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关公故里解州的读音审定

来源:运城晚报发布者:时间:2020-09-16

第31届关公文化旅游节即将启幕。作为关公故里的解州,也将再次成为人们瞩目的焦点。目前,学术界对解州的地名读音有一些争议。本文根据国家的地名读音审定程序,根据地名审定必须坚持“名从主人”原则,以及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调查研究地名的一些成功经验,证明了解州定音为Hài zhōu没有任何问题。

□李蓝

缘 起

近两三年来,解州的地名读音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学术热点。除了多家媒体报道外,还有两篇论文讨论了其读音。这两篇论文先后登载在《光明日报》上,都被《中国社会科学报》转载,在学术界引起了不小波澜。

2017年5月8日,运城市民政局邀请国内一些地名学和语言文字学专家对解州的地名读音进行审音论证。绝大多数学者认为,根据“名从主人”“方便群众”“服务地方经济发展”等原则,解州的“解”可定音为“hài”。此前,运城本地学者闫爱武2015年发表题为“关公故里解州为何应读‘解(hài)州’”的文章。闫文认为,根据《广韵》反切和地方典籍,按照“名从主人”原则,解州的“解”应该定音为“hài”。

中国社科院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刘祥柏不同意闫爱武的意见,在《光明日报》发表《地名解州究竟怎么读》一文认为:第一,根据《广韵》里记载的“胡买切”来折合成北京话,解州的“解”还是只能读xiè,而且,同类的字在北京都是读xiè音,如螃蟹的“蟹”等。第二,地名用字的读音应根据北京话来定音,不能迁就各地方言的读音。第三,“名从主人”原则应有限制,只能用在某个地名或人名在普通话中找不到合乎古今音演变规律的读音时。

运城学院中文系副教授张向真2018年10月21日在《光明日报》发文不同意刘祥柏的意见。张文认为,地名审音,还是要坚持“名从主人”的原则。解州的地名读音没有文白异读,只有hai33(去声)音一读,而且不只是解州地区,整个山西省都把解州的解读成hai33(去声),折合成普通话就是hài,这样的折合符合普通话音系。如果按刘文意见强行定为xiè音,会给当地人造成不便。张向真认为:“不只是名从主人,甚至是名从众人,名从人民。”

中国地名读音的审定程序

刘祥柏在文中说:“确定普通话汉字读音标准是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的法定工作职责,由国家普通话审音委员会根据相关章程审定普通话读音,而其他机构或组织擅自审定普通话汉字读音是不合相关法律和规定的。”

不过,国家对地名审定程序是有明确规定的。

1986年,国务院发布了《地名管理条例》。《地名管理条例》第三条:地名管理应当从我国地名的历史和现状出发,保持地名的相对稳定。必须命名和更名时,应当按照本条例规定的原则和审批权限报经批准。未经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擅自决定。

第六条地名命名、更名的审批权限和程序如下:(一)行政区划名称的命名、更名,按照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办理。

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第四条规定,下列行政区划的变更由国务院审批:

第(二)款:自治州、县、自治县、市、市辖区的设立、撤销、更名和隶属关系的变更以及自治州、县、自治县、市、市辖区驻地的迁移。

一个行政区划当用什么字,应读什么音,属于上述管理规定中行政区划的“更名”范畴,完全在国家行政事务的管理范围之内。

具体到国家部委,地名的行政管理工作由民政部负责。

根据上述情况,运城市民政局组织相关专家对解州地名读音进行审音,审音的学术讨论由民政部地名研究所副所长商伟凡主持。这样的操作完全符合国家对地名管理的规定,是民政部门合法合规的行政管理行为。

“名从主人”原则不容置疑


解州关帝庙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碑(资料图)

地名审定必须遵从“名从主人”原则,这是由地名读音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决定的。

说地名读音特殊,主要是说地名审定事关国家主权、民族尊严、民族感情。国家间的地名审定必须“名从主人”,事涉国家主权,无讨论余地。日本的东京历来有汉字的写法,但在涉外场合用汉语拼音拼写这个地名时,必须使用日本自行审定的“TOKYO”,不能用“Dōng jīng”。韩国首都“汉城”是中国旧来的称呼。经韩国政府定为“首尔Seoul”后,现在中国政府的官方文件、国家媒体中,全都遵从韩国政府审定的汉字、读音及拉丁字母的拼写方式。

地名读音的特殊性还在于,地名审音定字是国家行政机构的行政权力。国家对各级各类地名的定音定字有专门的规定,地名审定不完全属于汉语言文字学的学术讨论范畴。但汉语言文字学家的意见,可以成为行政区划名称定音定字的学术依据。

说地名读音复杂,那是确实非常复杂。地名读音用字复杂是世界语言的普遍现象,并不限于汉语。地名一方面联系自然地理,一方面联系人文地理;一头连接现实社会,一头连接人类历史。而且,地名既可能源于明确的理性依据,又可能缘于千奇百怪的偶然因素。种种情况,导致地名审定工作异常复杂繁重,难以简明扼要,一锤定音。

至少从成文史记载以来,中国就一直是一个多民族、多语言文字并存的国家。同时,汉语又是一个拥有丰富文献、历史演变漫长、地域分布广阔、方言分化严重、拥有十几亿使用人口的大型语言。这些历史文化积淀重重叠叠压到汉字地名上,使得中国的地名读音用字情况尤其复杂。

但无论如何,汉字地名也只是万千地名的一种。汉字地名的定音定字,同样要遵循“名从主人”原则。“名从主人”原则,就是据音定字(词形)原则。不管是什么语言,也不管是什么方言,在地名定音定字时,首先考虑的是地名语音形式的对应关系。地名定音定字,与反切无关,与古音来源无关,与同类字无关,与典籍文献无关,与非地名无关。只有坚持“名从主人”原则,才能执简驭繁,处理好地名的定音定字问题。

如果一定要坚持古音来源或同类字的古今语音对应关系,其结果必然导致不同国家、不同民族语言之间的地名无法定音定字。

几个成功案例

笔者长期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工作,承担过语言所的地名调查任务,参加过民政部门组织的地名审定工作。下面我简要介绍一些自己的工作体会。

芮城县有一个匼(kē)河村。这是一个黄河边上的古老村落。“匼”字本义为缠绕,在古书中用例很少,现在变成一个生僻的地名专用字。在《康熙字典》中,匼,邬感切,音闇。但匼河本地人却是把这个字读成kuo31(阴平)。这个读音与《康熙字典》中所载的古音不合。辽僧行均《龙龛手鉴》卷一正部入声,匼,苦合反。这个音与匼河村的读音正好对上。这是一个《康熙字典》失收,但保留在现代地名中的古音。这是著名语言学家丁声树先生的一项研究成果。丁声树先生指出,现代地名读音可补《康熙字典》之缺,地名读音与古音可互相验证。这个研究成果已被《新华字典》《现代汉语词典》等权威工具书吸收。

甘肃宕昌县的县名,来源于羌族在东晋时建立的一个古国。宕昌位于陇南山区,风光秀美,中药材质优量大,是中国著名的药乡。2010年起,宕昌县投资上千万元拍摄了一部宣传片,准备向外界推介宕昌的旅游资源和药材资源。然而,节目在试播时却受到当地干部群众的强烈抵制,原因是播音员读的是“dàng昌”,当地人觉得这不是他们的地名,要求播音员改成“tàn昌”。但播音员表示,在正规节目中,他们不可能读“方言音”,否则是工作事故。于是宕昌县于2012年启动了申请改变地名读音的程序。我参加了民政部组织的审音工作。在2014年2月17日的宕昌地名审定会上,我介绍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在地名调查研究方面的成功经验,强调了“名从主人”原则,反映了宕昌人民强烈要求用本地读音折合成普通话这一合理诉求,最后终于得到与会专家的理解和认可,投票同意更改宕昌地名的读音。

再论解州的读音


始建于1935年的同蒲铁路解县站站名牌

为什么我要在地名审音会上为宕昌人民反映他们的更名诉求?这不是装哭腔博同情,也不是辩论技巧,而是基于地名审定原则。

国务院《地名管理条例》第四条第(一)款,地名的命名应遵循下列规定:(一)有利于人民团结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尊重当地群众的愿望,与有关各方协商一致。

这一条虽然说的是地名命名原则,实际也是地名审定必须遵循的原则。在地名审定工作中,“有利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尊重当地群众的愿望”也是重要原则。

在我发言结束后,谙熟地名审定工作的商伟凡同志马上指出我的发言与这两条原则的内在关系,再一次强调有利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尊重当地群众意愿在地名审定工作中的重要性。这对转化一些专家的态度起了重要作用。

现在我们回头检视解州地名读音的审定工作:

1.运城市民政局的地名审音工作合法合规;2.把解州的读音定为“Hài zhōu”符合“名从主人”原则;3.把解州的读音定为“Hài zhōu”,符合运城人民的意愿;4.把解州的读音审定为“Hài zhōu”,有利于当地人说普通话;5.“Hài zhōu”的读音符合普通话音系;6.“Hài zhōu”是地名专用读音,不能类推,不会影响“解”字的其他音义。

结论:解州地名审定为“Hài zhōu”,没有问题。

最后,还有三点看法需要稍做说明。第一,地名审定原则看似很简单,只要名从主人、尊重当地人的意愿就能实现,因而有的专家在审音时担心,这样会不会导致要求更改地名的情况大量出现?可以负责地告诉大家,大量要求更改地名读音的情况绝无可能发生。主要原因是地名审定的程序非常严格,需要地方政府耗费大量时间和金钱。除非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做这件事。

第二,地名审定强调“名从主人”,会不会破坏普通话音系?这也不可能。因为把外来地名的读音直接引入普通话是完全做不到的。旧国语保留入声,分尖团,即使是赵元任发音示范也推行不下去。因为这种音是人为的、外来的,与北京音不搭配。而且国家有明文规定,不管是什么地名,在进入普通话时都必须折合成符合普通话音系的读音。

第三,有一种意见认为,实在改不了音时就改用字。比如解州,如果要坚持用这个音,也可以考虑把解字改成亥字。这是一个非常荒谬的意见。汉字在中国使用了几千年,作为一种文化符号,已深植于国人心中。改了汉字,就不是那个地方了。而且,地名专用字是地域文化系统中最具代表性的身份符号,在地名系统中具有非常高的显著性和区别度,一些源远流长的地名著于文献,世代相承,具有厚重的历史底蕴和重大经济价值,随便就把原有地名用字改了,引起的社会反应会更强烈。一些地方轻易放弃在《诗经》中出现的古雅地名,换用毫无区别度的日常用字,我们对这种做法非常痛心。

(本文据《山西师大学报》,刊发时有删节)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