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迎着火,走向你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蒋 殊时间:2019-12-03

我们同省,却第一次走向你。

当人疙瘩岭村成为西侯度,就潜伏了火的闪耀。展馆内一块烧骨前,长久伫立,似有幽香扑鼻而来。当初是谁的手,铸出火热的永恒?

180万年前,人类第一把圣火,从你的怀抱熊熊燃起。会像太阳一样惊人闪亮吗?当初那火一样的惊讶的惊喜的惊诧的目光,已随第一把火长眠,只将这伟大的发现永留你的土地。

就是那第一把火的缘故吧,滋养出明朗热情的你。

顺着第一把火的足迹,一路往下。

一处残墟。

如果不是有二三十级台阶,如果不是一个写有“6053”的石碑,如果不是当地人带路指点,没人知道这普通的山野地存着180万年前的记忆。

依然是这样的天地,风轻,云淡,人稀,却肃然起敬。脚下,立时沉重起来。三位孩童在此泥土间寻寻觅觅。

一个土堆,为何来此?一个女孩指男孩:跟他来的,说这里有好玩的石头。

来这里的人,都在低头,寻觅一块180万年前的石头。也不时会听到欢呼:这一块,有原始人手迹哦!

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有无穷无尽的石头。你宽阔豪迈啊,让每一个来此的人都以这样的方式欣喜地把芮城带走。

花椒。其实寻这遗址途中,我就被一树一树的花椒吸引。正当季,红艳艳绽放在路边。我最早对花椒的记忆是姥姥家。她的院子里一棵花椒树不大不小。从未记得花开,只记得年年秋来一树红,却偶尔站在下面看一眼便离开,嫌它有异味,又不是桃果,转身游窜在远些的枣树上,桃树下。

花椒树下,只有母亲和舅母的身影,她们一人一把剪刀,一串串耐心剪那一颗颗红。

之后,母亲步行16里路,把那一篓红拎回家,那味道若隐若现在山野的空气中。我的嗅觉,都被兜里的枣儿桃儿填充。

年幼,不知饭菜中花椒的功用。

第一次喜欢上花椒,是在平顺。一户农家院内,称得二斤新剪的大红袍。满以为,回程车中的味道会很不好闻。没想到,一关车门便被那奇异的香吸引。那一天我才知道,花椒的味道竟如此迷人,以至于归家后一段时间,上街便忍不住想寻那种红。

然而城市没有椒香,更缺乏那样鲜嫩嫩的红。

之后,炒菜中的椒味便极不过瘾,最喜在一家家火锅店中,一颗颗咀嚼那麻酥酥的诱人。

一次保养车,服务生举过一瓶一瓶车载香水问我喜欢哪一款,我问他可有花椒味?

他摇头,扭身。

《诗经·唐风》有“椒聊之实,藩衍盈升”,说花椒是子孙繁衍的象征。班固《西都赋》中,“后宫则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说的是皇帝的妻妾用花椒泥涂墙壁,谓之椒房。

那些年的宫中,多少女人“龙帏赐寝,椒房得宠”?而那些皇子们,也在椒香滋养中成长,像花椒树一样代代旺盛。

谁记得,当年大禹在此治水,身后有一位花椒姑娘?

那时候,一位老郎中带着孙女花椒,跟着大禹的队伍,为治水民工和当地百姓治病。传说她用一种开白花,结小红籽,味麻性烈的植物治好人们的眼病。此后,这无名小红籽不仅成为良药,还成为饭菜里的绝好调料。那一树一树神秘的小红籽,也从荒野入了农家院落,并赐名“花椒”。

西侯度遗址边那一树一树的花椒,竟随大禹而来,而那个集精美绝伦的黄河文化、古典古迹的大禹文化、底蕴深厚的佛教文化、现代技术的水利文化于一身的大禹渡,一定漫满花椒香。

那天,同行的杨洋说花椒治晕车。她递一串在我手中,于是一路,椒香满车。

一个千年古渡,一株四千年古树,铭刻着大禹传奇。水流淌,传奇延续。多年以后,大禹的后人继续战天斗地,引水上塬,创造了国内农业灌溉中的首屈一指,那自天上来的黄河水,怒吼到这里,雷霆万钧的力量瞬间化为英雄的豪迈,夹带了柔情的蜿蜒。

硕大的鲤鱼,欢快跳跃在“不尽黄河滚滚来”的雄伟气势里。

致敬,大禹。

大禹渡,这个当年治水大军乘舟出发之地,而今铺满绿。

你的这方土地啊,绿得碧眼。

那天在一个会议室,83岁的高文毓指着窗外虎庙山上一片绿说:看得见的每一棵树,都是我种的。

好有气势!好有温度!这便是你的子民!

荒山变绿,荒山变白。

是一座雪山吗?远远地,白闪闪的光芒万丈,走近,才知是满山的光伏板。绵延40公里的光伏板,可能想到那种壮观?

中条山南侧,60度荒坡披了高科技盛装,古老的山体发出新生的力量,成为山西省乃至全国最大的集中式光伏电站,不仅将荒山变为“致富山”,还成为一道独特而神奇的风景线。

那带有神秘色彩的光伏板,齐刷刷牵起手,仰面向天。

它们,邀请到太阳了呀!那一束一束光下来,转换成一度一度的电。

点亮芮城,点亮星辰。

你这火的发源地,果然有气势,有力量啊!被邀请而来的太阳,光芒万丈,点亮了你的山,你的河,你的疆域,你的厚土。

一座座光伏板大棚中,一丛一丛的油牡丹微微颔首。

你这城啊,竟能让水与火热烈交融。

来之前,我知道你有苹果,有红枣,但不知道还有柿子,花椒;我知道你是人类文明第一把火发祥地,但不知道还能邀请来与众不同的太阳;我知道你有大禹治水的故事,但不知道大禹后人继续战天斗地,完成了神奇的扬水工程;我知道你处于黄河金三角,水草繁茂,但不知道也有荒山,更有如右玉人一样执着的布绿者。

秋天了,头顶的太阳依旧那么好,照进永乐宫。60年前,依然是为治理黄河水患而要修筑三门峡水库,黄河沿岸一场大移民拉开帷幕,包括处于蓄水区内、有着700年历史的永乐宫。

一群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年轻人,挑起这座宫殿的搬迁大任,之后打破各种纪录,开启多种创新,用八年时间,创下了我国文物迁移史上的壮举。

也因此,今天走过古魏国遗址上的这个大纯阳万寿宫,感慨万分。留在心里的,不仅是由马君祥、朱好古们留下的气势恢宏的绝美艺术,更有当代年轻文博工作者们的智慧与艰辛。

从西侯度开始,到古魏国遗址结束。我惊喜不已,为这第一次走向你的神奇轨迹。

(作者系太原市作协副主席、《映像》杂志执行主编)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