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盐商往事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06

没成想,佩儿闻语立即跪到我面前,伏在地上说:少爷休胡说,老爷知道了,只怕要打折佩儿的双腿。

这是什么道理?我喜欢你,自然要讨你的欢心,与孟大头何干?(我)

少爷快闭嘴吧。这句话里,倘有一个字被老爷听了去,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佩儿!(佩儿)

胆小鬼,快起来吧。(我)

少爷先把东西收起来。(佩儿)

好了,好了,已经收起来了。(我)

佩儿起身,见了魔鬼一般扫过我手中的木盒,三步并作两步退到门外,只留一张脸说:公子哪日得空,只要去街上给买个竹钗木钗的回来,佩儿就感激万分了。

好啦。我昨天晚上没睡好,今天要好好补一场觉。你去守着院门,有人来敲只说我不在家。(我)

是。只是,公子,你不看那信吗?(佩儿)

哦,让你这么一闹,我差点忘了。(我)

等佩儿去了,我展信来看,果真是王珂让人送来的。说是让我去松心茶馆,把马停在后门外,她见了马便与我到牡丹厅相见,那间茶室她已经预定下了。我这才明白过来,站在王家的楼阁上,可以看到松心茶馆的后院,莫不是我每次与刘黑脸相见,她都看在眼里?

想想不免一笑,这大户人家顾忌就是多,眼看着就是一家人了,见个面还像是做贼似的。不过,王珂没事应该不会找我,看来这场觉只能留着晚上再补了,如此我便驾马到了松心茶馆。伙计跑过来告诉我刘黑脸不在,我正好免去一番寒暄,让伙计把马牵到后门外拴好,便径直到牡丹厅内坐等,少顷即有伙计送上茶点。

我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便抓紧时间眯起眼睛养神。迷迷糊糊地不知过了多久,茶馆的大伙计忽然敲门进来,问我要不要叫一位姑娘来陪。我吓一跳,没想到刘黑脸的茶馆还做这门生意。想想王珂随时可能进门,便绷起脸说不用。那大伙计见我平日里和刘黑脸关系甚笃,全是一颗讨好的心,闻语还凑上前悄声告诉我,说什么只有贵客才能享受这一待遇。

我想起服侍刘黑脸的那几个姑娘的好颜色,心里就有点犹豫了。大伙计见状一笑,再次贴近了说:吴家二爷的千金吴瑜娘,新近下了海,就落在咱们松心茶馆做姑娘。刘爷已经吩咐过了,只要您需要,随时叫过来侍奉。

我吓一跳,心里想着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见吴瑜娘,就把他往外推。不想那大伙计忽然变了脸,手上加劲反把我钳住了。

我周身一震,才发现居然做了一场梦,眼前抓着我的竟是王珂。

看来你还真是不喜欢我,做个梦都把我往外推。(王珂)

没有没有,你也说了,我做着梦呢。不好意思啊,梦到点不该梦到的东西。(我)

是吗?你梦到什么了?(王珂)

最近遇到的江湖事比较多,动了凡心了。(我)

说得好像自己是个圣人。(王珂)

没那意思,凡人也有不能动的凡心嘛。(我)

我听管家说,你整天游手好闲的,怎么差点让我等了一天?(王珂)

本来我还想责怪她让我等太久,没想到她等的时间更长,恼意也就变成了歉意。饶是如此,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问题,毕竟还从来没有人说过我是游手好闲的主儿,虽然我也没干过什么正经事。

喂,问你话呢,傻愣着干什么?(王珂)

连载(35)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