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操心的娘 牵挂的泪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王会亮时间:2019-08-20

我学会开车了,娘却哭了。

我对车辆驾驶的胆怯和迟钝是与生俱来的。从小至今,我对开车就没有多大的兴趣,和我同龄的孩子,小小年纪就会骑摩托、开三轮了,而我,13岁才学会骑自行车,20岁才会骑摩托。至于汽车一类的机动车,在三十岁以前,我更是敬而远之。

“不喜欢开车也罢,免得我为你操心。”娘常常这样安慰我。时间长了,“怕娘操心”就成了我“不开车”的一个借口。

去年,办公室的女同事鼓励我和她一起报考驾照,劝我说:“你已经三十多岁了,年龄越来越大,接受能力会越来越差。如果再不考驾照,以后学车会越来越难。”想想一个女同志都有这么积极向上的态度,我一个堂堂男儿岂能成为汽车的“绝缘体”?于是,我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告诉了娘。“你骑摩托车都摔跤,还要学开什么车呀,不够我的操心钱,我不赞成!”娘斩钉截铁地回绝了我。也许,她的担心是必要的,因为骑摩托车,我曾三次受伤,缝过八针,身上至今还有疤痕。不过,我依然瞒哄着娘,悄悄在驾校报了名。

经过半年时间勤学苦练,我终于拿到了驾驶证。前几天,得知娘的风湿病犯了,我便从朋友那里借了一辆车,准备回老家给她老人家送点药。县城离老家百余里地,每次回家我都会提前和娘通个电话,这次也不例外。

“你是骑摩托车回来呢,还是让朋友开车送你呢?”娘重复着以往的问题。“都不是。”我在电话里告诉她,“我会开车了,我要自己开车回老家。”“那你不要回来了,家乡的路不好,太危险了!”娘显然有些不高兴,但我却清晰地感受到她的话里蕴含着一种操心的情愫。“没事的,你尽管放心好了。我现在已经出县城了,是停在路边给你打电话的,一会就到家了。”其实,我并没有出门,依然在家里。那时刚好是正午时刻,为了防止路途中出现驾车困顿,我决定午睡后再回乡下。一觉醒来,已过了两个小时,急忙开车向老家方向驶去。

一个多钟头后,我见到了正在村口等我的娘。“估计你早该到家了,怎么用这么长时间?本说给你打个电话,问问路上的情况,又怕打电话分散了你的注意力。这三四个钟头,你知道娘操多大的心啊……”我娘说着说着,泪水就渗出了眼眶。

娘哭了,那是儿在外头母担忧的丝丝牵挂,它一滴一滴从那张慈爱的脸上滑下,一滴一滴落在我的心上……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