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县域>

临猗县退休法官樊启才化解百姓烦心事纪略|38年的基层民调,他还没做够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樊峻峰 樊朋展 李政奇时间:2020-01-08

38年的坚守,他硬是把琐碎、平凡的民调,把化解百姓的烦心事,做成一种精彩,一种艺术,一种境界。

中共党员、临猗县人民法院退休法官樊启才的人生之旅,始终跳跃着理想信念的熠熠火花。他用几十年的坚守和追求,生动地诠释了什么是人民至上的深厚情怀。

抉择:所有的努力,他只图当事人的愁眉变欢颜

隆冬的晋南,气温愈来愈低。忙碌了一年的农民有了片刻清闲,那些因为农忙而搁置一旁的琐事,也到了该了断的时候。

2019年12月11日,在临猗县人民法院牛杜法庭调解室内,樊启才刚调解完一起民间借贷案。这时,一名男子推开房门,对樊启才真诚地说了声“谢谢”。

男子赵某是临猗县楚侯乡人。不久前,赵某的女儿因离婚案被告上法庭。去法庭前,他给在江苏打工的女儿千叮咛万嘱咐:“这事情相当麻缠,最少得请10天假。”

但让赵某一家人没想到的是,在樊启才的调解下,这起离婚案调解当天就结案了。“女儿离婚令人烦,无可奈何进法院,有幸遇到樊法官,连调带执一日完。”这个曾让他们一家人吃饭睡觉都不安生的“疙瘩”终于解开了,赵某的女儿在调解完的第二天就回到江苏上班,赵某一家人也很快走出了阴影。

这样的调解,樊启才一天最多成功调解过7起。离婚案、债务案、宅基地纠纷案、赡养案……原告与被告唇枪舌剑,樊启才无数次在反反复复的诉求之间找到症结。

是什么支撑着他,在本该安享晚年的时候,还能如此“疯狂”工作?

1982年,樊启才转业回到临猗县人民法院。当院领导征求他意见时,他问,哪里最远最偏?领导说,孙吉法庭。他立马说要去孙吉。

孙吉法庭不仅离县城远,而且离他的老家东张镇西仪村更远,回一趟家要走七八十里土路。在家里,妻子还要经营责任田,照顾老人和孩子。

孙吉法庭艰苦的程度超过了樊启才的想象——几间破旧的民房是他和同事的办公和住宿场所,房间里还有不少老鼠洞。没有电话、电视,想打电话要跑去工商所,想看电视还要到老百姓家里去“蹭”。

在孙吉法庭工作期间,樊启才身边不断有同事回到县城工作,好心的同事和亲友也不停“撺掇”他回县城工作。

但当时孙吉法庭庭长王万秀的一句话“提醒”了樊启才,“你在部队担任过指导员,有做思想工作的经验,群众更需要你”。

从此,樊启才暗下决心:“守在基层,尽自己所能,做一名化解群众身边烦心事的法官。”

从土路到柏油路,从几辆破旧的自行车,到骑到报废的摩托车,樊启才从孙吉到老家的路,一走就是25年。家人还记得,他推着坏在路上的自行车回过家,拿着断了的摩托车链条回过家……“东张到孙吉这条路,见证了爸爸对工作的执着和对家的牵挂。”樊启才的女儿樊东平说。

初心:百姓烦心事,在他心里都是大事

“没有法律知识和生活经验,光靠一腔热血,再费劲也调解不成。”每天面对争吵不休的当事人,樊启才下定决心:一定要做好调解工作。

从此,樊启才四处求教,白天现场调解、记录案卷,晚上翻书解惑,遇到知识盲点,立马找法官咨询。

“那时候经常下乡,我跟王庭长一人骑一辆自行车,一个村一个村地跑。”樊启才说,在乡下他了解到不少风土人情。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的知识,让他成了一名“有人情味儿”的调解高手。

由于业务能力突出,1994年,樊启才被任命为孙吉法庭庭长。1997年,樊启才作出一个让不少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他主动向上级提出:“基层法庭更需要脑子活泛的年轻人当庭长。”

就这样,30多岁的年轻人李智亮担任了孙吉法庭庭长,樊启才又回到了审判员的普通岗位。

“当年,他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也非常配合。”李智亮回忆说,“他是真心实意地‘帮扶带’我们年轻人。没有一定的境界,很难做到这一点。”

“樊启才经办的民事案件近万件,但他从来没有被当事人上访告状,也从来没有被控告人投诉举报。”临猗县人民法院原纪检组长薛芳说,“他有的只是满屋挂不下的锦旗和收不完的感谢信。”

去年8月,一名邵姓男子专门从北京赶回,找到了樊启才。一见面,邵先生就握着他的手,说不尽的感激。

原来,30年前邵先生因为离婚案从北京回来后,由樊启才接手该案。当时正值麦收季节,樊启才放下家里抢收小麦的事,立马调查、走访、谈话,为这起案子忙前忙后,最终成功调解。

“当事人的烦心事就是最大的事。”这是樊启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有一天,孙吉突降大雨。傍晚时分,大雨还没停,樊启才办案回到法庭,就听见大门被敲得“咚咚”响。打开大门,樊启才看到站立在雨中的村民王某。

王某与哥哥是邻居,哥哥家院里挖了道树坑,紧挨着两家的土院墙。王某曾因一件刑事案件与哥哥结怨,他便跑到法院向樊启才求助。樊启才没有丝毫犹豫,与同事荆金科冒雨跟着王某到他哥家,与当事人撸起袖子,在院子里挖了一道沟,把水及时排了出去。

一年冬天,临猗县突降大雪,天寒地冻。女儿担心父亲路上的安全,家人也劝他别上班了,雪大路滑。“上星期约好的当事人今天来哩,我不去,让人家白来,人家该咋想?”说完,樊启才就骑着摩托车上班去了……

坚守:退休不推事,他成了基层法庭大忙人

如今,樊启才依然坚守在基层法庭,做着民事调解工作。

这份工作,是年近古稀的樊启才“自找的”。

2009年,眼看自己快退休了,樊启才想了很多。“我就想着,我身体还健康,看自己退休后还能不能在法庭帮帮忙。”抱着这样的心态,樊启才向领导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2010年,樊启才退休后,作为人民陪审员,被返聘到牛杜法庭。每天9时前,樊启才都会准时到牛杜法庭上班。

这几年,牛杜法庭平均每年受理案件数在300件左右,且案件的调撤率不低于70%。樊启才经手调解的民事案件每年都占法庭结案总数的一半以上,而且无一反弹和上访。

“他是我们牛杜法庭的大忙人。”牛杜法庭庭长韩武斌说。

“退休法官的法律功底深厚,调解经验丰富,让退休的法官加入人民陪审员的队伍,既能发挥他们的余热,也能提高调解工作的效率。”临猗县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闫文琦解释。

“他好像有种‘魔力’,什么疑难杂症,到他手里都能化解。”临猗县人民法院民庭员额法官谢海涛提起樊启才时,竖起了大拇指。

去年3月份,一起身体权纠纷案的成功调解,让不少法官对樊启才印象深刻。原告荆某和被告刘某同村,曾因琐事有过节。2016年7月31日,刘某打伤荆某,被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刘某提起行政诉讼,经两级法院审理后予以维持,后刘某向山西省高院的申诉被驳回。

一方面,荆某要求刘某赔偿近4000元,另一方面,刘某不同意,并不断上访。这件棘手的案子,到了樊启才手里后,以刘某赔偿荆某1000元调解结案。

“我没啥‘魔力’。”樊启才说,“找准问题的症结,找到双方诉求的平衡点,矛盾就好化解了。”

采访时,樊启才说:“习近平总书记告诫我们,要着力解决群众的操心事、烦心事,这也让我更加坚定了立足基层,执着民调的信心。”

临猗县人民法院院长徐社峰在全院“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动员大会上称赞樊启才:“樊启才同志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典范,他被树为我们身边的学习榜样,可以说是当之无愧、实至名归。”

“扎根基层不忘初心使命,情系百姓彰显司法温情”,这是百姓对樊启才的最佳褒奖,更是他践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真实写照!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