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亲亲瓦松花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武 鸣时间:2019-07-16

瓦松,又名瓦楞草。在我们家乡方言中则称其为“毛抓抓”,意思是说它的样子像小女孩头上梳的小辫子。

瓦松过去在我们家乡,是极为常见的,童年时代我经常与它打交道。小时候每到中秋,我几乎天天都要上到房顶几次。这可不是淘气贪玩,而是帮大人干活,说起来现在的孩子既没干过也没有见过。改革开放前的农村生活艰苦,每当秋天柿子成熟的时候,为了增加一点经济收入,家里总要购买几百斤柿子,把它镟成柿饼,等冬天柿饼出了霜就可以出售了。镟柿饼是大人们干的活,晒柿饼时我们这些小孩子就可以上到房顶上,把柿饼一个个摆在屋瓦的凹陷处。晒柿饼前往往先要清理房顶上的杂物,主要就是瓦松——毛抓抓,拔下来扔到房下,从来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

今年夏天,我的痔疮复发,朋友告诉我一个单方:用毛抓抓(瓦松)熬水放点白糖喝了,只喝一次,不能多喝,可以治疗这种病。而且说他那个时候痔疮出血,喝过一次瓦松熬的水,很多年了就再也没有犯过病。在城里的楼房上是找不到瓦松的,农村新盖的房子也没有她的身影。我把电话打回家,很快家里给我捎来了一大包瓦松。我洗了几棵放在沙锅里熬呀熬,一股甜丝丝的味道直扑鼻孔。打开锅盖,发现瓦松熬成的水是浅红色的,心想这瓦松水应该是很好喝的了。从砂锅里滗出一碗熬好的瓦松水,放了两调羹白糖,兴冲冲地喝了下去。哇——好酸啊!简直可以与老陈醋相媲美了。

耐心等待几天之后,发现难言之隐没有减轻,有心再熬水喝吧,朋友告诉我瓦松水只能喝一次,至于为什么他也说不清。因为从小没有听说过这玩意能食用,所以眼看着厨房地上的一堆瓦松躺在那里不敢再当药用。就在我准备丢弃的时候,突然灵机一动,何不把它栽种到花盆里,望着它也能化解我淡淡的乡愁哩!

瓦松栽种之后,我把它放到阳台像对待家养的花草一样经常浇水。过了一段时间,瓦松渐渐开出了雪白的小花,有多小呢?大约枣花儿差不多吧。花分五瓣,花朵中间有十根花蕊,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瓦松花原来是那么洁白美丽,许多花朵围着一根主茎竞相开放,几天工夫一棵瓦松就变成了一朵大白花。虽然打小我对瓦松并不陌生,可是我绝不知道它会开花,而且能开得如此美丽动人。更为称奇的是它含苞欲放之际,花蕾中先绽放出星星点点的红色来,你还以为开出来的是红花呢,其实不然,那红色不过是花蕊顶上的颜色,等花朵怒放的时候就全白了。

望着瓦松花我常常在想,自然界真是造化神奇,房屋顶上,瓦楞之间贫瘠的土地里,如果也能称得上是土地的话,能有多少养分呢?天气干旱的季节,瓦松甚至是干枯的状态。一棵瓦松居然能够经受住春夏秋冬的风刀霜剑,挺立在高高的房顶之上,笑看着屋檐下的芸芸众生。

尤其让我敬佩的是她默默无闻的那份淡定。不与群芳争春,不与众草争地,只为特立独行,在自然界活出自己的率真个性。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