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第十四章 西城读书郎 账房好先生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08

王珂到底出身四大家族,出手就是一箱黄金,我再操持起兽医铺的事情来,也能玩一把云淡风轻了。但是老话说得好:“吃不穷,喝不穷,算计不到才受穷。”况且作为三晋子弟,勤俭节约的优良传统不能丢,再多的银子也得有本账管着,否则哪天坐吃山空了都不知道。说到管账,我还得想办法去找一位账房先生,否则这一家兽医铺就能把我牢牢拴住,日后还能有什么大出息。

至于欠师傅们的薪俸,我倒是想一齐都给他们补上。但我深知恩泽这东西就像是水,若是能够润物细无声,自然可以滋养生发,若是一通波涛汹涌,也就成了洪涝灾害。别的不说,多少人发了一笔小财便找不着北,把自己小命混丢了的事情我都听说过。

打定了主意,我让铁头通知下去,从这个月开始,每月发放双倍薪俸,直到把欠下的半年补齐为止。除此之外,每人再发五百大钱,是补贴家用也好,是置办衣食也罢,就算是我给大家的见面礼。

上午生意不忙,我让韩师傅安排好了人手轮岗替换,就支开账桌亲自给大家发银子。按说我家里开着小盐铺,没少给孟老板打下手,也算是半个生意人,但是拨弄算盘还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看着大家期待的眼神,再看看他们领了银子后心满意足的样子,我就觉得做老板其实也不错。

只是静下心来一想,我这肩上也莫名重了几分。人都说开酒楼是赐民以食,我倒觉得经商更是如此,而且赐予大家的不仅是食物,还有吃穿住行等一应生活用度。就拿我这兽医铺的师傅来说,干得虽说是又脏又累的活儿,但到底是一门手艺,只要不遇上马福那样的老板,保着一家老小温饱度日并不是难事。

薪俸发下去,师傅们的精神头又不一样了,里外干活儿都是小跑着,一个个看见我跟看见菩萨差不多。尤其是韩师傅,如果不是主雇的身份拘束着,估计老头都要收我做干儿子了。这几日下来,韩师傅面泛红光,笑不离面,身上的病痛也消减了不少,整个兽医铺在他的操持下,总算是运转了起来。韩师傅看我拨弄算盘的手指像根棒槌,又时不时仰天发一回愁,便瞅了个空坐到我桌前。

东家,老朽有个表侄在西城外的余家堡做塾师,名字叫个晏之秋,祖上是北宋年间的大学问家晏殊。他从小手不释卷,不知道读了多少书,拨弄算盘也是把好手。前些日来城中看望老朽,说是得罪了村里的一位财主,想让我帮忙在城里寻个差事,您看……(韩师傅)

哎呀,韩师傅,你怎么不早说呀?我正为这事儿着急呢。(我)

好,既然东家有意,我吩咐人把他叫来,让您过过眼。(韩师傅)

别,既然是请人,我还是亲自去一趟为妥。(我)

要说这晏之秋,我以前有过耳闻。这人有个怪癖,每天早上都用冷水擦身,数九寒冬也不例外。三里八村的有人好个热闹,天没亮便起身跑去余家堡,就为了看晏之秋站在寒风里用冷水擦身。就是这么个怪人,谈古论今的本领无人能及,刘黑脸曾经对我说过,整个盐湖城的学问人,他只服晏之秋一个。盐务学府的人想请他为师,晏之秋贴出布告公开拒绝,说是自己只教贫家子弟,不伺候富家少爷。

连载(37)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