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徐宽福在坦赞铁路的日日夜夜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06-19

□徐信安 徐迅


徐宽福曾在1955年年初,被抽调到唐山铁道学院干部班学习,学的就是隧道专业。他结合修建成昆铁路的经验,经过反复试验,用铁丝将桉木缠绕捆扎起来,增强它的硬度和韧性,使之达到红松木的材质,解决了施工难题,保证了工期进度。

姆马段隧道施工中,尽管一再强调安全生产,但仍旧未能完全避免事故的发生,有多名工程技术人员和坦桑尼亚工人在塌方、爆破和意外事故中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为确保姆马段工期,铁二局共集中了三个机大队、一个隧道大队共20多个分队,组织了24000多名中、坦、赞三国施工人员,开动上千台机械、设备,将其分布在几百个工点上,昼夜不停地施工。这里山峦重叠、沟壑纵横,要找出一块平坦的地方很不容易,有的施工点不得不在山坡上修盖一边腿长、一边腿短的吊脚楼,吊脚楼之间、工点之间是千回百转、险峻陡峭的道路。入夜依山而建的各式房屋灯火通明,乍一看就像我国的“山城”重庆一样。工地上万家灯火,就像千万颗明珠缀满在黑沉沉的夜幕上,为工地平添了一番热烈壮观。几百辆工程车车灯、刹车灯、信号灯连成一片,盘卷在姆马蜿蜒曲折的公路便道之上,犹如一条闪光的长龙。在这没有黑夜的大地上,伴随着推土机、铲运机、搅拌机、挖掘机、碎石机、风钻的转动声响,不时传来的爆破声和汽车的喇叭声,组成了威武壮观、有声有色的交响世界。徐宽福看着这些心里很舒畅,仿佛又看到了当年修建成渝铁路、宝成铁路、成昆铁路时的夜景,那是在山洼里,那是在山峦间……

为了加快铺轨进度,全线170孔梁除21孔为正架外,其余的在1972年8月前全部预架就位。

徐宽福和同志们以坚韧不拔的毅力,顶烈日、搏风雨、斗顽石、战“三烂”(烂路基、烂桥基、烂隧道),全线最艰难、最难啃的姆马段,在“为祖国争光,为民族争气”的精神鼓舞下,经过又一轮雨季的“洗礼”和旱季的“烤验”,在1972年年底,仅用10个月的时间,提前实现了他们在“战三烂”中提出的“年底拿下姆马段”的誓言。英美等西方国家曾断言在技术上“不可逾越”的姆马屏障,被坦赞铁路的建设者们征服,天堑变通途。当时,一位西方工程师在参观完姆马段这样的艰险地段后,感慨万分地说:“只有修建过万里长城的,才能修建出如此高质量、高标准的铁路。”

(连载之六)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