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一代书法家柳公权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08

▲柳公权像 (资料图) 柳公权(778~865),字诚悬,京兆华原(今陕西耀县)人,为唐朝最后一位大书法家。 柳公权与颜真卿齐名,有“颜筋柳骨”之誉,又与欧阳询、颜真卿、赵孟頫并称“楷书四大家”,为后世百代楷模。传世碑刻有《金刚经刻石》《玄秘塔碑》《冯宿碑》等,行、草书有《伏审帖》《十六日帖》《辱向帖》等,另有墨迹《蒙诏帖》《王献之送梨帖跋》传世。 柳公权历任唐宪宗、穆宗、敬宗、文宗、武宗、宣宗、懿宗七朝,各朝皇帝都爱他的书法和诗才,甚至他的谏议也乐意接受和采纳。他官至太子少师,封河东郡公,以太子太保致仕,故世称“柳少师”。他仕途通达,只是在八十二岁那年,因年老体衰,反应稍迟钝,在上尊号时不慎讲错,御史弹劾他,结果被罚了一季的俸禄。 柳公权自幼家教甚严。其母韩氏经常以黄连、苦参、熊胆磨成粉制成丸,让他们夜学时含之提神,学业日益精进。柳公权父亲柳子温,曾任丹州刺史。有一次,他教柳公权写字,休息时间公权与村上娃们玩骑马打仗的游戏,只见公权双膝跪地,被伙伴们当马骑着不放。这一幕被柳子温看见,他立即将公权呵斥回家,从书房里拿出一把剑和一把刀,往书案上一放,厉声说道:“先教你怎么写人字,剑是第一笔,刀是第二笔,写人就是一剑一刀,写字更要锋利有力,像在石头上刻出来一样!” 所以,后来柳公权的书法逐渐呈现出铮铮铁骨,不但气势雄强而壮美清健,在挺拔的骨体内部、结体之间传递出一种坚贞的力量和精神,而且透出清健出俗的韵味和气象,一笔一画更写就了他的人格境界。米芾赞其:“柳公权如深山道人,修养已成,神气清健,无一点尘俗。” “书贵瘦硬方通神”。柳公权善于书法创新,积累下数十年的不倦磨炼之功,在研究和继承钟繇、王羲之等人楷书风格的基础上,还阅遍各家书法而熔铸己意,自创独树一帜的“柳体”楷书。其字取匀衡瘦硬,追魏碑斩钉截铁之势,点画爽利挺秀、骨力遒劲,成为“唐书尚法”的突出代表之一。 柳公权人书俱老,当时公卿大臣家为先人立碑,如果得不到柳公权亲笔所书的碑文,人们会认为这是不孝的行为。而且柳公权声誉远播海外,外夷入贡时,都专门准备钱财来购买柳公权的书法。因此,他的润笔堪称丰厚,管家可以随便使用,柳公权也毫不在乎。有一次丢了一个银碗,家里的丫环说没见到,他说那可能羽化成仙长翅膀飞了。可见他视钱财如粪土,也体现出一种人格修为。 柳公权从小接受《柳氏家训》关于“德行”的教导,因此终身以德行为根株,为人刚毅正直,“博贯经术”,于《诗》《书》《左氏春秋》《国语》《庄周》书尤邃。他最有名的莫过“笔谏”,一度成为“典范”与佳话。唐穆宗同柳公权谈论书法,问柳公权:“书法用笔奥妙无穷,我要怎样才能把字写好呢?”柳公权说:“用笔的要诀在于心,只有心正了,笔才能正啊!”听了柳公权的话,穆宗知道他是借笔法在规劝自己,不由得脸红起来。 还有一次,文宗在便殿召见六位学士,文宗说起汉文帝的节俭,便举起自己的衣袖说:“这件衣服已经洗过三次了。”学士们纷纷颂扬文宗的节俭品德,只有柳公权闭口不说话。文宗留下他,问他为什么不说话,柳公权回答说:“君主的大节,应该注意起用贤良的人才,黜退那些不正派的佞臣,听取忠言劝诫,分明赏罚。至于穿洗过的衣服,那只不过是小节,无足轻重。”当时周墀也在场,听了他的言论,吓得浑身发抖,但柳公权却理直气壮。文宗对他说:“我深知你这个舍人之官不应降为谏议,但因你有谏臣风度,那就任你为谏议大夫吧。”第二天下旨,任他为谏议大夫兼知制诰,仍任学士,掌撰写诏书。 生命的最后几年,柳公权的风骨与书艺交互滋养,其锋芒转入内部,风神气韵与自然世界相融,通篇之旨趣已臻化境,这是宗师历经万般磨砺、洗尽铅华后所悟所书。晚年的柳公权,也像一位得道之人攀上极顶,又终于消逝于晚唐的风烟里,将书魂凝刻进书学的一个个峰峦之中。 明代的郝经曾说:“书以人品为本,其书法即心法矣。故柳公权谓心正则笔正,虽一时讽谏,亦书法之本也。”字如其人,古来如此。  (《荆州日报》)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