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情感讲述>

握不住的沙消散在风里

来源:黄河晨报发布者:时间:2016-07-15

火车上偶然相遇 那个让我怦然心动的男孩

本期讲述者:刺猬(化名),女,30岁,企业职工

认识刺猬,是在朋友的酒吧里。第一眼就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女子。一米七六的个头、一百六七的体重,外加一口正宗的东北腔,烟雾缭绕中她端着酒杯,浓浓的妆容下隐约透出淡淡的伤。忽的一下,很心疼这个肉肉的姑娘,莫名地想走近她。
那次邂逅让我们成了朋友,再次见面我有点不敢认,她一个月内瘦了三十斤。问她原因,她只笑不答。文章见报前,曾问她想给自己取个什么样的化名。她坚持叫自己刺猬,她说,她是一只想保护自己,不会刺伤别人的刺猬。虽然外表写着“别惹我”,但是内心中,仍是那个等待宝剑出鞘的紫霞。
她的故事,是她通过微信慢慢讲给我的,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透过她断断续续的文字,我似乎能体会到她的颓废与无奈。而她和老三(化名)的十年坎坷,也慢慢浮现在眼前。


我是个比较要强的人,就像刺猬一样,外表看似拒人于千里之外,可内心却是柔软的。老三是我的大学同学,我俩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一年级回家的火车上。当时,我正坐着发呆,迎面走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浓眉大眼,阳光帅气。我像是着了魔一般,立刻被他的高颜值吸引,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感觉空气都静止了,不由得盯着他出神。“哎哎哎,再看眼珠子掉下来了啊!”随着一串笑声,我从恍惚中回过神来,这才注意到帅哥旁边站着我的好朋友文(化名)。文说,那个让我怦然心动的男孩叫老三,是她的亲弟弟,老三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她让我们彼此多照应着。
回家的火车上,我和老三聊得难舍难分,完全把文当成了空气,害得她翻了一路的白眼。我和他彼此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在北京上了半年的学,居然不知道我俩是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年级、同一个专业的老乡兼同学,而且我的好友就是他的姐姐。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
过年期间,我都在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天,通过手机短信,传递我俩的心照不宣。因为他家在村子里,乘车不是很方便,于是在假期快结束时,他托我帮他买了返程的车票,作为回报,他答应我,回学校后请我吃饭。
回京后,一来二去我俩很自然地就开始交往了。看到我突然有了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同宿舍的女生们有的羡慕、有的嫉妒,而我就像个被围观的刺猬,为求自保竖起了尖刺。我向大家宣布是老三追的我,我并不喜欢他。从此事事冲在前面,一副大姐大的样子,但隐约总感觉他有一天会离开。他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小心思,他说他喜欢我这样微胖的女生,肉肉的很可爱。
爱情本来就没什么道理可言,一向在家长眼里乖巧懂事的我也没有想到,会因为他的一句喜欢,就不顾一切和他一起糊里糊涂地度过了四年的恋爱同居生活。就像梁静茹唱的《勇气》:“爱真的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只要你一个眼神肯定,我的爱就有意义……”
幸福总是太短暂,很快毕业季来临,我无奈地听从父母的安排先他一步回到运城,开始在父母安排的单位按部就班地工作,而他坚持在北京打拼。热闹的火车站,充斥着离别的悲伤,虽然没有说明,但大家都知道这次分开意味着什么。随着火车开动,看着他越来越模糊的身影,突然觉得他或许很快就不是我的了。我俩的爱情来是偶然的,走也是必然的。回来没多久就从朋友口中得知他又有了女友,而且已经同居了!我不信,也不问,更不愿放下我的自尊。我想等他亲口告诉我,可他却瞒了我整整三个月。三个月里,我食不甘味,瘦了三十多斤。这时又收到朋友发来的他和另一个女子的合照。
看到照片我知道我不能再逃避了,一向要强的我喝得酩酊大醉,关掉手机,一个人蹲在雨中号啕大哭。
行尸走肉般过了难熬的一天,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晚上躺在床上,眼泪滑过脸庞,满眼都是老三坏笑的脸。曾经甜蜜的一幕幕,像放电影般不断重复在眼前,我觉得我像是被人摘走了心脏,疼得无法呼吸。
一本书上说过,闭上眼睛还能看到的人,就是你最爱的人。是啊,我爱他,爱到愿意承受他所给我的一切!辗转反侧,我用一夜的时间拔掉了身上所有的刺,然后第二天一早拖着血淋淋的身体踏上了进京的列车。我要去把我心爱的男人夺回来,就当这是一场赌博,输了他,我就输掉了全部。


拔掉身上所有的刺 只为寻回那份真爱


来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北京,见到老三的那一刻,我所有的坚强被打破,飞奔过去抱着他,感觉他就是我的全部世界。他告诉我他对不起我,他和一个叫小梅(化名)的姑娘已经同居,而且小梅怀孕了……我愣在那里,高举的手掌打在自己脸上。他被吓坏了,抱着我不肯松开。
随他见到了小梅,出租屋里躺着个瘦瘦的姑娘,不等她开口我先说:“老三是我的,把他还给我,孩子打掉,钱我出。”小梅含泪看着我身后的老三,这个或许给过她承诺的男人此时却低着头一言不发。小梅是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这个男人决定离开她了。我陪她去了医院,之后借遍了我所有的朋友,给了她一笔不小的营养费,然后带着老三回运城见了我的父母。
在我的寻死觅活、威逼利诱下,父母无奈托人给他安排了工作,也资助我们买了房、买了车,办了一场我梦中的婚礼。本以为我们会像童话故事里说的那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现实中的婚姻生活,就像是拿着刀子砍电线,一路火花带闪电。
结婚后公公在一次体检中被查出患了绝症,为了治病方便,我们就开始和公公、婆婆、两个大姑姐,还有大姑姐的两个孩子在我爸妈辛辛苦苦装修好的家里一起生活,还要借钱支付公公昂贵的手术费用。新农合报销以后公公婆婆就把钱给了两个大姑姐,说她们不容易。
这样,外债就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了。因为压力太大,导致内分泌失调,半年不来例假,让我一下子就胖得不可收拾了。并且也是这个原因导致怀不上孩子,两个大姑姐和公公婆婆就轮番数落我,逼我赶紧生娃。我忍气吞声说,先不敢要呢,因为我们给公公做手术已经欠了很多钱啦,手上一分钱都没有怎么生啊,等攒点钱再说吧。我公公就用手指着我的鼻子说:“一个女人连个娃都生不下,要你干啥?少拿钱吓唬我,我有的是钱。”老三就赶紧拉住我不让我反驳,告诉我他是病人,我要忍。
因为老三我什么委屈都能咽下,我觉得他能从北京跟我回来,我就应该承受这一切。我想,我不能给他全世界,但我的世界,全部都可以给他。
不久公公病逝,我的外债又多了一笔。看我整天因为压力大,而大把大把地掉头发,老三决定出去挣钱,这样我们开始了两年的两地分居。慢慢地外债还得差不多啦,我也想着该生个孩子了。可这时我才发觉,我爱的这个男人,似乎变了,开始不接电话、不愿回家,甚至不碰我!


握不住的沙 不如扬了它


女人的直觉告诉我,老三有外遇了。我坚持让他回了运城,问他是不是有女人了,他坚决不承认。可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个家了,每天出去喝酒,喝多了回来就砸东西、砸车,甚至打我……有一次趁他睡着了偷偷翻他手机,才发现他真的出轨了,而且那个女人就是小梅,几年后,他们居然又走到了一起。我觉得真是造物弄人,可悲可笑。这个男人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第二天我带全了所有手续,和他以最快的速度协议离婚,我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就是再也不想看见这个让我作呕的男人!
离婚后我搬回了单位宿舍,一个人静静地舔舐自己的伤,感觉像只没有刺的刺猬,在拼了命地往身上插针。每天下了班就画上浓浓的妆,然后和一帮人出去喝酒、唱歌、疯玩,玩到大家都要回家了,我才回宿舍。因为没有酒精和尼古丁的麻醉,我会心痛,痛得一夜一夜睡不着。
浑浑噩噩了半年之后,我清醒了。我发现像我这个年纪的人,都各自有家、有孩子,大家玩完之后,都各回各家了,而我还是一个人。有个姐们儿跟我说想离婚,我告诉她,不能离,因为一个人真的很难受,如果有一点点可能,我还是会回去找老三。可惜老三和小梅已经在我们离婚后一个月内结了婚,而且他们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了。或许这就是我的报应吧,当初是我间接害死了小梅的孩子,还拉着她孩子的父亲撇下她回了运城。是我欠她的,所以,当我知道那个小三是她时,我自己选择了放弃与成全。
也有人说我傻,啥都不要把他拱手让给了小三,我只能苦笑。
之后,我开始疯狂减肥,三十斤的负担被我连同变了心的男人一起丢在了过去的岁月里。7月7日,是我的离婚一周年纪念日,我伟大的母亲居然在这天给我安排了一次相亲。一个人坐在咖啡厅的落地窗前等待这个相亲男,一个男人迎面走来,我只看了一眼便泪如泉涌。这个男人像极了老三,就像我第一次遇到老三时一样。此时才发现我还是想念老三,有些事绝口不提不是因为忘记,而是因为铭记在了心里。
那次相亲以混乱结束,我只记住了他叫同(化名),互留了电话和微信后,慢慢开始联系,还聊得不错。我觉得同就是我的至尊宝,他驾着七彩云来拯救我了。我也希望能和他有个结果,毕竟路还长,我不能一直站在风沙里傻等,握在手里的沙子也从指缝慢慢流走,我想了想把它抛向了风中……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