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曹张农灌变迁史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08-16

我的家乡夏县水头镇曹张村坐落于南临峨嵋岭、北依鸣条岗、东西走向的一个自然狭长地带。

在我的记忆中,新中国成立前,家乡农作物的生长收成全靠大自然,俗话叫“靠天吃饭”。

在当时,极为少有的农户打下土浅井,用轱辘摇、柳罐(柳枝、荆条编制的罐)提水的粗笨方式,保护着自家星星点点的蔬菜地。

再后来,有较富裕的少数家庭打下砖井(砖砌井壁),安装的是木制水车,以牲口为动力,拉动大拨轮带动小齿轮,传动着链式木斗往上提水,能浇作物面积可想而知。况且木斗连接处不牢靠,整条链接中百余个木斗如果全部掉落井内,打捞起来也十分困难。

新中国成立后,农村由互助组转为农业生产合作社,再到高级社,直至人民公社。浇水工具也在不断改变,最早是铁筒链条式的解放牌畜力水车,后又改为由柴油机带动的双筒链条水车,后来逐渐用上了皮龙离心水泵、机井泵。

改革开放以后,农村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由于地下水位的下降,随着浅水井的淘汰,各地政府大兴水利事业,开始打约80米~100米深度的中层深井,安装钢管深井水泵,伸入井中70米~80米,每小时出水量为40立方米~50立方米。

但在当时一段时期,由于电量缺乏,我们家乡时不时地停电,使农作物浇水又遇到了难题。村民因此自创了一种浇水方式,就是在每眼井旁,挖上一个大坑,并用石子水泥砌边,在有电时蓄满水,待旱时便派上了大用场。

进入21世纪,由于地下水位下降,大部分中层井断续抽水。为了确保粮食生产安全,各地采用不同的浇水方式,有引黄灌浇的,有引黄渗水的(沿河蓄水、强压地下水位上升,使中层井恢复使用)。

2011年后,地下水位急剧下降,中层井水源不足、出水断流,有的井基本无水停止使用。党和政府十分关怀农民疾苦,不断加大民生方面和农业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2016年,由县政府投资、县水利主管部门具体承办,给我们村连续打了9眼深井(井深均为300余米),并且集电力设施、水井用材、水泵、铺设地埋管为一体,将水送往各家各户的田间地头。

第一眼深井打好以后,各种设施安装刚就绪,村民就焦急地等待试水。当喷泉一样的井水从深井里喷出时,鞭炮声、欢呼声、流水声交织在一起,村民无不拍手称赞,比过节还热闹。

2018年,老天爷竟和我们开了一次大玩笑,从冬小麦播种一直到来年收获期,整整8个月滴雨未下。村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自冬浇开始到小麦成熟,昼夜不停、连续作战,用这9眼水井轮番浇水三四遍,最终夺取了亩产500余公斤的好收成。面对丰收的硕果,大家笑在脸上,喜在心里,直夸党的好政策,给农民带来的实惠,自编对联“幸福生活牢记共产党,饮水思源不忘打井人”,发自内心感谢共产党。

师根泉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