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30年前一本书

来源:发布者:王英时间:2019-07-01

每次整理书架,看到这本仅有14页残缺不全的书,我便不由得微笑起来。这是一本颜真卿的中楷字帖,我的第一本字帖。它像一位老朋友一样,陪我走过了30个春秋冬夏,它和我的故事,已经掩藏在岁月之中,除了我俩,关于我精神生活发展过程中的那个秘密,只有第三个人知道。我猛然间感觉到,对这个人隐而不提是个罪过。在我的人生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有好几位,我的父母、我的老师、我的孩子,我多次和朋友们提到这些给予我力量的人,唯独没有提起过她。这是我在30年前偷来的一本书,在她的帮助下。

上世纪80年代,运城城区有两个图书馆,一个现在仍存在,红旗西街的庙馆合一处,图书馆在西边二楼。另一个是当时的运城工人文化宫,图书馆在院子的东南角。这两个地方都是我多次光顾而流连忘返的宝库。去得多了,图书管理员和我也就熟识了。她发现我一次次拿着这本字帖比画、描写,又一次次不舍地放回书架,就动了帮我的心思。有一次,她凑到我耳边轻声地说:“你把这本书拿走吧!”我吓了一跳,因为当时图书管理很严格,每本书不论薄厚大小,都编号盖章。我看的这本小册子编号是04523,盖的是原运城县城区文化馆图书馆章。说实话,我是个胆子特小且守规矩的人。少年时期,一群小伙伴想偷吃生产队地里的瓜,拉着我一起去,我不敢参加,大家就派我在地头放哨。谁知瓜地里的狗一叫,看瓜的人就出来了。小伙伴们撒腿跑了,唯有我这个放哨之人腿软得瘫坐在地上,被逮住了。后果可想而知,家长领人,挨批、挨骂、挨打,无地自容,羞愧难当。我摇摇头说:“不敢。”她很尴尬,小声对我说:“这本书摆在这里很少有人翻看,你拿回去慢慢看,就不用来回跑了。”

时隔30年,我依然清楚记得她当时诚恳的眼神,她肯定意识不到,这个违规操作,会给另一个人的一生带来多么巨大的影响和冲击力,而这种波澜壮阔的冲击力也是我自己始料未及的。

我们每个人,可能都处于某个蝴蝶效应之中而浑然不觉。所谓蝴蝶效应,就是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在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发生长期的巨大连锁反应。30多年来,这本书我不知翻阅了多少遍,磨损得边角全无。虽然我用牛皮纸和胶带多次修复保护它,但翻阅的痕迹还是会处处显现出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它像一盏明灯,指引照亮了我学习书法的前程。我小心地把这本书放回书架的时候,总是心存感激,如果没有她当时的这个操作,我是不是还是今天的我。我感激过很多帮助过我的人,但是对她的感激,我不知怎么表达,从何说起。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