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岁月浸染霓裳 书香慰藉灵魂

——写在张惠绒散文集《彼岸下午茶》付梓出版之际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孙云苓时间:2019-08-22

和惠绒相识有近三十年了。记得那年我走进她的小屋,帮朋友编排两期《中学生作文》报,惠绒是排版兼校对,一个清秀的女子,笑容璀璨却略显沉默。当年那个家庭作坊式的打印店,在惠绒夫妻的努力下,后来成为一个非常有名的印刷集团,这是后话。当年报纸编排完了,各自在岁月里走散,那个小院里用五笔打字的女子,却印在我的记忆里。

再后来,喜欢逛街的我,偶然发现一家叫“名媛坊”的服装店。我用手指了一件麻质的绣花的上衣,店主热情地介绍:“这里的衣服你几乎都能穿,慢慢试……”我抬头,好熟悉的面孔,是那个叫惠绒的女子。我们故友重逢,聊了好多,买了衣服还依依不舍。后来,再去,小店易主了,我们又彼此走散。

又一个十年之后,运城有名的东星商场顶楼举办了一次有规模的红酒会。这是当年运城少有的时尚派对,邀请方非常重视,在请柬上标明男女都要盛装出席。我作为媒体记者出席采访,为融入气氛特意穿了那件母亲给买的香云纱旗袍。我端着红酒躲过喧闹的人群独处一隅,这时,一个穿着一袭黑红拼色礼服的女子过来和我碰杯:“你好,好久不见!”我回过神在记忆里搜寻,这个美丽雅致的女人,绝不像小城土生土长的女子,我在哪里见过她?见我一脸茫然,她说:“我是惠绒,你在我家排过版……”瞬间我的记忆洞开,闪出那个小屋里用五笔字型输入法打字的女子,那个“名媛坊”时装屋的老板娘……那天我们聊得很投机,好像我们不曾分离。这次见面后,我们联系上了,发现彼此的爱好非常契合,都喜欢张爱玲,喜欢安妮宝贝,喜欢渡边淳一,喜欢自然的村庄和偏僻的小镇……

惠绒对我说:“为了我们再次遇见,尽力把自己修炼得更好。”

“卡纳溪谷的绿野仙踪”是惠绒的家,也是她的“尤容服饰”工作室所在地。墙壁上高挂的各式衣服,错落有致、别有韵味。一楼的大阳台是她的后花园,有她在乡下淘来的石头水槽、豁口的瓦罐、树根、造型独特的朽木、奇奇怪怪的石头等等。这些瓶瓶罐罐里各色植物茂盛,开花的、不开花的各自妖娆。这些略显凌乱的东西,经她的巧手摆弄,竟和那玉兰、蔷薇、月季一起形成了独特的田野气息。朋友们在这里品茶、会友、试衣服,偶然有口福的还能吃上惠绒亲手包的饺子、偶然煲的汤。这里真让那些爱美的姐妹流连忘返。

勃朗宁夫人曾这样评价托斯卡纳:“这里的空气似乎能穿透你的心扉。”

惠绒说,就因为看过《托斯卡纳的甜美生活》这本书,喜欢那里的风光,感觉这个小区有书里描写的韵味,才决定在这里安家的。这样的一个女子,连居住都是按书本上的描写按图索骥。

在描写她的居住环境时,惠绒这样写道:“乡村的空气可以疗伤,每天回归田园,谁说爱上了一匹野马,家里却没有草原,这大片的草原,驰骋着重生的女子。这时,自己就是野马,自己就是草原。”

惠绒的博客“彼岸下午茶”,以诗意的文字诠释游历与行走、美食和时尚,吸粉无数。随着人们关注度的提高,惠绒慢慢地将她读书的感悟、生活中的趣事、时装搭配技巧等,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在博客上发表。几年坚持下来,她的博客点击量上了百万,成了名副其实的名牌博主。

有些忠粉,不仅是她博客的粉丝,还是她服装的粉丝,有的读者关注她的博客,就是为看她更新了衣服然后尽快下手。这样的粉丝遍布全国各地甚至延伸到海外,其中有个叫艾伦的德国学者就因此成了惠绒的挚友。

随着博客的火热,她又开始在家里做起了服装工作室,起名“尤容服饰”,主要经营休闲民族原创元素的服装。一些老顾客经常光顾,她一边做生意,一边读书写博客。她的文字很有灵性,看似随意的抒发,却非常走心,很有读者缘。慢慢地,她也在各种报刊开始发表作品。

不知不觉之中,惠绒博客里的文字已从开始简单地对美食和衣物的阐述延伸到各个领域,经过岁月淬炼的文字更加精彩和有韵味。

近期,惠绒准备将这些零散的文字集结出册,她说题目就叫《彼岸下午茶》吧。承蒙她的信任,我参与了此书最初的整理校对。

惠绒以“草木有心”“书中有玉”“衣裳有花”“心中有爱”“路上有你”五个部分把自己的博文分类整理,组成了这本《彼岸下午茶》。

再次静读这些文字,我感慨万千。从那些文字背后我读出了一个女人自我成长的痛,品出了惠绒“鲜衣怒马”背后作为传统女人的另一面,比如孤单、痛苦、寂寞、无奈,还有一种美人不输岁月的坚韧。从前以家庭为主的她,和所有中年女人一样面临丈夫事业有成、孩子求学远方,内心好像被挖空了一样……

这个心怀梦想的女子没有把自己变成一个琐碎的中年女人,她忽略年龄,以书香为伴在阅读中超越自我、安顿内心,最终让灵魂站在了高处。

有了自己的事业,有了稳定的收入,她更好地绽放自我,有时间出去旅行,马尔代夫、日本、泰国、美国……

惠绒把在旅行中的见闻用文字表达,比如在《马尔代夫的蓝色记忆》中写道:“从沙滩通往大海的边上,搭建的木板通道,直接通向房间,水屋就直接从水中矗立,里面的布置,从窗帘到床品,到沙发上的麻布靠垫,样样都是我们喜欢的色彩和质地,甚至一瓶玻璃瓶装的纯净水,都让人感动。室内的落地窗下,黑色的冲浪浴缸里,可以看到窗外浩渺的大海。室外阳台上的蓝天下,一个蓝色的大浴盆,傍晚时无所顾忌地躺下,眯着眼睛,望着浩瀚的星空,心无忧无尘……这就是我寻找已久的精神家园,这是我一个人的海,就让我沉醉其中,永不醒来!”

在一篇读书笔记中惠绒这样写道:“写作和园艺,创造和享受,劳动和冥想,入世又出世。这一刻,迷离的双眼,端详着眼前这些植物的静谧与丰饶,对应着女人的丰饶与静谧,一种同质同感的通灵气息,温柔相待,惺惺相惜。最后的花开,一定是自己灿然的样子。”

在这个仲夏的清晨,品读这样真实优美的文字,我被作者的文字内外的兰心蕙质和真情感动。

《读安妮宝贝》一文中有这样的句子:“沙尘天,读安妮宝贝,短暂的瞬间,漫长的永远。爱与不爱,只能自行了断。”

“如何才能达到在人群中有独处的心,而在独处时又有人群的拥抱呢?”《日式的寂寞》中,惠绒的文字灵动中有种让人说不出的力量,会撞击读者的心灵,并引起共鸣,这大概是她能拥有百万粉丝的魅力所在吧。

在《上海进货记》里惠绒写道:“坐下来,歇息一下,谁知一抬头,突然发现对面有个灰头土脸、目光呆滞、披头散发的女人正在看着我,我喝水,她也喝水,我动一下身,她也动一下。定睛一看,噢,原来是镜子中的自己,如此模样,不禁就笑了。如果这时有位运城老乡走过的话,一定不会看我一眼。因为这时的我,早已不是‘彼岸下午茶’的那个自己了,没了那份淡泊与从容,简直判若两人。”

卖衣服靠的是品衣识人,而去批发市场进货凭的是眼力和体力。惠绒的粉丝只见到她在那些美丽的霓裳间优雅穿行,像变魔术一样打扮着自己和她的顾客,却不知经营这些衣服背后的辛苦。而惠绒就是这样,她能巧妙地掩饰那些生活中的不堪,而把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

从关注自我到关注乡愁再到关注生命本身,是一个作家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这也正是惠绒的成长历程。或许一开始,惠绒只是想利用博客这个媒介在她和客户之间搭起一座桥梁,用简单诗意的文字描述那些锦衣、美食。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文字已经超越了美食和时尚开始关注到自己的内心,和身边的人、事以及对生命的敬畏。

她会为安慰得了绝症的网友谭格格陪对方聊天到深夜,会在谭格格去世后鼓励其子尽快走出伤痛,勇敢面对今后的生活;

她会陪着信佛的婆婆去拜庙放生,体味对弱小生命的尊重……

对她呵护有加的李叔病逝,她写了《李叔祭》,其中有这样的表达:“李叔一直看好我,觉得我是一个通达的女人,同时也为我选择这样的边缘生活,感到惋惜。其实,长辈的关爱是无形的,对于人生的理解或选择,其中就有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低调到骨子里的做人态度,就是李叔给我的启迪。在李叔的鼓励下,我开始写点东西了,他知道我喜欢张爱玲,因此也希望我能够像张爱玲那样捕捉内心的痕迹,留下一点真实的文字。不管这些文字能否准确地传达一个女人对这个世界的感受,但这种写作的过程,就是一种人生态度。态度决定一切,成功与否并不重要。”

父亲的病逝,让惠绒经历了生死离别之痛,她回过头来关注到故乡,关注到如今还生活在故乡的亲人和乡亲,于是有了那些带着乡愁的文字,使她的作品有了一定的分量。

在《乡愁》一篇中她写道:“应当记住乡村曾经是我们的生命,这里的炊烟可以疗伤,这里的厚土可以托梦,这里的亲人能给你最需要的慰藉,乡村永远是我们的精神家园,一个延续了上千年的最古老的梦,一如陶渊明和王维们的灵魂,就栖息在那里,有诗意、有春风、有寒冷,当然,也有苦难。

遥想当年的蚩尤村,人称小潞村,那是怎样的繁华盛世。盐通过千年古人修造的虞坂运盐古道,运往平陆茅津渡,再由水路运往各地。”

在《蚩尤村人在说话》这篇文章中她这样表达:“几十年来,爸爸对蚩尤的研究,从未曾停顿过。他的有生之年,不会上网,不懂电脑,手写的上百万文字,对蚩尤倾心的研究,全部来自于蚩尤老人的记忆,那是他们留给我们最珍贵的财产。这里的故事,每一粒卤盐,随意地捡拾,都会有惊喜。七彩斑斓的卤池,沉淀的是蚩尤不死的灵魂;盐池里的每一道波光,都是祖祖辈辈的灵光闪现,横亘古今的大埝,是蚩尤伟岸的身躯,他像是告诉我们——盐池的故事无穷远!”而惠绒,便是那个捡拾故事、记录故事的人。

惠绒是个有故事的女子,是心里怀着诗和远方的女子,是个口袋里仅剩下一百元钱,也会用三十元为自己买花的女子,骨子里的浪漫优雅似乎与生俱来。

惠绒曾经用一段文字表达了她某刻的心境:“人都有被阴影囚禁的时候,只要心中还保留着丝丝的阳光,我们就可以自我救赎。实在不济,希望自己能成为那个黑色陶罐里的一束花,虽然容器简单粗糙,却是安稳的,如果被欣赏之人放在一个古老的雕花窗前,肆意地绽放,也不枉此生。”

因为对服装本能的敏感和审美,进而发现生活之美、生命之美,使得惠绒总给人“鲜衣怒马”的感觉。鲜衣怒马,闲而为云。任岁月浸染霓裳,用书香慰藉灵魂,用文字表达心迹,努力活出梦想的样子!张惠绒是个想把每一天都当成一生来过的女子。有时候我想,怎样过一天,或许就是怎样过一生吧!活在当下,自渡彼岸,这是一个女子经过时间淬炼的精神彻悟。

(作者系运城日报社主任编辑、山西作家协会会员、山西女作家协会理事、运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