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盐商往事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0-30

见我在场,他开口便问:你怎么在这?

我一看老头神色不对,赶紧收起笑脸看旁边的鱼二爷。

元师爷,元师爷。忘了跟您说了,您的这位贤侄帮了我大忙,为表心意,这家兽医铺想交给他打理,您看?(鱼二爷)

鱼二爷,马老板,你们江湖中的恩怨江湖,可不要牵扯到无关的人。(元师爷)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鱼二爷)

文书过籍完毕,马福先带着人走了。

元师爷刚要告辞,鱼二爷托口让我们叔侄二人聊聊,暗中朝我使了个眼色,转身也去了。

我赶紧给元师爷上了一盏茶,陪在偏座等他发话。

元师爷等鱼二爷出门,又让所有人出了屋,才把茶盏放在桌上说:马福是烂了心肠的歹毒货,鱼二爷说是做赌场生意的,暗地里什么勾当没做过。你放着家里的正经盐铺生意不做,怎么和他们搅在一起?

元叔叔,您先别生气。您看我也老大不小了,该正经做点事了,这要真干好了您老脸上也光彩啊。再说了,我为什么敢和鱼二爷、马福搅在一起,那是因为我在衙门里有一位元叔叔,有他老人家在,哪个敢对我不利?(我)

你呀,你呀。我先跟你说清楚,这件事我也了解个大概,那马福输得起铺子输不起面子。他不敢拿鱼二怎么样,碍着我的面子也不敢明着对你不利,等到这件事的风头过去了,保不齐他就会在暗地里算计你。(元师爷)

元叔叔放心,您的话侄子记下了,以后做事一定加倍留意。(我)

行了,好在这里离衙门不远,我照应着你也方便。哎,时间过得可真快,昔日的襁褓婴孩,今天都撑起门面来了,我真是替你高兴。(元师爷)

谢谢元叔叔。(我)

我该走了。那鱼二肯定还有话和你说,这会儿估计就猫在哪等着呢,我就不讨他的嫌了。(元师爷)

送走元师爷,鱼二爷的马车果然兜了回来,我赶紧笑着走下台阶去迎。

忘了点东西在这,顺便还有几句话交代给你。(鱼二爷)

是是是。(我)

这兽医铺的生意看着不入流,其实是门好财路。文人武夫,只要是日子好过了的,有哪个不爱马?是马就得生病,你要是能把他们的马治好了,可就是挠了他们的心头痒。高兴了,你想要天上的太阳他们都会摘下来给你,以后你就在马身上多做点文章吧。(鱼二爷)

鱼二爷高见,晚辈也是这么想的。(我)

你这话好,拍马屁不误往自己脸上贴金,有前途。(鱼二爷)

没有没有,晚辈就是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以后注意。(我)

别,心直口快没什么不好。我鱼某人玩了一辈子“三思而后行”了,早就玩吐了,喜欢生性点后生。(鱼二爷)

是,晚辈记下了。(我)

这铺子呢,我就交给你了,一应事务都由你来决断。可你得给我记住,不管你说出什么理来,咱们是商人,是商人就没有不赚钱的道理。赔了钱,铺子我收回,你从哪来,还回哪去!(鱼二爷)

是。(我)

别总是是的,鱼某人不喜欢听,来点提气的。(鱼二爷)

商人不赚钱,还能干什么!(我)

好。(鱼二爷)

连载(30)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