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南陈古槐:守护一个村庄的安宁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0-14


村庄的守望者

这棵古槐树干周长近4米,两个人手拉手也环抱不住,主干也是4米之高。它上部的枝干有18米左右。古槐虽然斑皮剥落、线条凸凹,一副饱经风霜、老态龙钟的模样,但它依然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年年生长出新的枝丫。它像一把硕大的太阳伞,遮风挡雨,护佑着槐树下面的村民。更为奇怪的是,古槐的主干一分为二夹在院墙之间,大部分的主干裸露在巷外,三分之二的树枝则覆盖在李东生的院子里。春天来了,枝头的鸟儿叽叽喳喳,跳来跳去,品尝着槐米之香;夏天来了,树上的知了一声接一声地歌唱;秋天到了,树枝上结满了槐豆,在微风中摇曳;冬天到了,槐树落叶归根,开始了一年一季的休眠……

古槐是南陈村的象征,传说这个有着500多年历史的村庄,当年的人们就是奔着它来安家落户的。听村里的老人传言,这棵槐树很神奇。当年日本鬼子的飞机在这一带滥扔炸弹,李东生祖上邻靠大槐树的几间房子和院墙都炸塌了,但是大槐树却毫发未损。从此,大槐树就成了南陈人心目中的一棵神树。在农村有一个风俗,新生的婴儿满月之前要“撞树”,为的是辟邪保平安。因此南陈村的乡亲把古槐敬为神树,树身上也被挂满了象征吉祥的红绸布。

发展的见证者

日月轮回,世事更迭,李东生的祖祖辈辈就是在大槐树的护佑下传宗接代、繁衍生息。

上世纪60年代初期,20多岁的复员军人武金玉,带着妻子李印存,从自己出生成长的地方——通化村前武家巷来到了南陈村的老丈人家落了户。从此,武金玉就在这棵大槐树下,开启了自己人生的一次大转折。这位在部队上多次立功受奖的年轻共产党员,正直善良、英明果断、敢想敢干,有着军人雷厉风行的气质,不久就在乡亲们的拥戴下,担任了村里的党支部书记,且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武金玉不负众望,面对南陈村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他带领乡亲们甩开膀子大干起来。村里的水利条件落后,灌溉和人畜用水一直困扰着经济的发展。武金玉带领一班人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开拓创新、克服困难,先后钻打深井两眼,修蓄水池两面,基本上解决了乡亲们靠天吃饭的局面。他又高瞻远瞩,早早规划巷道建设,为改革开放后南陈村第一批进入新农村示范村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南陈村人灵活地利用政策,先后建起了橡胶厂、榨油厂等村办企业,为群众在物质贫乏的年代,分享到了一份红利。上世纪70年代,南陈大队在全通化公社第一家买回了大彩电、收录机,丰富群众的文化生活。每到晚上,村里人就来到大队观看电视。

也是在这棵大槐树下,武金玉老人走完了他为人民服务的大半辈子,走完了他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一生。1985年,武金玉从支部书记的岗位上退了下来。2016年,80岁的他在古槐下平静地去世。临终之前,他深情地告诉儿子和儿媳,一定要保护好这棵古槐,它是南陈村的神树,也是国家的宝贝啊!

武金玉的后代像这棵古槐一样,枝繁叶茂,子孙满堂。他有4个儿子,11个孙子辈。但是除大儿子李东生之外,其他的都跟随自己姓武。说起亲兄弟不同姓来,这里面还有一个故事呢。当年,武金玉携新婚不久的爱妻李印存,来到了没有男丁的丈人家落户。1962年大儿子出生,根据当地的风俗,第一个出生的儿子必须跟随李家之姓,于是大儿子取名李东生。李东生自幼聪明,勤奋好学,七十年代末考上了兰州铁道学院。这个带着纯朴古槐气息的农村孩子,秉承了父亲的作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随后参加了工作。几十年的滚爬摸打,李东生已经是南京创博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企业在全国小有名气,为改革开放后我国的塑料机械制造发展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李东生的3个弟弟分别叫武东红、武东文、武东英。他们自小生长在古槐树下,也是在父亲的教诲下,遵纪守法,堂堂正正做人,勤勤恳恳做事。在南陈村,提起这兄弟几个无人不竖起大拇指称赞。

历史的传承者

现在这棵古槐生长在老大李东生的院子里,但是守护这棵古槐的则是老四武东英和妻子蔡武琴。10年前,李东生老院子的位置还在古槐的南边,古槐紧靠他家北房后面的厦脊。古槐的北边是一条窄小的巷道,由于小巷道难以适应当今的交通发展需求,有时候大车通过时不注意擦破了树皮,老槐树就会流出殷红的鲜“血”。加之新农村规划涉及扩路建巷道,党支部、村委会动员李东生迁移到古槐的北边,将老宅基腾出来扩大为巷道,远在南京的李东生接到电话后,很快赶了回来,以高风亮节的态度,服从了村里的统一规划,和几个兄弟帮助拆迁老院,在古槐的北边建起了现在的新院子。根据村委会规划的宅基划线,古槐刚好在院墙直线上,如果为了方便施工,可以挖掉古槐,但是自小在它下面长大的李东生与古槐有着深厚的情结,实在是舍不得。于是,便有了这棵古槐的主干三分之二在巷道、三分之一在院子的奇特现象。

李东生一家常年在外,管理古槐的义务转交给了四弟。四弟又经常跑运输,这个重担便落在妻子蔡武琴的身上。蔡武琴是一个勤快的女人,为了更好地管理古槐,她干脆搬到大哥李东生的家去住。古槐夏天树叶生虫,她便找来高架喷雾器给它打药;秋末落叶遍地,她又一次次拿着扫帚去清扫。前年秋季,一场雷电暴雨把古槐一个枝干击断了。当时她正在通化村的娘家走亲戚,闻讯后马上赶回来查看。这根枝干粗大,一个人环抱不住,有人建议把它卖掉或是做木板,但是被蔡武琴拒绝了。她说这是神树的肢体,如果卖了会对咱村不好。她找人小心翼翼地把七八米长的古槐枝干挪到了沟边一个僻静的地方。这虽然有点迷信的色彩,但也说明了她对古槐的爱戴与敬仰。  

倘若古槐有情,她会永远护佑着全村父老平平安安、生活幸福。如果古槐是一道不老的风景,那她将会在珍惜它的人的守护下万古长青。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