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讲述>

居家陪妻儿 我找回了飘忽的心

来源:运城晚报发布者:时间:2020-03-06

□记者 孙芸苓

本期讲述者:欧阳(化名),男,33岁,公司职员

记者春节前接到年轻读者欧阳的电话,电话里他向记者倾诉了对婚姻的迷茫和对自己感情的不确定。他说,在婚姻之外认识了一个离异的女人,开始只是在网上聊天,后来感觉到情感有些依赖。说自己结婚两年多,已经有了一个一岁多的孩子,但他一直没有在婚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感觉就是个多余的人。在网上认识了同城的这个比他大六岁的女人,感觉情感的天平倾斜了,但还保留着最后的理智。欧阳不知道该怎么选择,记者提醒他一定要慎重考虑,因为妻子在怀孕生产的过程中是最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一定要做自己婚姻的参与者。前几天,欧阳打电话给记者说,居家防疫期间和妻子孩子在一起,他找回了自己的心,决心好好过日子。

匆忙结婚,妻子是个安静的女子

我和小安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她属于那种单纯的性格,两家老人都认识。那时的我刚刚经历了一次情殇,和初恋分手了,心如死灰,老人催促得紧,我就妥协了。

小安是个内向安静的女孩,不像我那个初恋比较活泼。我们就那样按部就班地约会,按部就班地听老人的话结婚。

刚认识小安的时候,总感觉我们的感情欠些火候,总也找不到那种心动的感觉。我本来还想再处处,找找感觉。可是,父母等不及,一直在催婚。

一天在朋友圈里闲逛,发现我心心念念的初恋晒出了婚纱照,那一刻我的心都麻木了。我知道,那个我爱了好多年的女孩,成了别人的新娘。我一个人躲到酒吧里喝了一夜酒,酒醒后就认命了。

那天,小安难得主动来找我,看到我情绪不好,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陪着我。我们就那样默默走了很远,走到了盐池下面。

在夕阳的余晖里,我回头看着身边安静的女孩,感觉到她那种安静的美好,第一次拥抱了她,并在她耳边说:“我们结婚吧!”

她没有说话,只是脸色绯红地点点头。我心里想,这大概是就是人们说的缘分吧。

在我们相处了半年之后,双方父母开始张罗我们的婚礼。为了照顾方便,爸妈在他们小区给我们买了房子,我们结婚后就没有做过饭,每天除了叫外卖,就是在爸妈那里混饭。

小安就像她的名字一样,特别的安静,但我知道她是个很有主意的女孩。

她喜欢把心事埋在心里,对我的意见她不说出口,一旦到了临界点她会一股脑都说出来。有些我忘记了的事情,她都记得很清楚。

过了蜜月期,我们的矛盾就凸显出来,那时我对我们的婚姻都失去信心了。本来我们约好,过几年再要孩子,先在一起磨合,过过二人世界,谁知半年后她竟然怀孕了。

怀孕期间,我倍加呵护,但还是有矛盾。她心思重,有了矛盾不和我沟通,就一个人生闷气,我怕影响孩子,就低声下气地哄她。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在医院里第一次看着那个皱巴巴的小生命,我的心情很复杂,欣喜之余却有几分抗拒,我感觉自己还是个孩子,竟然就当父亲了。

有了孩子后,两家人都把心思用到了小安和孩子的身上。开始是我妈照顾多,后来丈母娘为了照顾孩子,就住到了我家。为了更好地照顾小安,丈母娘决定和小安、孩子睡主卧,我被赶到了书房。因为孩子半夜起来还得喂奶粉,一会儿拉了、一会儿尿了,丈母娘怕我们应付不来。

小安刚刚生育,身体弱,也需要照顾。我妈毕竟是婆婆,没有丈母娘照顾着顺手。白天我爸妈辛苦,晚上丈母娘辛苦,两家老人全力以赴,我这个当父亲的按时上下班,好像是个局外人。

说实话,如今想起来,那段时间,我一直没有进入当父亲的角色。单位也忙,为了给他们腾地方,我临时在书房搭了一张床。我想着等小安满月过后,我再回主卧。不料,这样就住了一年多,有时候单位加班,我就直接在单位住了。

那段时间我就是负责跑跑腿,有时候在家里待的时间长了,他们还嫌弃我碍事,好像我做什么都不对了。

心寂寞,我差点做出背叛婚姻的事

丈母娘是个强势的女人,什么事情都要做主,她在他们家就做主惯了。

小安生孩子半年多的时候,我也感觉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曾经暗示小安,晚上我们两个照顾孩子,让老人回去休息。可是,丈母娘和小安对我很不放心,我只好继续住书房。

无聊的夜里,我睡不着就看微信朋友圈。发现朋友圈里有个女子,特别会做饭,时不时晒她的美食。我经常给她点赞,就联系上了。她还请我去她家吃过饭,饭做得精致又好吃。

一来二去的,她总找我帮忙。后来,我知道她离婚带着个女孩,女孩都上小学了。

她经常有事情找我帮忙,为了感谢我,经常做些吃的送过来。她手很巧,包包子很好吃,还会做点心、煲汤。时间长了,我心里感觉她亲亲的,也喜欢把心事告诉她,她总是轻言轻语地和我沟通,让人感觉很舒服。慢慢地,我每天总想见到她,都不想回家了。一天,她又送来了吃的,还带来一瓶红酒,说是她过生日,让我陪她一起过。

我们两个人都喝了酒,当时一时动情,差点犯错。好在因为小安的来电,把我拉回到现实,我慌忙找借口家里有事,落荒而逃。那事过后,我也曾经检讨过自己,反思了我的婚姻。我感觉在小安生小孩期间,因为大人的过度参与,我好像成了个局外人。

后来,我丈母娘下楼买菜,把脚崴了,接到小安的电话我赶往医院。拍了片子,医生说问题比较严重,脚踝处一个小骨头骨折了,马上打了石膏。

丈母娘崴脚后,没法再照顾小安,小安又不希望我妈照顾,于是,我搬回了主卧。

心回归,找回了做父亲的责任感

这次疫情在家里待的时间长,父母又不方便过来。家里终于剩下我和小安、儿子三个人。

儿子一岁多,刚学会站立和迈步,一时都离不开人。小安做饭、我照顾儿子,我收拾家、小安照顾儿子,我们分工合作。我才发现,照顾孩子比上班还累。

晚上,我们三个终于睡在了一张床上。第一夜,我和小安就起来了四次,给孩子喂了两次奶,又给孩子换了两次尿布。睡觉被打断,半天睡不着,看着小安怀里搂着孩子,睡得也不踏实,我心里生起内疚。孩子都一岁半了,我难以想象从怀上孩子,到生下孩子,这两年多小安是怎么过来的。小安比我小两岁,以前我太不理解她的辛苦了,心中有些自责。

这段时间,白天我主动做家务,小安做饭的时候,我就陪孩子玩,一下都不敢让他离开我的视线。

一岁多的孩子好动,又走不稳,随时都需要大人呵护。看着他慢慢走稳冲着我笑得灿烂小脸,听着他嫩声嫩气叫爸爸的瞬间,我心里暖暖的,第一次找到了做爸爸的幸福,心中也莫名地多了份责任感。

看着厨房里忙碌的小安,我想这大概就是人常说的居家过日子吧。

其间,女网友也在微信上找过我,让我给她买口罩,第一次拒绝了她的要求,我家也只买了一包口罩,没有多余的。小安每次外出回来,都是把口罩用热吹风机吹吹再继续用,而让我用新的。我不能再做伤害妻子的事情,我暗下决心。我没有答应帮女网友买口罩,她好几天没有理我。我静下心来回想了我们之间的关系,她和我联系多是让我为她办事,好像我们之间的情分也没有我原来想得那么深。我在心里告诫自己,适可而止。

心回来了,也踏实了,我知道了自己的责任。武汉的疫情让我感觉生命的脆弱,能成为一家人都是前世的缘分。我决定,踏实地工作和生活、保护好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才是一个男人应有的担当。

记者手记:

不要做自己婚姻的旁观者

□孙芸苓

听了欧阳的讲述,记者感觉,因为大人对他们婚姻过度的参与,使他成了自己婚姻的旁观者。一个旁观者,很难投入感情到这段婚姻中,心是游离的,所以才经历了那一段心猿意马的婚外情。

欧阳给记者讲述了他的心路历程,这一段和妻儿单独相处的时间,让他想了很多,能组成一个家庭是难得的缘分,应该彼此珍惜。作为父亲应该尽快进入角色,而不是做一个无聊的旁观者,那样太没有成就感。

从自己婚姻的旁观者,到生活的参与者,欧阳这个大男孩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记者为他高兴。

人这一生,我们都想遇到这样一个人,在这个人面前,你可以完整呈现自己,彼此心念相通,得到对方的关爱、支持、力量、温暖和保护;不管成功失败,相伴一生,不离不弃。

每个人都渴望甜蜜而持久的亲密关系,可很多人却不知道该如何拥有这样的关系,无知无觉地做着破坏婚姻的事。

欧阳和妻子小安匆忙结婚,本身感情基础就不好,结婚后感情还没有磨合好,就有了孩子。于是,大人的过度参与,让欧阳没有很快进入婚姻中,更没有找到当父亲的感觉。

心灵空虚使得外面的情感趁虚而入,好在欧阳反省及时,保住了自己的家庭。

欧阳是被宠大的孩子,他不缺父母之爱,但他却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

婚姻中遇到问题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处理,而采取了躲避的态度。

其中,与有父母过度干涉有关,更与欧阳自己的性格有关。他没有把自己的情绪让家人知道,没有及时和妻子沟通,从而成了自己婚姻生活的旁观者。

想永远做个被宠爱的孩子:你得包容我、理解我、呵护我,总把自己的感觉放在第一位,而忽视了对方的感觉。

这样“不会爱”的事做多了,矛盾就会出现,而在解决矛盾时,又出现了新的矛盾。夫妻之间的相处成了恶性循环,要么不说话,要么一说话就伤人,矛盾不解决就冷战。不会也不愿意表达自己的需求和渴望,希望对方能猜到,猜不到就不高兴。一旦被对方批评、埋怨,就会伤心不已,觉得他不爱自己。很多人进入矛盾期就以为是没有爱了,其实,矛盾意味着关系是要升级了,解决了矛盾你会拥有一片艳阳天。

参与到自己的婚姻中,学会换位思考,珍惜彼此,才是维持婚姻和谐的宝典。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