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豫让报恩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06-14

历史长河的滚滚浪花,淘不尽悠悠青史上顶天立地的英雄。在群雄争锋的春秋战国时期,关于铁骨铮铮的英雄人物,有着说不尽、道不完的话题。《东周列国志》虽是历史小说,但基本框架和第一手资料基本上直接脱胎于《左传》《战国策》《史记》等史书,这一点有别于其他“英雄传奇小说”,虚构情节甚少,可视作很不错的历史故事普及读物。

江湖侠客为了求取荣华富贵或是报恩,有一条路就是替王侯贵族卖命。《东周列国志》中有好几位恪守诚信而殒身取义的不羁勇士,千百年来读史者往往为之临风扼腕,泪下沾襟。这中间令人掩卷挥之不去的人物,首推豫让。

时当战国初年,天下大乱,晋国被权倾朝野的六家大臣所把持。豫让为智氏家臣,智氏对他有天高地厚之恩。赵无恤联合韩、魏灭掉智氏,豫让发誓要为知己智伯报仇。他隐姓埋名,设法混进赵无恤府中干杂活,不料赵十分机警,第一次刺杀失败。然而豫让坚执地以为,人因诚信而立于天地之间,为了刺杀仇人,又不让仇人认出自己来,他竟采取了常人难以想象和接受的自残措施,那就是“漆身为厉,吞炭为哑”,把有腐蚀性的漆涂在身上,使皮肤肿癞,改变自己的形貌;又吞下炭去,使嗓音变得异常嘶哑。真想不出古今中外还有谁,为了“诚信”二字,会如此跟受于父精母血的自身肉体过不去而在所不惜!尽管面目全非的豫让再次行刺又遭失败,可是连他的对手赵无恤也不禁感慨万分,他当即脱下衣服,叫豫让用剑砍衣,表示替智伯报仇的誓言已经兑现,豫让刺衣后伏剑自杀。

应该说,自古真英雄必讲诚信。“漆身吞炭”是直接揭示豫让人格内核的亮点,难怪司马迁在《刺客列传》评赞中说:“此其诚信或成或不成,然其立意较然,不欺其志,名垂后世,岂妄也哉!”可以这样讲,正因为“漆身吞炭”的典故长期脍炙人口,所以勇士豫让的名字和他那侠肝义胆、恪守诚信的精神永远不死。不仅因其惨烈悲壮,更因其留下的那些永远值得后人熟思玩味的沉甸甸的命题。

纵观各个历史时期,勇士不乏其人,但很少有像春秋战国时代的专诸、豫让、聂政、荆轲这样慷慨悲壮的侠义“勇士”,尤其是豫让,心中只有一个“义”字,绝不等同于被他人以重金收买的职业杀手。在那样一个风云变幻、穷兵黩武的时代,作为出身低微的重情重义之士,他好像早已看破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乱世丑态,本来永无崭露头角的机会,可是只要有人对身怀绝技的他青眼有加,让他有用武之地,充分展示其人生价值,那么,他这一腔热血就有归属了!这种心存厚道,为报知遇之恩勇于赴死的悲壮激昂,是春秋战国“勇士”自我个性的充分张扬,貌狠心慈、外刚内柔,后世读史者虽铁石心肠,亦当为之堕泪!

从勇士豫让的结局看来,他是一位失败者,死得气吞山河;他也是一位胜利者,既无惧于死,更何惧于漆身吞炭之痛。他身前莫大的遗憾,是终究没能杀死赵无恤,可他也赢得了身后的无上褒扬,为他真诚的勇敢,为他洒脱的情怀,更为他诚信的心灵与道德魅力。是的,士为知己者死,言出必践,哪怕是付出最为惨重的代价。古铜色的肌肤损毁了,浑厚的男中音转瞬间变得令人毛骨悚然,但这些却根本无碍他的历史形象,反而使他变得更加可爱起来。剑匣夜夜鸣响,将要背起它的是一副义无反顾的伟岸身躯;热血汩汩流出,史册上从此多了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悲怆形象。今天,一个远年勇士的高贵灵魂之所以能再次唤起我笔底的激动人心,不正响亮地昭示和证实了那诚信不死的巨大魅力吗? (《南通日报》)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