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首页> 情感讲述>

我的男友是个恐婚族

来源:黄河晨报发布者:时间:2015-12-04

记者 孙云苓

本期嘉宾:燕秋(化名),女,32岁

燕秋是那种高挑身材,皮肤略黑,比较中性的女孩。她穿了件咖啡色的羊绒大衣,浅咖色翻毛短靴,一件橘红色的淑女装。她说,最近喜欢红色的衣服,感觉自己都老了。我顺口说,多好的年纪啊,在我面前说老。她说,因为一直没有走入婚姻,感觉心老了。我忙安慰了几句,我们展开了话题。
她说,之所以找我聊天,是因为心里很憋屈。马上就要过年了,燕秋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害怕过年过节,因为一过年过节,亲戚们都会来家里,然后她的婚事就成了他们的主要话题。每每亲戚走后,她都会被父母催婚。这样尴尬的局面让她很无语,却又不得不面对现实。父母让相亲,她不愿意去,因为她有男朋友,可是这个男友和她在一起6年了,却没有和她结婚的打算。因为这个,她最近心里很烦,感觉很委屈,却不知道该找谁去诉说。她感觉男友是个“恐婚族”,或许和他是单亲家庭有关,可是,她又不敢在这个问题多说什么,男友是个敏感又自尊的人。她都抛开女孩的矜持逼婚了,可是,他还是没有娶她的打算,这让她很绝望。

他经常说那句听腻了的“我爱你”,我心中却没有了当初的安全感

我恋爱了六年的男友阿德,我们甚至都同居了,可是,他一直都没有结婚的打算。这让我很忐忑,可是,六年的感情,我也不能一下子就放弃。
渴望结婚的情绪使我们两人迅速产生隔阂和分歧,因此两人分分合合。我在争取、纠结、抗争过后,依然是那样没有结果地等待。有时我实在逼急了,他总会给我许愿:“我爱你,等我将来挣了钱,我一定娶你……”可是,我不知道挣多少钱是他的目标。
我最近突然很失落,因为我几个要好的闺蜜都陆续结婚了。就连当初一直坚持独身主义的小丽也披上了婚纱。参加完小丽的婚礼,我的心里乱极了。本来,有小丽做伴,我的心还踏实点,还可以用“人家小丽那么优秀都不着急结婚”的话搪塞我的父母。可是,当小丽也披上婚纱,嫁给那个从表面看一点都不配她的男人时,我没有了一点抵挡的理由。面对家里人的唠叨,面对那些抱着孩子的同学朋友,我只能逃避。
我最近很宅,都不想出去,同学聚会,单位年轻人的婚礼对我都是刺激。看着大家异样的目光,我的自信被击垮了,甚至心生悲哀,不甘心和不安心,使我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同学的婚礼上,他麻木地玩着手机,失望像毒药一样浸泡着我疲惫的心


上周我去参加一个同学的婚礼,我特意把阿德也带上了,他这次没有拒绝。我想着,到时候同学们一起哄,他说不定会动心,给我一个准话。我还奢望,他也能被那种神圣的婚礼场面所打动,动一动结婚的念头。然而我还是“低估”了他。其实,我们同学的婚礼策划得特别感人,在场的许多人都跟着哭得稀里哗啦的,我还注意了一下阿德,他竟然一脸茫然,身无旁骛地玩着手机游戏。那一刻,我真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夺过他的手机摔在地上。
吃饭的时候,有同学问我俩打算什么时候办事。没想到我刚要张口搪塞说我们还没定日子呢,阿德特别坦然地冒出一句:“我们还没有结婚的打算。”当时在场的所有同学都吃了一惊,不解地望着我。可我能怎么办?难不成立刻跟他翻脸?那样得多让人家笑话啊,就跟我多想把自己赶紧嫁出去而对方不肯埋单似的。我只能嬉皮笑脸地给自己找台阶下,说是啊,我才不愿意这么快被他拴住呢。
哎,可能现在真是年龄大了,有时觉得自己挺悲哀的,连小我两岁的堂妹都生孩子了。别看我嘴上说嫌小孩子又哭又闹地烦人,其实心里特别羡慕那些当妈妈的同龄人。我妈也总发愁地说我岁数不小了,再不考虑结婚,以后连生孩子都成问题。爸妈也多次催过阿德,催他赶紧把结婚的事提上日程,可他向来是沉默的,最终还得我去劝家里人,然后硬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违心地说出一大堆早婚的弊端。

他好像是个“恐婚族”,说感情很认真,一说结婚就变脸

我和阿德在一起已经6年了,我们是大学的同学。我们两个可以说是志趣相投,在大学里就是令人羡慕的一对。阿德是那种非常讨女孩喜欢的男人,他帅帅的又比较大方,舍得为我花钱,他会记住我的生日送我礼物,刚谈恋爱的时候经常会给我惊喜。
我知道他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他妈妈当年因为他爸穷跟别人走了,他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对婚姻没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惧怕。我记得以前和他讨论过婚姻,他说了好多结婚的弊端。我当时没有太当回事。其实,阿德并不像其他不愿结婚的男人那样花心、没有责任感。相反,他是个特别老实又很重情义的人。我们同居的几年里,他对我非常专一,他经常鄙视那些朝三暮四的男人,说他们就不像个男人。
事实上,我也并没有看错人,阿德一直对我非常好。这6年来,我俩几乎没吵过架,他专一、细心、体贴、浪漫,我觉得他简直就是好男人中的好男人,一度我认为,能和他在一起是自己的福分。那一张结婚证和他对我的爱相比是那样微不足道。他说,我们虽然不结婚,但他这辈子都会对我负责任,还发誓今生只爱我一人,只要我不离开他,他就会永远守护在我身边。说实话,当时我真觉得有这份爱就足够了,爱情原本就是很简单的事,两个人在一起甜蜜开心就好了。

没有保障的同居,让我越来越尴尬,我却优柔寡断地放不下

一晃6年过来了,我已经31岁了。记得刚上班那会儿,看到身边有几个奔三的同事,会觉得她们比自己大很多。当时有一个姐姐没对象,结果在单位里几乎就成了“老大难”,领导们都热心给她牵线搭桥。没想到现在轮到我了,这两年年初部门开会的时候,领导都会特意嘱咐我一句,燕秋,今年如果有结婚安排的话,别忘提前打招呼。我都是尴尬地一笑置之。
朋友和亲戚们也都催我说,女人一过30岁就老得特别快,不仅是容貌,还有心理。加上身边不少同龄人都结婚生子了,整天在家里忙得不可开交,我觉得自己的朋友圈越来越小了,变得很孤单,缺乏安全感。或许是受周围环境的影响,我的心态也渐渐发生了转变,按照阿德的说法就是我变“俗”了,竟然开始渴望婚姻,渴望穿上婚纱,渴望他拿着戒指戴在我手上那瞬间的幸福。
我试探地问他对婚姻的看法是否有所改变,没想到他的态度则是在原来恐惧的程度上又增加了几分不屑。我也曾思考过,阿德为什么如此排斥婚姻,难道真因为从小父母离异导致他对婚姻的不信任?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多了,有几个像他这么偏激的呀!
我平时就称呼阿德为“老公”,那天我婉转地向他表达了结婚的想法,我说,老公,你愿不愿成为我真正的老公?最初他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没当真,后来我又鼓起勇气很认真地跟他说了一次,他仿佛不认识一样看了看我,瞪大眼睛说我是不是疯了。他说,婚姻就是爱情的坟墓,你愿意我们的爱情被葬送吗?到最后他烦了我也烦了,无奈伤心之下,我提出了分手。
可是,虽然提出了分手我还是渴望他能懂我的心,赶紧找我爸妈提亲。

多么渴望他深情地对我说“嫁给我吧”


分手后的我状态很不好,可我也积极努力地调整心态。我反复告诉自己,我是要结婚的女人,家对我来说是必须的,一定要赶在自己33岁之前出嫁。
转眼成了大龄剩女,爸妈突然有些慌神。那段日子,天空是灰色的,我觉得自己像卖不出去的商品一样,被爸妈到处推销。可有好几个人一听我都31岁了,就连见面也不愿意了;还有的像审犯人一样地问我各方面情况,甚至还要求我出示学历证书和户口证明,我觉得自己连尊严都快没了。
我也从网上认识了两个男人,走动了几次。可其中一个太死板,倒是冲着结婚来的,但总觉得在一起无话可说。另一个则不是什么规矩人,才走动了三次就对我动手动脚的。我有些生气地提醒那个人放尊重一些,可他却嘲笑我假矜持。我觉得自己受了奇耻大辱,跑到卫生间哭着拨通了阿德的电话。结果,没过半小时,阿德就出现在我的面前。
阿德气极了,若不是我阻拦,他非要替我去教训那个男人。从他的神态中,我知道他确实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男人。他请求我回到他身边,我流着泪点了点头,那一刻,我多么渴望他能深情地对我说:“嫁给我吧!”
从初恋到热恋到同居,只有燕秋自己知道什么叫等待和失望。她的男友似乎总给她一个奢望,或者说一个蓝图,当初听到“我爱你”会脸红心跳的燕秋如今感觉那三个字远不及“嫁给我”来得实在。记者私下以为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是燕秋没有思考的,那就是他们是未婚同居多年,是不是彼此失去了新鲜感?如果不是,那她的男友或许有心理问题。建议燕秋带阿德去看心理医生,或许阿德得的是心病,这心病缘于他父母失败的婚姻。由专业的心理医生给调整一下,能打开他的心结就好了。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