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讲述>

蓦然回首 已情到深处

来源:发布者:时间:2020-04-03

父母之命难抗,我勉强结了婚

我和妻子的结合,是父母的安排。那时,我妈和我的前女友慧已经到了“王不见王”的阶段,我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慧总爱调侃我是个孝顺儿子,其实我只是不想惹我妈伤心,因为我爸长年不居家的缘故,我妈其实也挺苦的。

慧强势、会撒娇,并不漂亮,但哄着她、惯着她,我甘之如饴。因为家里开饭店,我一般也很忙,但她爱玩,喜欢逛街,我会想办法抽出时间陪着她。

我常会带慧来店里吃饭,总会碰见我妈。最初的几次客气后,她们的矛盾慢慢凸显了出来。我妈想着我们恋爱几年,双方父母见面后,两个人走进婚姻很正常。可是慧说自己还想继续读书,暂时不考虑结婚。

慧很在意一些节日,比如情人节、七夕节、纪念日,我就会送花送礼物讨她欢心,也喜欢做饭给她吃。这一切,我妈看在眼里。慧长得不漂亮、不会做饭、脾气还很坏,浑身几乎一无是处。两个爱我的女人,随着一次次的针锋相对,矛盾一发不可收拾。

但我喜欢跟慧在一起,感觉自己被需要、被关爱,虽然挨她骂的时候多,我们分分合合了好几年,手机也不知道砸了多少部,但就是分不了。用哥们的话说就是,我们每天仿佛都在上演着电视剧。跟她在一起,我日复一日的平淡生活,仿佛有了光。

看着我恋爱谈得鸡飞狗跳、爱得死去活来,每天不务正业,父母很着急,想拉我回头。“有她没我”,我妈威胁、硬逼着我彻底分手,撮合我和店里新来的一个漂亮女孩洁在一起。

洁确实比慧漂亮,肤白、个高,又温柔又能干,是我喜欢的类型,第一次见面就有心动的感觉。可那时,一心对抗父母,我违心地忽略了。

独生女远嫁外地,慧总觉得我过不了她家那一关,我们再一次吵架。中间无论我怎么哄,她都要分手,还拉黑了我,不联系。我赌气听从了父母的安排,试着和洁相处,氛围还算愉快。对此,两方父母都挺满意,没多久,我和洁订了婚,选好了结婚日子。

眼看结婚日子越来越近,我终于联系上了慧,我想着以她的性格,肯定会来句“你愿意为我悔婚吗”。可当她得知这一消息,更是坚决放下我们之前的感情。

无法走回头路,我每天都很消沉。一次醉酒失态,看着温柔体贴的洁,想到冷漠无情的慧,我对洁说:“我们结婚吧。”我们终于走到了一起。

妻子温柔体贴,可我并不快乐

我和洁结婚后,我过得很是舒坦,只要专心工作、经营饭店就好,但是内心并不快乐。曾经,我很厌恶父母的婚姻模式,那种相对无言的状态,身在其中真的每分每秒都是煎熬。而我却也步了他们的后尘。

洁这个妻子漂亮、温柔、体贴,不用我做家务做饭、不用我送花送礼物,但我们之间陌生又有距离。

其实内心深处,我并不想要一个懂事、贤惠的妻子,我宁愿她管着我,像慧那样“去给我买个包”“跟我出去玩”,使唤我、依赖我,也不愿意我们彼此客气。“帮我取下衣服”“能给我看看这个吗”,这是我和妻子的相处模式,少了那份理所当然。

“你昨晚上喝多了,砸了手机,还哭了,以后少喝点。”一次早晨起来,洁对我说了这样的话。我知道我肯定又胡言乱语伤了她的心。我不知道她爱我什么,甚至心里厌弃这个婚姻,她的明知不问,让我无地自容。我这样的男人没有心,不可能给她幸福的。

我回家越来越晚,后来,干脆找借口,说出差去太原考察。一次次北上,等在慧的那座城市,每天游荡着,想见她一面。

我和慧吃了几次饭,她责怪我的懦弱,没有反抗到底,说以后再也不想见我了。在我们争吵的时候,洁来了电话,说有一个好消息,等回来告诉我。我在慧那里碰了钉子,心灰意冷回到家,才知道洁怀孕了。

不似哥们口中的孕妈那样麻烦,她很少说要歇息、不干家务什么的,也从来没说让我出去买啥好吃的给她。怀孕后的洁,变得更加勤快,仿佛有了孩子,万般皆好,老是笑眯眯的。

我喜欢看着她笑,自己也能开心起来,稍稍冲淡心里的挫败,好似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因为心中有愧,我变得体贴了些,会问洁需要什么,偶尔给她捎着街边的小吃解解馋。我们的相处多了一份自然,有时她也会撒个娇,互相开个玩笑。有她在家,出门在外我的衣服永远是整齐如新,回到家中也是热菜热汤在桌。

我时常问自己,有这么好一个妻子,夫复何求,每天还郁郁寡欢。可是,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对她是暖一阵、冷一阵。比起和慧在一起,我和洁很少吵架,一是吵不起来,二是没有多少机会。

在产房外等待孩子降临的那5个多小时,我的心情很矛盾。我想重新开始,可爱要占据一个人的莫大精力,心中念着想着慧,就已经累极。那时,我把自己封锁在前一段感情中,总想着怎么追求真爱,根本不知道珍惜眼前人。

原来不知不觉,我已爱到深处

儿子的出生,看见洁的手忙脚乱,我才发现,她不似表面那么淡定。一个女人的独立不是学不会依靠,而是我这个男人没有给她肩膀。因此,我只能加倍对洁好,告诫自己,不能再在这段婚姻中袖手旁观了。

我在这里陪伴着妻儿,慧在那里嫁为他人妇,我心里的那点奢念也搁浅了。那根紧绷的弦松了,我试着不吝啬爱,和洁来了一次云南之行。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洁是一个很容易让人爱上的女人。她和慧的性格完全不同,不那么张扬,有一点温顺,这点深深吸引着我。我能感觉到洁对我的全心托付,透过每个细节显露出来,她的爱是那么真实。从未有过的快乐诱惑着我,原来这就是久违的幸福。

有一次跟朋友聊天,得知慧已儿女成双的消息,我反而松了一口气。原来所有的情深,终会被时间冲淡。

很快,我们也有了女儿,洁是又哭又笑,说她还没怎么享受轻松的日子。我们之间变得坦诚,偶尔她难得的坏脾气,在我看来更是可爱。

万般情深皆输岁月漫漫。时间推着人向前走,改变的不是五官,而是心境。尤其是,因疫情这段时间饭店停业,我完全闲在家,换个角度看,眼前的洁跟以前更不一样。

我们很难得这么长时间相处,她会使唤我做早饭,会让我拖地,偶尔还会点餐,让我做个拿手好菜。给儿子辅导小学作业,她会大吼大叫后,扬言让我顶上,“爸爸不是那么好当的”。

我和洁商讨怎么教育孩子,为每天吃什么费尽心思,有时也会为追喜欢的剧互相磨嘴,一起制定饭店复工后的菜单。原来,我们有很多话题可以聊。她爱吃什么、喜欢什么,我也不是一无所知。

 时间悄悄地在走,等到回过头再看时,之前的自己已经留在了过去,如今的自己也能潇洒地挥手道别。蓦然回首,原来不知不觉间,我早已爱到深处,洁的一举一动,我都记在了心上。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