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情感讲述>

走过阴霾学会让自己幸福

来源:黄河晨报发布者:时间:2016-08-12

􀴁记者 孙云苓

本期讲述者:玉珏(化名),女,36岁,自由职业

玉珏是通过微信扫描加的我,她说是晨报忠实的读者,看到情感讲述版右下角的记者微信就加了。玉珏说,12岁那年她的父母离婚,给她的心理造成了阴影,因此耽误学习早早参加了工作。后来,有过一段不幸福的婚姻,如今依然是一个人。最近,遇到一个比她小三岁的大男孩,她感觉彼此是相爱的,却不敢再次盲目走进婚姻。和玉珏的聊天中,感觉这个被婚姻伤害过的女人,其实内心依然住着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玉珏说,她喜欢那个男孩阳光般的笑脸,感觉他会给她幸福,但心里却胆怯了。记者最近一直很喜欢网络上流行的一句话:“所有偶然的相遇,都是故友重逢。”希望那个男孩阳光般的笑脸,能驱赶她内心的阴霾,给她幸福。童年父母离异让我失去了安全感

我父母在我12岁的时候离婚,是我妈出了状况。因为我爸的工作比较特殊,常年在外,和我妈分居两地多年。我的童年很少的幸福时光是我妈带着我去看我爸,我爸带我到天安门照相。那时父母聚少离多,等我大一点,很少见到爸爸,即便是我爸回来,也失去了往日的和谐,他们经常吵架。有一次我爸竟然当着我的面打了我妈,看到我妈脸上红肿的手掌印,我很害怕,可他们只顾争吵很少顾及我。我妈是那种典型的美人,哭起来都很美的样子,我爸气急的时候说,知道结果是这样的,宁可找个丑媳妇……到我12岁的时候,他们离了婚。咱们这里都兴给孩子过12岁,算是个成人礼,可是,我的12岁成了噩梦的开始。
父母离婚后,我爸在外地,我妈很快嫁了人,就是那个和她相好的叔叔。那人喜欢我妈多年,一直等着她,直到我妈离婚,真是个痴情的种子。当年我恨死了那人和我妈,感觉是他们的自私毁了我的家,如今长大了,感觉我妈他们也不容易。是时间和距离打败了我父母之间的感情,使得小小的我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和亲人的关爱。
我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父母经常会给我钱,所以我从小就不缺钱花,但我感觉我心里那个骄傲自信的小公主在他们离婚后离我远去了,留下一个自卑封闭的丑小鸭。
我第一次对一个男孩感兴趣,是上初二的时候,他是我们班的一个小男生,他喜欢我,经常给我写字条,但他很羞涩很怯懦。说实话我根本看不上他,但他的小纸条让我感觉到少有的温暖,我就喜欢他看我时亮亮的眼神和那种羞涩怯懦的表情。本来只是少男少女之间朦胧的感觉,却被一个经常嫉妒我的女同学给老师打了小报告。而老师,竟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点名批评我们不该早恋。
我当时感觉自己好像被人当众扒了衣服一样,更让我无地自容的是,那个小男生的母亲竟然找到班里骂我勾引她的儿子,还说,我妈是狐狸精,我是小狐狸精……那话多难听啊,什么是勾引啊,就是那个傻男孩给我写过几张纸条,上面写的什么友情之类的话。我求助地看向那个小男生,希望他能替我辩解几句,可他竟然怯懦地不敢抬头看我。
本来我在班里是好学生,因为这件事搞得没有心情学习,委屈和羞辱在我心里凝结成了一个疙瘩,这个疙瘩像个毒瘤寄生在我的青春期。那时,我妈无暇管我,她已经和那个男人有了孩子,忙得不亦乐乎,心里哪里还有我的位置。我心情抑郁,差点自杀,无奈,我爸把我接到他工作的城市上学,才摆脱了那种让人窒息的尴尬。
刚开始还好,住在我爸那里,可是不久他就和一个女人开始谈恋爱,我感觉自己又成了多余的人。
于是我要求住校,那时我已经没有心思学习了,感觉我是被父母抛弃的孤儿,我恨他们。他们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把我放弃了,我心里经常有种说不出的孤独和伤感,以前那个自信满满的我,变得敏感脆弱,学习更是一落千丈,最终以名落孙山告别了我的十年寒窗。很快,我爸就把我安排到了那个城市的一家企业。

盲目进入围城却难觅真爱

我第一次婚姻,是在家人的极力反对下开始的,那时我正是青春叛逆期,好像什么事情都要跟父母对着干。我长得漂亮,可内心却是自卑的,父母的离异,再加上那个学生家长的谩骂,让我心里的阴影越来越大。我感觉不到自己的美好,别人夸我漂亮,我都认为他们在说我坏话。我内心一直都很怨恨父母,好像只有我这里出了意外的状况,他们才能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这里,于是,他们越不让我做什么,我就故意做给他们看。
我在那家加工厂上班,带我的师傅是一个比我大五六岁的木讷男人。他技术好,大家都说他是个好人,他对我很有耐心,能给我兄长和父亲的双重感觉。我感觉他非常喜欢我,经常给我带好吃的,还送我他亲手做的礼物。我知道他并不是我爱的人,但我却不拒绝和他约会。反正,我也没有把自己看得多高,那些追求我的小男生,总让我想起当年那个同学,我不想理睬他们。我爸知道我和一个大我6岁的男人谈恋爱,坚决不同意,他和我妈双双赶来劝我。看到他们生气,我反而更逆反,我告诉他们我的事情不要他们管,我跟定师傅了……
他比我老练,很快我们就同居了,不小心我怀了孕。师傅倒是个负责任的男人,很快跟我领了证。
师傅家是农村的,家里条件很一般,简单地举行了婚礼,我竟然就成了个怀孕妇女。那时,我心情很不好,结婚后我发现,和一个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就是一种折磨。我从小娇生惯养没有缺过钱,而师傅是个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人,因为这个我们经常起冲突。我的身子能看出来的时候,心里很烦,那时的我根本没有做好当母亲的准备。感觉自己丑死了,就到商场买了许多宽大的漂亮衣服,师傅看我一下子花那么多钱,就在家里唠叨,说我不会过日子,怀孕期间凑合穿穿,等生了再买也不迟。见他又说我,我的牛脾气来了,跟他争吵,歇斯底里,气急的师傅失去了理智,推了我一把,不巧就这一推,我摔倒在地就流产了。
女人流产是件很悲催的事情,可是,师傅虽然很歉意,但并没有我想象的在家关心照顾我。他给我做好饭,照样和他的那群朋友去打麻将、下象棋、喝酒,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有一次他很晚才回来,喝得醉醺醺的。不知道咋了,那一瞬间,我就厌恶了他。我想着,这样一个口口声声说爱我的男人,竟然是这样一个粗人,没有体贴和温柔,人病的时候需要呵护,神经也会变得敏感。我感觉,自己在婚姻上的任性害了自己,他好像和我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就相差那么几岁,却几乎没有一点共同语言。而他感觉我不贤惠,经常用他母亲的贤惠来教育我,说做人家老婆就要本分,任务就是伺候好自己的男人,为男人家延续香火……
我知道他是个好人,但我不想和这个好人在僵死的婚姻中挣扎了。我提出离婚,他不同意,我就净身出户,离婚后我很快离开了那个工厂。

离婚后,我一人过了三年多,寂寞孤独吞噬着我的灵魂,我经常和几个男女朋友一起喝酒,我想让酒精麻痹我的心。可是,每次喝多心里更寂寞,酒醒的时候更是万念俱灰。
人倒霉的时候就容易出事,一次我喝了酒骑电动车回家,和一辆三轮车碰到了一起。等我醒来,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绑着石膏,腿上、脸上多处淤青。
我爸妈第一时间来到医院看我,我妈看着我狼狈的样子直落泪。为了照顾我,我妈把我带回了老家,这是我妈结婚后我第一次住在她这里,那个叔叔对我很客气,专门为我煲骨头汤喝。是那个小弟弟让我心情慢慢好起来的,当年我转学时,他还在襁褓中。如今,他已经是个中学生了,看着和我有些神似的弟弟,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但让我欣慰的是,弟弟是个阳光少年,他善良优秀自信满满,总是亲亲的叫我姐姐,让我心里的坚冰慢慢融化。只要他在家,家里的气氛就很活泼温馨。看来,妈妈这些年生活得很幸福,我慢慢地学会接受他们的关爱,不再封闭自己的心。
多年后,经历过婚姻的挫折,我似乎更能理解当年我妈的选择。
那天,继父出去买菜,我第一次和妈妈坐下来谈心,谈起当年我妈落泪了。她说,开始和我爸还是相爱的,可是两地分居久了,大家失去了信任,尤其是我爸脾气不好,是个多疑之人,时间久了她累了。
选择和如今的丈夫结婚是她深思熟虑的结果,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当年是随了自己的心走的。她唯一愧疚的是因为她的选择耽误了我的前程,让我从小失去太多。我的婚姻不顺利在她的意料之内。我妈说,人必须知道自己内心的选择,学会放下恩怨才能找到幸福。她说,这些年她过得很幸福,嫁给如今的男人她不后悔,这个男人爱她,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我妈劝我,找爱人一定要找那个真心相爱的人,一切空的许诺都不可信,只有那个愿意给你婚姻、疼爱你并与你相守的人才是良缘。和我妈那次长谈之后,我心里的一些疙瘩解开了。让自己幸福是一种能力,不能用任性来毁了自己的未来。
遇到小克是在医院里,我的手臂骨折,接骨恢复后需要取出里面的钢卡子。在我妈的安排下,我住进了市里一家医院的骨科。病房里两张床,我进去的时候看到靠窗的床上躺着一个高大壮实的小伙子。他是腿部打着石膏,用一根带子吊着腿,在那里玩手机。我们对视了一眼,他冲我一笑,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齿。 我的麻药刚散了,疼得直冒汗,根本顾不上和他说话。因为有外人,我强忍着从手臂处传来的疼痛,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妈出去给我办手续,继父回家做饭去了。房间里就剩下我和那个腿有伤的大男孩。还是他先打破了安静,他说:“转移一下注意力就不太疼了,我给你放段音乐吧。”话音刚落,一缕舒缓优美的旋律从手机传出,他说这个曲子叫《云水禅心》,有疗愈作用。听着那首曲子,我的心安静了许多,手臂似乎也不像刚才那般疼了,我苦笑着向那男孩点头,算是感谢了。他一笑,雪白的牙齿很醒目,给人一种阳光的感觉。
后来,我们聊了起来,知道他是骑行的时候,不小心掉到了沟里,小腿骨折……
我们就这样在一个病房里相互关照,他比我小三岁,可我对他却有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一笑我竟然会怦然心动,我感觉他也喜欢我。晚上我们聊天,白天在病房里输液相互照顾,仅仅一个星期,我们好像认识很久的样子。他说,很小母亲就病逝了,父亲很快又结了婚并有了弟弟,他心里总感觉失去了关爱,很孤独。我特别理解他的感受,我们都是孤单的孩子。他告诉我,见到我的第一眼就有感觉,好像等我很久了,他想照顾我一辈子……我告诉他我是离过婚的女人,他说,这和他爱我没有关系。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感觉我心里某些晦暗的东西被他的笑容照亮了,我心里那个自信的小公主又回来了。
想起我妈跟我说过的话,要跟着自己的心走,努力让自己幸福,我的心就豁然开朗。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