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情感讲述>

一天一盒白塔 换来十年虐恋

来源:黄河晨报发布者:时间:2016-07-29

一天一盒白塔 换来十年虐恋

􀴁记者 商英

刚子是我闺蜜的学长,高高瘦瘦的,长得有点像我们80后都熟悉的明星刘德华。或许是相由心生吧,他的为人处世在朋友圈中也是公认的仗义、热情,家乡在甘肃的他真是对得起“西北狼”这一称号。
当然,多才多艺的刚子还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会弹吉他、弹钢琴,会唱歌,还会画画。尤其是在开学庆典上自弹自唱一首华仔的《忘情水》,让他成了学校好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因为同在北京上学,没事总去找闺蜜玩,也就认识了闺蜜身边的一帮朋友。这些人中,除了刚子,让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妮妮(化名)。妮妮个子不高、黑黑瘦瘦,有一双倔强的眼睛和一头海藻般浓密的及腰长发。但与之外形及不相称的是,她常常满嘴脏话、烟不离手。
之后各忙各的,毕业、工作,天南海北,彼此再无交集。近期和闺蜜聊起,才知道刚子和妮妮结婚生子,却又劳燕分飞。
通过微信,刚子聊起了他这些年的经历,从他发来的一些照片中,隐约能看到这个西北汉子面对现实生活时的无奈与颓废。
他的故事,不禁让人感叹,时间渐渐带走了年少轻狂,也慢慢沉淀了冷暖自知。

当年各有所属 她是那簇有毒的夜来香


认识妮妮时,她已经和超儿(化名)是一对儿啦,大一军训时俩人就好了。超儿是本地人,家里有车有房,人也长得不错,就觉得自己特牛。我们这帮外地来的很自然地就抱成一团,不过都是一个班的,大学生活又很自由,一帮男生没事经常在一起吃吃喝喝、打打游戏,没什么深交,也没什么大的矛盾。
后来,我们七八个人经常一起玩,其中就有妮妮和超儿。超儿是那种玩心大的人,经常背着妮妮找别的女人,而妮妮也总会找我们这帮朋友哭诉。朋友们都劝她放手,可妮妮当时就像着了魔一样迷恋着那个心里还没长大的男人,甚至为了那个混蛋,流产过三次。
当时,我在甘肃老家有对象,她叫静(化名),是我高中时期的班花。钟爱白裙的她总是带着甜甜的笑,两个酒窝迷了我多年。当时追她的人很多,可她却偏偏跟了我。我从小父母离异,母亲一人把我带大,关于感情我很专一,也更珍惜。认定了的人,就绝不会轻易放手,当时觉得静一定会成为我的妻子。
可现实远比理想骨感,因为两地分隔、聚少离多,再加上我上了北京的大学,而静则在她家人的安排下很快在家乡开始工作,经历不同导致感情总是飘着,很是闹心。俩人一出现矛盾,不管谁对谁错我总是先开口道歉的那个,可作为男人,我也有我的苦,可是再苦也不能委屈我的女人,所以也就只能和这帮兄弟们经常在一起喝喝酒、聊聊天,以排解心中的不快。
妮妮的性格总是大大咧咧的,喜欢抽烟喝酒,喜欢和男生打打闹闹,少了其他女生的那股子娇气,所以喝酒啥的也总喜欢带着她。酒桌旁,坐在一帮男人中的妮妮有时咋咋呼呼惹人烦,有时旁若无人地独自喝酒抽烟。和她没有过多的话,她叫我哥,我就当她是兄弟般。
男人喜欢把女人比喻成花,静就像是花瓶中滴着水珠的香水百合,纯洁、高雅。而妮妮或许就是那簇夜间独自芬芳的夜来香,白天平淡无奇,到了夜间便散发出有毒的香气,香到让人不敢接近。对于小城市出来的我来说,我很清楚我需要什么样的女人,妮妮只适合做朋友。


回忆是一本无价的书 一种买不到的幸福


有次,学校组织勤工俭学,妮妮和超儿一起去了离学校有十几站远的一个单位打工,自此便很少见面了。
生活照旧,只是我和静四五年的感情最终还是输给了距离,听到她在电话里平静地提出分手,我的眼泪连同我长时间卑微的坚持,一并流进了心里。不愿放手,可也无谓再做挽留,早知道她的婚讯,也做好了准备,只等她亲口宣判这段摇摇欲坠的感情。这天终于还是来了,我却舍不得松开抓了这么多年的手……
酒,喝到断片才能入睡;烟,抽到麻木才能冷静;泪,流到干涸心才能不痛。每天就像一摊烂泥,不知道自己在哪,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直到有一天,半夜接到电话,说妮妮宫外孕大出血,一个人在单位宿舍,联系不到超儿。我和几个同学一起连夜把浑身是血的妮妮送进医院,凌晨做完手术后,见有人照顾她,我便晕晕乎乎回到学校。
谁知刚进校门,就碰到了带着个女生、兴高采烈的超儿,我的火气一下子窜了上来,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我还没解气,准备打第二拳时被同学拦住了。我吼道:“你个混账东西,妮妮怀了你的孩子,大出血做手术找不到你,你还有心思在这泡妞,是个男人,就赶紧滚回去。”
许是因为理亏,超儿没还手,带着那个女生走了。
过了有一个多月吧,那天刚好从妮妮和超儿单位路过,就决定顺便去宿舍看看他们。因为那件事,还不知道怎么开口,于是在路边商店买了包他俩爱抽的白塔烟带着。到了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的。透过门缝,我惊讶地发现,妮妮独自一人蹲在空荡荡的房间里抽着烟,我差点没认出来她。本来就瘦的她越发瘦削,披头散发、眼窝深陷、精神恍惚。见到是我,她突然抱着我大哭起来,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能抱着她,一动不动地听她语无伦次。
突然很心疼眼前这个小小的姑娘,为了爱,她拼尽了全力,甚至爱得沉沦。她说超儿搬走了,她找不到他……
第二天又去看她,同样带着一盒白塔烟,推门进去,只见她的手腕鲜血直流,她坐在血泊中,颤抖地抽着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白塔。我疯了一样抱着她就往医院跑,傻傻的她无力地躺在我的怀里,却求我帮她找到那个混蛋。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我怕她想不开,于是每天都去看她,每次去都带着一盒白塔。我们话也不多,坐着抽完盒里的最后一支烟我就离开。每天的心都发生着微妙变化,我似乎越来越离不开这簇带毒的花。
直到第四十九天,我推开那扇熟悉的门,她化了妆,穿了条白裙子,我突然有些恍惚,分不清是百合还是夜来香的香气。我走过去抱住她,臂膀里的这个姑娘好单薄,感觉一用力,她就会折掉。我俩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我决定,用我的一生呵护这个柔弱的女子。
我将静,放进了记忆里,也许有些美好,只能用来回忆。生活还是要继续。


花开终是落 花落终成空


选择和妮妮在一起,引起了轩然大波,身边朋友没一个祝福的,说啥的都有。有的说妮妮是破鞋,根本配不上我;有的说我疯了,找了个这样的女人;还有的都懒得跟我说,直接就不理我了。
没等毕业,我干脆就带着妮妮回了甘肃老家。母亲知道这一切,只是哭……
妮妮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从省城太原嫁到了偏远的甘肃,没有彩礼、没有嫁妆、没有新房,更不用奢想家人和朋友的祝福。我们草草吃了顿饭,把结婚证捧回家,就算是情定终身。新婚之夜,我搂着妮妮,告诉自己,这辈子,都要对她好。
没过多久,妮妮就怀孕了,矛盾也是从这时开始的。怀孕中的妮妮不顾肚子里的孩子,依旧抽烟、喝酒、出入娱乐场所,我俩根本无法沟通,一说话就是争吵。
儿子宝(化名)生下后,给家里添了许多欢乐,我和妮妮结婚都没来的宝的外公外婆,也专程来看孩子,算是认了这门亲。按说日子应该会像童话故事里写的那样,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事实证明,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们的生活,从原来的波澜不惊转为惊涛骇浪。
有了孩子,婆媳接触频繁,妮妮抽烟、喝酒、脏话连篇,我可以忍受,可我妈这个传统的女人受不了,家里硝烟弥漫,大小战役不断。我夹在中间,实在是憋屈。好不容易忍过孩子百天,母亲离开后,才稍稍平静些。可是,妮妮每天只知道出去玩,孩子的奶粉等开销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们常常会因为家庭开支争吵。到了孩子半岁,妮妮决定把孩子留在甘肃,我俩回北京打工,虽然不舍得宝,可是为了生活,还是狠心离开。
在北京,我们一起打拼,攒了些钱,也到了孩子入学的年龄,于是把母亲和孩子接到北京,让孩子在北京上幼儿园,母亲接送。婆媳再次见面,又因为一些琐事吵得难解难分,无奈,只得一家人又回到甘肃。妮妮找了个酒水总代的活儿,每天都是醉醺醺地回来。我在一家商场做人事管理工作,每天也是忙得昏天黑地。
孩子母亲带,我俩各自忙各自的,感觉彼此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就像电影《夏洛特烦恼》里那首歌《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中唱的那样:你以为一切都是没选好,得到的和想要的对不上号。你以为时间可以重来,换个人当主角,爱情就会天荒地老……
那天,母亲带着发烧的宝,跑了一天回到家,正忙着做饭,妮妮喝得烂醉在一个中年男人搀扶下跌跌撞撞地回来了,进门就骂骂咧咧把刚睡着的孩子吓得哇哇直哭。母亲也是委屈急了,两人吵了起来,还没等我走到跟前,醉酒的妮妮一把推倒了老人。
见母亲摔倒在地,我憋了这么多年的火一下子被点着了,上去就是一顿打。暴怒中的我,没有轻重,妮妮被我打得快休克了才停手。我余怒未消,带着母亲和孩子去了母亲那。等安顿好一切,一周后再次回到家中,离婚协议已经签好。她满身淤青,一头长发剃得精光,满屋子酒气与烟味,地上一片狼藉,甚至还扔着用过的避孕套……
我脑袋嗡的一下,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看着抱着肚子大笑的妮妮,我放声大哭,一个男人的尊严彻底被撕碎了。十年的感情,就这么败给了金钱……


兜兜转转十来年 自己又回到原点


很快办理了离婚手续,她啥也不要,孩子归我,她只拿走了结婚时我给她买的唯一的一枚银戒指。
离开的人越多,留下的人越重要。
如今,已经离婚一年多了,她的微信朋友圈每天都是纸醉金迷,偶尔她会回来看看孩子,买一些玩具啥的,每次都被母亲扔到门外。
烟对肺不好,咖啡对胃不好,爱情对心脏不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每朵花都需要适合自己的土壤才能生存,我不怪她,毕竟曾经相爱。爱若难以放进手里,何不将它放进心里。
把孩子送进学校,转身撞到一个人,慌忙道歉,抬头却发现一张熟悉又陌生的脸。静,结婚几年不能生育,离婚后一直没再找,如今在这所学校当老师……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