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情感讲述>

从克拉玛依归来的河东骄女

来源:黄河晨报发布者:时间:2015-12-18

记者 孙云苓

讲述嘉宾:赵琴英,女,57岁,克拉玛依油田退休干部

认识赵琴英是在河东阅读沙龙的一次聚会上,记得当时我给大家讲课,说的是女性话题。琴英是课堂上最活跃的一个,提了好多问题,也让我的话题展开得很自然,那天互动很好。后来,私下聊天,知道她在克拉玛依工作多年,因为照顾老人退休后才回到运城。
我发现,虽然回到运城时间不长,但在运城的文化艺术圈里好像大家都对她印象很深,她爱好书画、摄影、收藏、旅行、美食……是个非常活跃的人。这种精神让我对她有了几分好奇,就决定采访她,想从一个女人的退休生活说起。
本来想约她到经常去的茶馆,可琴英说让我到她家坐坐,我答应了。我想着下午去一边聊天一边采访。没想到,快吃中午饭的时候朋友惠姐打电话说她在琴英家,让我赶紧过去。等我到了琴英家,一进门就闻到了饺子的香味。惠姐神秘地说,你吃饺子的时候用心点,琴英姐的饺子有五种馅,看你能吃出都是啥馅的吗?惠姐说,怕我写稿子忙,没有叫我,她们包好了才给我打的电话。惠姐让我看她拍的饺子馅,竟然有五种不同的颜色。五种馅的饺子一起下锅,每次吃到的可能不是同一种馅,给人一种惊喜和诱惑。连包饺子都与众不同的人,真是个特别的女子。我一边品尝着鲜美独特的饺子,一边对赵琴英又有了几分好奇。

无悔青春,奉献给祖国的石油事业

1980年,我康杰中学毕业考入大庆石油学院,毕业分配到克拉玛依油田工作,在那里一待就是30年。我爱人是和我一同分配到油田的大学同学,我们在那里结婚生子扎根油田,可以说把青春和热情都奉献给了祖国的石油事业。
在克拉玛依油田的时候,我们夫妻也是聚少离多,因为他是一线的技术人员,哪里开发了新油田,他就会跟到哪里。而我多数时间在油田总部也就是克拉玛依市里工作。孩子小的时候,又要照顾孩子又要忙工作,总觉得时间不够用。孩子上了大学,爱人依然在一线,我就在工作之余有了许多爱好。我开始练习书法,学习绘画、摄影,还喜欢户外活动,结交了不少当地的文化界人士,在那里我的朋友很多,大家一起玩得很开心。
每到过年过节,我就会思念故乡,思念家里的爸爸妈妈和兄弟姊妹们。因为离得远,毕竟不能随时在父母身边照顾,我心里总有许多遗憾。就尽力做到给老人安慰和惊喜。我经常给他们买礼物,带着他们去旅行。但因为毕竟离得太远,每每想起父母心中总是有些亏欠。后来,父母年龄越来越大,我回家照顾他们的想法也越强烈。2012年初,电话里得知父亲身体不太好,我心急如焚,恨不得立刻回到故乡。

诀别父亲,西瓜成为此生再也点不开的死穴

2012年3月31日办理了退休手续,4月1日我便乘飞机回到了故乡。老妈在电话里说父亲病了,但我万万没想到父亲病得那么重。我只在父亲的身边伺候了24天,他老人家竟然突然离世。
记得那是4月24日中午两点多,父亲不舒服,喊我扶他起床,他突然说头晕得很,我让父亲靠在我的胸口稍作休息,过了一会儿他说想将腿放在床下,没等坐稳又感到眩晕,我又一次让父亲靠在我的胸口……
这时,父亲说感到口渴让我下楼去买个西瓜回来,我立即起身走到客厅换鞋准备下楼去买西瓜,鞋没来得及换好就听咕咚一声,接着听到妈妈喊:“琴娃,快来你爸不行了……”我折身返回父母的卧室,父亲已滑落在地板上,妈妈扶着他的头,我伸手放在父亲的鼻翼下,已经感受不到父亲的呼吸。我跪在父亲的身后让他倚靠在我的怀里,慌乱中的母亲已经失去了拨电话的能力,我一手抱着父亲帮他挤压心脏,一手拨着兄弟姐妹的电话,几分钟后弟弟赶来,120救护人员为父亲做了最后的检查,说父亲不行了……于是,我们将父亲抬到了救护车上迅速送往老家。
从父亲让买西瓜到停止呼吸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我与父亲竟然诀别,而我未能完成父亲最后的愿望,那一刻,西瓜成了我此生再也点不开的死穴。
从小远离父母,退休后我本想好好孝敬他们,弥补多年来我远离了故土的遗憾,然而父亲的极速离世,却将遗憾永远地留给了我。
站在冰棺前,抱着西瓜陪伴父亲的最后四个小时里,我多么希望父亲能再喊一声琴娃;多想让父亲再使唤我一次,能再为他按摸一次肿胀的手脚;多想再为他端一碗水,再为他拿一次水果;多想再牵着他的手缓缓而行,再将他从床上扶起,为他理一次发,为他擦洗一次身体;为他挠一次背,为他掖一次被角,哪怕听一声他重重的咳嗽……太多的遗憾,太多的心疼,可我知道这一切都成为了永久的回忆。
父亲走后,我一直不愿看到西瓜,因为一看到西瓜,我就会想起那天,只有几分钟时间我竟然与父亲阴阳两隔。那段时间我经常痴想,如果父亲再给我十几分钟,我就能让父亲吃上西瓜,达成他最后的心愿,就会少留遗憾。可是,没有如果……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感觉到生命的脆弱和无奈。

守护母亲,珍惜那份骨肉亲情

父亲离开我们后,我们姐弟几个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母亲幸福健康。母亲一个人不愿意也害怕在父亲倒下的房间里独处。于是我决定按照运城习俗,守护母亲100天。可是,无论我们怎么孝敬,老妈依然难展笑颜。我们想给她雇个保姆,老人家不愿意,更不愿意拖累儿女,她说想去敬老院。
我们理解老妈,她和父亲的感情太深,几十年相濡以沫谁都离不开谁。父亲去世后,母亲不能一个人留在老宅里,因为那里都是父亲的影子。为了让母亲换一个不会睁开眼就想起父亲的环境,经姐弟五人协商,征得母亲同意后决定暂时让她入住盐湖区新落成的福利敬老中心。希望老妈尽快适应那里的环境,开始新的生活。
为了让母亲安心,我决定再次跟踪她的脚步,随她在敬老院度过一周预住期,看母亲是否习惯这种集体生活。我想,如果母亲稍有不适,我会另作安排陪伴她老人家。
为了更好地照顾母亲,我回到克拉玛依出售了房子,于2012年中秋节,回运城定居。母亲虽然在敬老院,我依然坚持每周两次去探望她,虽然那里条件不错,可是年迈的母亲身体却越来越衰弱。
2015年4月12日,世界上最疼我的母亲也永远离我而去。
那段时间,我心痛不已,母亲生前盖过的被单我没舍得烧掉,放在她睡过的床上。大姐为母亲买的红包包母亲还没有来得及打开,空气中弥漫的都是母亲的味道……
我把母亲生前用过的手机放到了她的棺材里。我把那个我熟悉的电话号码保存好,并一直续费。我傻傻地想,我想母亲的时候,还可以拨通母亲的电话,尽管我知道她再也不能够接听……

退而不休,让生命活出精彩

不到三年时间,我失去了最疼爱的父母,让我对生命更增加了几分敬畏。
远离克拉玛依熟悉的环境,没有了父母的陪伴我心里空空的。为了让自己充实起来,空余时间我开始在运城盐湖区文化馆和运城市群艺馆学习书画。因为本来就喜欢摄影,我还加入了运城市摄影家协会,经常和他们一起外出创作。
在克拉玛依我就喜欢户外活动,到运城后,我也加入到了运城户外的好友圈里,经常和他们一起去户外活动。因此结识了大量志趣相投的朋友一起交流和学习。
我回家孝敬父母,到在运城住下,并在运城亲手搭建了一个暂且栖身的小窝,得到了我先生的理解和支持。他虽然工作很忙,但只要是遇到重要的节日,比如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或者是我的生日,他都会通过邮局送给我一束玫瑰花。我知道他心里有我,爱我并理解我。儿子儿媳在北京发展得很好,还有个可爱的小孙孙,他们都很努力不用我操心。我是个幸福的女人,无论在哪里,我也要让自己过得开心幸福。
我在克拉玛依的时候,利用业余时间在家里开过私家菜馆。当时也是一种尝试,想给自己退休后找个事情做,那时我把家里装修得很雅致,把咱河东的小吃和新疆的美食结合起来,只订情侣餐。而且到我家里吃饭必须提前在网上预订,每天限定人数,我尽量做到菜品独特味美、营养卫生。那时我的五彩饺子就非常受大家欢迎,当时生意很好还上了克拉玛依电视台的“食神”栏目。我最近在运城一个环境幽雅的小区买了房子,想把我的私家菜馆再经营起来。
我会慢慢让自己从失去父母的悲伤中走出来,利用业余时间不断地学习,充实自己的业余生活。我努力做个快乐的自己同时把快乐传给周围的每一个人。小的时候我以父亲为荣,他是我的大树更是我的骄傲,此刻我只想让天堂里的父母知道,我会好好的生活,让自己活出一份精彩成为他们的骄傲。


采访完赵琴英,记者被她身上特有的精神感染了,她是个热爱生活有激情的人,内心充满正能量。她退而不休,不让自己沉浸在失去父母的悲伤里不能自拔,而是活好每一天,做个充实快乐的人。在赵琴英的博客里,我还发现了件有趣的事,那就是她先生竟然给她写了个文言短文活灵活现地总结了她的前半生,不由得感叹他的才情。经过琴英允许,特将短文发表于此和大家分享: 赵琴英列传
舜之故里,河东沃土,跃进旗下,诞赵次女。少年顽劣,不输男童,令父母诸多操心;天资聪颖,勤于农事,其学业优于同伴。过山海关求学,出嘉峪关立业,受边疆风情之熏,经戈壁大漠之炼,学管理之精粹,探采油之工艺,先后二十余载。喜歌舞书画诸技艺,结天南地北之友人;半百歇业,返乡侍母,却将魂牵梦绕之情独留边陲。乡音无改,乡情不减,书画影歌舞诸圈皆入,虽无一技可谋生糊口,但亦有佳作频现;赴各圈均以门生自居,然戏言书界论歌,歌界比影,影界谈舞,舞界道画,以此往复,尽显高雅才女之风范。书之画之歌之舞之,名利皆抛,自图悠闲,岂不快哉乐哉。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