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玉壁城的千年往事(下)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时间:2020-03-26

王振川

《敕勒歌》的悲叹

高欢率领十几万大军,围攻玉壁城五十多天,将士们战死了七万多人。后来天气变冷,疾疫发生,东魏的士气更加消沉。

高欢本人,出征前就身患疾病,身体已经大不如昔。现在,既攻不下小小的玉壁城,又不能和西魏主力决战,高欢就萌生了退意。他把阵亡将士的遗体收集在一起,埋成一个万人大坟。有一天晚上,有陨石落在高欢的大营,声如雷吼。这在古代是主帅死亡的征兆,病情严重的高欢忧惧不已,便下令撤军。

东魏将士不知道高欢的身体情况,纷纷谣传高欢受了箭伤,已经死亡。韦孝宽一向善用反间计,得悉这一情况后,立即大肆宣传,说西魏军用著名的“定功弩”射杀了高欢,还编了一段顺口溜让人宣传:

“劲弩一发,凶身自殒。”

回到太原大本营之后,高欢病势沉重,多日不能见客,这就更加坐实了韦孝宽的谣言。为此,高欢强拖病体,组织了一次大型宴会,出来和将士们见面。

席间,高欢请老将斛律金演唱传统的敕勒族民歌。斛律金唱完一遍后,高欢和将士们又纷纷唱和,大家都唱得泪流满面,场面十分悲壮。他们这些人,都是在北魏末年的六镇起义中崛起的,打了一辈子的仗,又把天下搞得大乱。如今,回想起太平年代的草原风光,真的是恍如隔世啊!这首民歌的歌词被史官译成汉语,流传到后世,近现代还进入了语文课本,十分有名。其词曰:

敕勒川,

阴山下,

天似穹庐,

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

风吹草低见牛羊。

敕勒族又名高车族、丁令族,是北方游牧民族的一种。在北魏最强盛的时代,敕勒族归附北魏,被安置在阴山一带的丰饶草原,过着富足而幸福的游牧生活,每年还把大量的物资奉献给北魏朝廷。那个时代,可以说是北魏政权的黄金时代。《敕勒歌》中所称的“风吹草低见牛羊”,正是一种最生动的写照。

公元547年的正月初一,发生了日食。迷信的高欢认为这又是自己的死亡预兆。不久,他就真的去世了。

韦孝宽重镇玉壁城

546年玉壁之战后,韦孝宽名震天下,被西魏朝廷晋升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受封建忠郡公。553年,韦孝宽调任雍州刺史;554年,随西魏大军进攻梁朝,攻克江陵;555年,西魏丞相宇文泰北巡,命令韦孝宽重新镇守玉壁。北周取代西魏之后,北周武帝宇文邕念及韦孝宽镇守玉壁的巨大功勋,特意把玉壁城所在的稷山新绛一带,设置为勋州,同时任命韦孝宽为勋州刺史。到后来,勋州又改名为绛州,成为隋唐时期的天下名城。

这个时期,北周和北齐之间的战事比较少,相对和平。北齐派使者到玉壁,请求开通边境贸易。北周的执政者宇文护认为,两国交战多年,此举肯定别有用心,便派尹公正到玉壁来观察情况。韦孝宽则艺高人胆大,在玉壁郊外设宴,招待尹公正和北齐使者,双方展开了友好的谈判。最后,不仅开通了周齐之间的边境贸易,还达成了交换人质的协议。韦孝宽把汾州胡人抢劫来的关东人送回北齐,北齐则把宇文邕的姑母和宇文护的母亲送回了北周。用做生意的眼光来看,北周这次可算是赚大了。

韦孝宽头脑清醒,利用双方通商的机会,把间谍派到北齐,刺探北齐的军事情报。同时也用重金收买北齐的间谍,给北周提供情报。

韦孝宽手下有一个叫许盆的主帅,被派去镇守城池。这许盆却趁机投降了北齐。韦孝宽大怒,派间谍去刺杀许盆,间谍很快就把许盆的人头提了回来。

现在的吕梁市区域,在当时属于“三不管”地带,一部分属于北周,一部分属于北齐。当地的胡人部落经常抢劫周边地区,是韦孝宽的心头大患。但如果派兵镇压,又会惊动北齐方面。韦孝宽就想出了一个筑城之策,从黄河西岸征调民夫十万、士兵一百,由姚岳带领,在吕梁山的险要之处筑城。姚岳担心北齐方面会派兵袭击,韦孝宽掰着指头给他计算道:“修筑城墙用十天就足够了。那地方离北齐的晋州有四百里,我们第一天动工,他们第二天才能知道。征兵用两天,谋划用三天,行军再用两天。等他们的军队赶到,我们的城墙早就筑好了。”

姚岳走了之后,韦孝宽又设下一条疑兵之计,命令稷王山、孤山这一带的村落,在晚上堆柴放火。姚岳开始筑城之后,北齐军队果然行动起来,但他们晚上向南一望,发现汾河南岸峨嵋岭台地一片火光,仿佛有千军万马,就不敢轻举妄动。等北齐的军队打听清楚真相,姚岳的城墙早已经筑好了。

斛律光破解玉壁难题

当初,东魏高欢率领天下最精锐的骑兵,两次进攻晋南的玉壁城,都以惨败而告终,高欢本人也因此饮恨而亡。那么我们就会提出一个问题,玉壁城虽然地势险要,难道就真的攻不破吗?韦孝宽虽然善于用兵,难道就真的打不败吗?相信东魏的很多将士,都会提出这个疑问。

历史的奇诡之处就在于,几十年后,正确的答案终于出现了。破解玉壁难题的人名叫斛律光,是《敕勒歌》演唱者斛律金的儿子,著名的“落雕都督”。

公元570年,北周和北齐两国在河南发生战争,争夺宜阳城,战争打了好久也分不出胜负。镇守在玉壁城的韦孝宽却从宜阳之战发现了潜在的危险。他对部将说:“敌方还是有许多谋臣良将的,他们如果放弃崤山以东,来和我国争夺汾北,那情况就危险了。我们现在应当在汾河北岸的华谷和长秋,抢先筑起两座城池,占据有利地势,破坏敌军的企图,不能让他们抢了先。”

于是,韦孝宽画了一张地形图,说明情况,派人送给北周的执政者宇文护,请求其同意。但宇文护的回复却是阴阳怪气的:“韦公子孙虽多,数不满百。汾北筑城,遣谁固守?”

意思是:你们韦家的子孙虽然很多,但也没有超过一百。如果在汾北筑了城,派谁去镇守呢?其背后的潜台词是:你韦孝宽镇守个玉壁城也就足够了,你们家子孙做官的也不少了,难道还想再扩张地盘?

笔者读史书,把宇文护这段话回味了半天,才算明白过来。宇文氏虽然表面上器重韦孝宽,但那是不得已而为之,内心深处还是很忌惮这位汉族名将的。韦孝宽接到回复,只好长叹一声,暂时作罢。

但北齐的名将斛律光,却没有管韦孝宽是不是“暂时作罢”。就在韦孝宽和宇文护通信的570年12月,斛律光率军从今临汾一带出发,进抵汾北。斛律光的眼光和韦孝宽是一致的,他也看中了位于现在稷山化峪的“华谷”,迅速筑起了一座城池。另外,他在位于现在河津市西边的某处要塞,筑起了一座“龙门城”。

高手下棋,就是出手不凡。

以前,高欢率领大军驻扎在汾河谷地,仰攻险要的玉壁城,两次都是惨败。现在,斛律光在汾河北岸的险要地带,筑起两座城池,和汾河南岸的玉壁城遥遥相对,一下子就把被动变成了主动。

名将一般都是很有幽默感的。

斛律光修好了华谷、龙门二城,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便带着部队到玉壁城下和韦孝宽聊天。他说:“宜阳只是一座小小的城池,我们双方打了好久,不如就送给你们算了。但我们要在汾北这一带找回损失,请您不要见怪。”

韦孝宽这时候已经十分被动,在军事上没法取胜,只好给斛律光大讲政治:“宜阳是个交通要道,我们是一定要争取的。汾北这地方并不重要,送给你们也无所谓。您说要找回损失,那是不可能的。您现在辅佐幼主,德高望重,应该好好治理朝政、安抚百姓才对,怎么能够穷兵黩武、惹是生非呢?我听说河北一带遭遇了水灾,百姓死亡无数,几千里之内都没有人烟。现在,您又想破坏我们这一带的和平,让百姓和士兵死亡吗?为了贪取一块不值钱的地盘,搭上几万疲惫士兵的性命,我很为您不值啊!”

斗嘴归斗嘴,斛律光却毫不客气,很快便率军包围了定阳城(今吉县),修筑了一座“南汾城”,又马不停蹄,先后在汾北地区修筑城池十三座,开拓疆土五百余里。

面对斛律光的强劲攻势,北周方面急忙作出应对——宇文宪撤宜阳之围,驰救汾北;宇文护屯兵同州,与之呼应。

571年正月,韦孝宽率部离开玉壁城,和北周将军枹罕公普屯威的部队一起,进攻斛律光的“平陇城”,两支军队加起来,有步骑一万多人。这次战争毫无悬念,韦孝宽被斛律光打得大败,损失了一千多人。这是韦孝宽平生打的最窝囊的一仗。当然,责任主要是在宇文护。

斛律光在今山西境内连连取胜之后,又转战河南,仍然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最后奏凯班师,威震天下。

强中自有强中手

韦孝宽的过人之处,就在于“胜不骄、败不馁”。他吃了败仗不久,就想出来对付斛律光的办法。

斛律光一家在北齐功劳太大,威信太高,早就引起了皇帝的疑忌和权贵的不满。他在河南打了胜仗之后,率兵还朝,着实把北齐的君臣们吓了一跳。

韦孝宽得悉这一情况后,命令部下曲严编了几句顺口溜,派间谍进入北齐,广为传播。这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谣言,有两句是“百升飞上天,明月照长安”。“百升”为一“斛”,“明月”是斛律光的字,意思是斛律光要攻占长安做皇帝了。还有两句是“高山不推自崩,槲树不扶自竖。”意思是高氏的北齐朝廷要倒台了,斛律家的朝廷要起来了。

这些顺口溜传入北齐,聪明人都知道这是北周人在造谣,但偏偏还有几个奸诈的权贵添油加醋,推波助澜。曾经在玉壁之战时出面劝降韦孝宽的祖珽,这时候是北齐朝廷著名的奸臣,他给顺口溜加了几句话:“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饶舌老母不得语。”“盲眼老公”是指祖珽自己,说斛律光要拿斧头杀他。“饶舌老母”指北齐后主高纬的乳母陆令萱,也是一个祸乱朝政的要紧人物。这两句的意思是,斛律光不但要篡位做皇帝,还要“清君侧”,杀光皇帝身边这些得宠的人。

陆令萱于是向高纬进谗言说:“斛律累世大将,明月声震关西,丰乐威行突厥,女为皇后,男尚公主,谣言甚可畏也。”高纬其实也不完全相信谣言,但在身边人的蛊惑下,最终还是下决心杀害了斛律光一家人(丰乐指斛律光弟弟斛律羡)。

北周武帝宇文邕听说北齐处死了斛律光一家,非常高兴,下令国内大赦。多年以后,宇文邕消灭北齐,却追赠斛律光为上柱国、崇国公,并感慨地说:“这人如果还活着,我哪能进入邺都呢?”

当时韦孝宽已经年老,没有参加消灭北齐之战。宇文邕回师路过玉壁,还和韦孝宽开玩笑,说:“都说老年人有智慧,能出谋划策。但我只带领一班年轻人,就消灭了北齐。你看怎么样呢?”韦孝宽苦笑着回答:“我现在已经很老了,只剩下一颗忠心而已。但我年轻时,也曾经为国家打过不少胜仗。”宇文邕心满意足地大笑而去。

  北方统一后,玉壁城的战略意义也就随之消失了。然而,“玉壁之战”不仅仅是两次精彩的守城战,也是中国历史变迁的一个重要标志。自从西晋五胡乱华以来,中国北方一直是游牧民族的天下,北方汉人是受欺压的对象。经过数百年的战乱磨砺,北方汉人逐渐焕发出了新的生机,重新回归到历史舞台的中心,显示出越来越多的话语权。王思政、裴侠、韦孝宽等一批名臣名将表现出来的卓越风范,正是隋唐盛世的一个先声。

王思政,被宇文泰调往南方之后,又立了许多战功。在颍川守城战中,王思政多次打退东魏十万大军的进攻,杀死东魏名将多人,但因为救兵不至,最后城陷被俘,被高澄招降,晚年就在北齐做官,而其家族在东西魏两个政权中都得到了尊重和善待。

裴侠,一直在西魏和北周朝廷出任重要官职,以清正廉洁、执法严明著称,被宇文泰誉为“独立使君”,是闻喜裴氏家风传承的一位关键人物。到了隋唐时期,闻喜裴氏名将名相辈出,是天下第一等的大家族。

韦孝宽,在北周末年的战乱中继续立功,活了七十岁,在隋朝建立前夕病故。其家族是关中望族,在隋唐时期同样名人辈出,影响力很大。

现在,玉壁城的遗址还在,高欢挖的地道也能看见遗迹,土崖中间,还能发现累累白骨。所有的一切,似乎仍在诉说着一千多年前的英雄往事。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