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讲述>

那个春天 我们相遇

来源:运城晚报发布者:时间:2021-04-02

□记者 孙芸苓

讲述者:悠然,女,35岁,自由职业

婚礼进行曲中,那深深的回眸

记得那是个春天,人的心也随着花开变得轻盈,我最好的闺蜜小文就要结婚了,我在为她高兴的同时心里也升起几分失落。

小文丈夫是黄河边的一个小城里的,她结婚前我就陪她到了那里。那是个最美人间四月天的季节,和南方的鸟语花香相比,这里依然春寒料峭。我和新娘穿着礼服,虽然里面都套了厚厚的保暖裤,但还是冷得打哆嗦。于是,就有专人拿着我们的羽绒服跟在后面。

在小文的闺房里,我陪着她等待新郎的到来。当时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真为小文感到幸福,她终于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另一方面,他们的恋爱有些坎坷,小文的爸妈不想女儿远嫁,我也放心不下她。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新郎和伴郎一行来了。北方的婚礼真是热闹,闹婚礼的人非常多。那些亲戚们把门挡住要红包,我透过门缝看到了那个拿红包的男子,他身上带着写有“伴郎”字样的鲜花,正把一个红包从门缝里塞进来,隔着门缝,我的心莫名地颤了一下,他的眼睛好深邃,让人望不到底。

婚礼在进行,但我的心思却都在伴郎身上。他不时地望向我这里,并在我感觉冷的时候,及时为我披上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羽绒服到了他手里)。

整个婚礼的过程,我们都插空找寻彼此的目光,却又在目光相对时躲开。婚礼进行到高潮,新郎新娘相互宣誓,相伴今生今世。在那温馨的婚礼进行曲中,他向我投来深深的凝视,我竟然有些恍惚,感觉和他认识好久了,一种久别重逢的亲切感从心头升起。

注定会遇到,这大概就是缘分

婚礼结束,准备开席之际,他默默地走过来,把他的微信号和手机号码写在一个纸条上递给我。

接过纸条的瞬间,我有些恍惚,这个人应是初次相见,为什么却如此熟悉?他看我发懵的样子,在我耳边轻声说:“遇到就是缘分,以后有事可以给我打电话,我陪你聊天。”

如今,我都记得空气里弥漫的烟火的味道,那是婚礼中点燃的烟花造成的。我回头看他,他的目光里有亮闪闪的光。我一时竟然忘记了说话,只是呆愣地拿着纸条点了点头。

那一瞬间,我想,一路走来,我都三十出头了,难道就是为了等待这样一段简单而自然的爱情?

闺蜜小文想让我在这里陪她一段时间,还说,如果我能在这里找个对象就更好了。她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闪出那个伴郎的影子。

我和小文是初中同学,从小一起玩耍,从来没有分离过。因为她远嫁北方,家里人非常担心,我也不放心。

为了让我留在运城,小文还帮我找了一份和文字有关的工作。因为大学学的是古汉语,对这样一份工作,我还是有信心的。我的家人对我的决定并没有异议,因为我还有个弟弟在老家工作,老人有他的陪伴我也是放心的。

其实,我知道,自己骨子里喜欢那种缠绵而浪漫的爱情,超越物质的那种。于是,等一切就绪之后,我开始在这个陌生的小城工作生活。

等落下脚来,我开始租房子,开始在一个陌生的公司上班。白天的时候还好,只是晚上心里充满了孤寂。

有一天,我实在心里空落落的,就找到那个纸条打了伴郎留给我的电话。电话那头,我能听出他接到我电话时的惊喜。我说,我对这个城市不太熟悉,你愿意给我当向导,在周边转转吗?

小文知道我和伴郎约会,问了她丈夫有关伴郎的一些情况。小文丈夫说,伴郎小刘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没听说他有对象,并让我放心交往。

我怕出问题,曾经很严肃地问过他有没有对象,他说他至今单身一人,还说一直单身就是为了等我……

听了他的话,我的心里暖暖的,于是开始和他正式约会。慢慢地,我竟然找到了一种谈恋爱的感觉。

他说,喜欢我这样风轻云淡的女孩,和许多北方女孩都不一样。他的嘴巴很甜,和他酷酷的外表结合,非常吸引女孩子。

总之,那个春天我恋爱了。为了这个眼神深邃的男孩,我决定留在北方这座城市重新开始。反正我一直都想逃离老家,逃离那个并不温暖的家。因为母亲二婚的原因,我从小就没有安全感,唯一的弟弟和我也是同母异父。

从前的我,对爱情虽然向往,却很难认真地进入一段感情。如今,我却对这个北方男孩如此投入地喜欢,我从来没有因为爱一个人如此喜悦。

他是那样细致,又是那样体贴。每次看电影,他都会为我准备喜欢的零食。每当休息日,他就会借了朋友的车,带着我在城市周边游逛,感受北方和南方不一样的风景。

和他在一起,我简单快乐得像个孩子。

有时我们也会因为一点小事发生冲突,我会噘着嘴,跟在他身后不停地说:“我生气了,怎么办?”这时,他就会买一个我喜欢的草莓冰淇淋给我,然后笑着看我吃得专心致志的样子。

和他在一起,我总感觉这样的相遇有些梦幻。

当浪漫情怀遭遇现实的打击,我选择了逃离

浪漫的恋爱过后,双方就要互相见家长了。我跟他说,我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做主。见他父母之时,为了稳妥,我让小文陪我一起去。他家在黄河边,比我想象的还要偏僻,辗转半日终于到了,但迎接我的并不是他家人的笑脸,而是满脸狐疑的表情。

从她母亲的嘴里我得知,原来他在村里还有一个未婚妻,是前几年订的婚。作为一个“80后”,我无法理解这样的习俗。可是,他母亲严肃地告诉我,在他们这里,一旦订婚就是一种承诺,还反问我,难道小刘没有告诉我?

我看向他,希望他给我一个解释,然而这次他竟然低下了头,没有反驳一句。

背过他的家人,我问他,这么重要的事情为啥瞒着我?他说,早年订婚他就不同意,而且已经给女孩写信退了婚。却不知两家人没有当回事,而那个未婚妻也很固执,一直在等他。他都几年没有回家了,想着她应该都结婚了……

他的解释,是那样无力,我不知所措,更多的是尴尬。小文也很生气,说他太不靠谱,带着我没有吃饭就走了。

回到城里,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起那句话:“如今的我们,已经不是最初的我们……”

不久他也回到城里,一回来就和我联系,想解释他骗我的事情。是的,在我心里,他就是骗了我。

他买了我最喜欢吃的草莓蛋糕,坐在出租屋里不愿走。我没有太多的责备,他说他会及时处理老家的事,让我给他时间。

说到动情处,他上来想拥抱我,我挣扎着躲开了。

我用冰冷的声音对他说,我的拥抱以后只留给娶我的人。说完这句话,我看到他眼中闪过的惭愧、无措和迷茫,我的心里也升起几分疼痛和遗憾,还有一些不甘。那时的我,对感情太纯粹,不能原谅他的欺骗。

我当时说那些话,就是想刺激他,我是想让他恨我的,既然不能爱,那么,恨也是好的。起码,他不会忘记,他生命中曾有过这么一个女人,虽然爱过,却不曾真的拥有过……

花开就有花落,那个春天就那样匆匆地溜走了。随着一阵春风,花瓣雨铺天盖地地涌来,却在顷刻间了无痕迹,就如同我的爱情。我们虽然在春天的北方相遇,遗憾的是,却没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