱,也有许多革命先烈和民兵战士长眠于此。张梦龙烈士的家不在这里,而在河谷下游十多里外的下南蔡村,他的陵园在他的故里。我们还要去那里。

一路上,我脑子里不断闪回我所知道的张梦龙烈士的事迹。

张梦龙烈士1917年出生在垣曲皋落下南蔡村一个普通的农家。父亲张恩庆读过几天私塾,贤达明理。张梦龙从小天资聪颖,生性刚强,胸怀正义,爱抱打不平,17岁在县里师范读书时,就参加了反对老城关(垣曲县古城,当时县治所在地)盐商盘剥百姓的斗争。1938年2月,21岁的张梦龙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因为他文才突出,当年就被调入地下党垣曲县委机关任秘书。在当时同善镇北垛村王唐文家一间低矮狭小的阁楼上(王唐文是当时地下党县委书记,县委机关就设在他的家里),他不怕冬天逼人的严寒和夏天难耐的暑热,一个人夜以继日地坚持机关工作,从起草文件、编写宣传材料,到刻印蜡版、装订指示报告,都亲力亲为、独自操作,表现出超强的工作能力和吃苦精神。翌年,他调入中条地委任秘书长。之后,又到《晋豫日报》任编辑。几年间,他或是隐蔽在山林里刻印报纸,或在星夜穿越日军封锁线,表现出一个共产党人地下工作者的机警和勇敢。

1942年,张梦龙任太岳军区四分区参谋长,依靠地方党组织的支持,开展对敌伪顽匪的统战策反工作。他派人打入敌人内部,建立起通向条西地委的地下交通线(由阳城经垣曲到夏县)和敌人内部的我党地下情报站,并自兼垣曲地下交通联络站谍报队长。在异常艰苦的环境里,他和战士们同甘共苦,同食同宿,在寒冬腊月,穿着单衣单鞋,甚至几天吃不上饭,却从不叫苦。为传递情报,联络地下党情报工作,他有时让自己年过五旬的父亲装作看风水的先生去穿越敌占区,表现出舍家为国的凛然大义。他思想敏锐,善于攻心,能抓住敌人虚弱的本质,深明大义,晓以利害,终使独立支队等一部分国民党杂牌武装后来起义反正,投入人民怀抱。他遇事沉着冷静,胆大心细,临危不惧,是八路军队伍中一个难得的优秀指战员。那一年,他带领四名战士到朱家庄楼上村接头,不料被贾匪200余人包围,张梦龙沉着应对,观察好敌人火力布置,选择好突破口,一跃而起,弹无虚发,于硝烟弥漫中打开一条血路,率领四名战士冲出重围。1943年,为开辟条西地区,他亲自辗转联络各县游击队,在一次回朱家庄徐家山的半途中,遭遇贾匪1000余人的堵截。当时他身边只有十多个人,敌我力量悬殊。但他无畏无惧,冷静周旋应对。为节约子弹,他用冷枪袭击敌人,把帽子顶在树枝上引诱敌人,瞅准机会,集中火力冲出封锁,从马土岭回到驻地。

……

有战斗就会有牺牲。张梦龙在血雨腥风的战

斗岁月里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在自己的笔记上写道:为抗日而死,为革命而死,为人民而死,死而无憾。表现了一个伟大的共产党人的博大胸怀和凛然正气。

到了下南蔡村口路边,我们停下车来。友人指着村后坡下一处园林告诉我,那就是烈士的陵园。我们走近前去,只见陵园里长满了高大的柏树,周围以砖砌的花墙和外面的山地分开,环境幽雅而寂静。园中有烈士的父母等多个墓冢,是他家的祖茔。张梦龙烈士的墓冢突出而高大,在陵园的正前方。冢前是高大的碑楼,中嵌垣曲县人民政府旌表烈士英名的青石大碑,高可丈余,宽过五尺。碑正面镌刻着“张梦龙烈士纪念碑”楷书大字,背面是垣曲县老促会会长王建武老先生撰写的碑文,列叙了烈士的生平和功绩。碑的侧面镌有各界贤达和桑梓亲友捐资建碑的名单。

站立墓前,敬仰之情油然而生,我深鞠三躬,以表达对烈士的追悼和敬意。我们伫立良久,不愿离去,一时间,陵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似乎在向我们倾诉着烈士的伟大和不朽!

离开陵园,我们又走进村里,寻找烈士的故居。听村里人说,烈士故居原来就只有三孔窑洞,院中现有的六间瓦房是他的后人以后添建的,就是后沟最梢头的那座宅院。

张梦龙故居坐落在沟口土崖之下的台地上,是一座独家院落,周边长满了槐林棘刺。院门紧闭,搭着一把锈锁。从门缝窥看,院里长满了蒿草,窑门口有掉落下的积土,看来很久没人居住了。村里人说,张梦龙是独子,他牺牲后,父亲收养了一个义子为他养老并接续张家香火。岁月更替,代代相传,转瞬几十年过去,改革开放后,村里人富了起来,许多人家搬入新居,以前的旧窑院就都搁置起来。张家人也是这样,前些年,他的子侄们都先后迁到新居或是进了县城,这老院就空闲荒废了。张梦龙牺牲时,留有两个年幼的女儿。妻子改嫁后,孩子由祖父母照养长大成人,如今都已是耄耋之年了。

我久久站在院门前浮思联翩,感慨万千。是对英雄尚在的激情岁月的深深缅怀?是对时空轮转物是人非的喟然感叹?还是对人去楼空的眼前景象的惆怅凄然?只觉得有许多话要说,却又都说不出来。

离开烈士故居,返回途中,经过李家窑、白家岭、上下南沟等村落的塬上地带,看到从前的黄土地全都开拓成了新兴的工业园区;五龙集团金属镁科技有限公司,垣曲县经济科技开发区,中条山集团陶瓷科技有限公司……那一处处落建的工业新区、一排排新起的车间厂房、一条条宽展的水泥公路,无不展现出新时代经济腾飞的新气象、新面貌。我心里默想着:烈士泉下有知,看到昨天的贫穷落后已经完全被今天的繁荣昌盛所替代,定会安心瞑目的。

从小至今,我知道太多的革命烈士事迹,刘胡兰、江竹筠、黄继光、董存瑞……他们都是人民的英雄豪杰。这里我要说,我们家乡的烈士也是当之无愧的英雄豪杰,是中华民族的优中之秀!张梦龙烈士抛家舍子,为民族大义出生入死,不怕牺牲,面对敌人不受利诱,痛斥大骂,被割舌,被挖眼,至死不屈,这是何等的刚烈、何等的无畏、何等的骨气!中国人是崇尚骨气的,张梦龙烈士的骨气不仅是家乡人民的骨气,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骨气,中华民族的骨气!我们为有这样的骨气而骄傲自豪!

张梦龙烈士永垂不朽!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