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飘扬在东华山之巅的革命战旗

——河东第一支革命武装、绛县红军游击队诞生始末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刘玉栋时间:2020-04-02

1934年4月25日(农历三月十二),绛县东华山春风和煦,万木争荣,山花烂漫。峰巅之上,纯石建筑群泰山庙宇里人头攒动,从四面八方云集于此的数千信众虔诚求神拜佛,一时香火缭绕,梵声飘荡。

突然,棋盘山上响起一声清脆的枪声,继而又升起一面左上角绣着镰刀锤头,正中绣着“绛县红军游击队”字样的鲜艳红旗。这面红旗迎着竦竦山风猎猎飘扬,映红了整个山峦和数千名民众的笑脸。但见一个伟岸挺拔的身影跃上红旗下面的岩石,挥舞起拳头,激动而庄严地宣布:“父老乡亲们,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绛县红军游击队今天成立了!游击队是咱穷人自己的队伍,往后咱们百姓再也不怕国民党兵痞和土匪祸害了。”宣布这一喜讯的正是绛县县委首任书记、绛县红军游击队指导员曹金海。

“中国共产党万岁!”“绛县红军游击队万岁!”在场的数十名战士、民众们欢呼雀跃,掌声、欢呼声、口号声飞向天际,响彻云霄。在广袤的河东地区,我党拥有了第一支革命武装。

河东地处晋、陕、豫三角地带,是中华民族重要发祥地,有“一声鸡鸣闻三省”之称,是北方通往中原和西北的战略要地,也是山西省较早建立党组织的地区之一。早在1926年,这里就建立起河东地区第一个党组织——中共运城支部。从此,河东有了革命领导核心,反帝反封建斗争迅速在各地风起云涌。

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制造“四一二政变”,革命形势逆转;阎锡山紧步蒋介石后尘,在山西大搞所谓清党,河东党组织被迫转入秘密状态,河东特委把工作重点转向农村。

1929年2月,时任中共中央组织部长的周恩来代表中央特别指出:“河东有七县范围,工作不可忽视。”

同年冬,晋南革命早期领袖嘉康杰与上级接上关系,成立中共河东中心县委,组织各县地下党发动民众与国民党反动统治进行斗争。因敌强我弱,党的地下组织多次遭到破坏,无数共产党人和革命志士的鲜血染红逶迤的中条山和清澈的涑水河。血的代价使共产党人意识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重要性。

曹金海(1908—1936),出生于绛县郇王村一个殷实的富户,早年就学于私塾。目睹农村贫穷落后、土匪横行霸道、农民困顿潦倒的惨状,曹金海幼小的心灵立下拯救民众于水火的志向,18岁时即赴河南洛阳投考由爱国将领冯玉祥创办的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西北军某部任连长,在数次战斗中身先士卒,英勇善战,深得战士信赖。后感到冯玉祥虽有进步倾向,但难以实现拯国救民之宿愿,便离开部队返回家乡,赴运城考入嘉康杰创建的中山中学,并加入河东党的外围组织“读书会”,接受了马克思主义,逐步由民族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树立起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的信念。

1930年,根据恩师嘉康杰指示,曹金海利用假期,返回家乡,对当地的政治、经济、社会进行了认真调查,并组织本村曹钰、雷刚等进步青年与本村大地主进行斗争。后经嘉康杰介绍,曹金海秘密入党,并赴新绛县任中共绛垣中心县委组织委员,成为一名立场坚定的地下工作者。不久,根据河东特委决定,曹金海返回家乡筹建绛县党的组织。他在本村开了一家杂货店,传播《新青年》《向导》等进步书刊,介绍了6名革命青年入党。翌年,在河东特委负责人嘉康杰的主持下,中共绛县支部成立。同年8月,成立了拥有十多名党员的绛县县委。

1931年“九一八”事变不久,嘉康杰亲赴绛县,指示曹金海:“当前,全国掀起抗击日寇热潮,你是咱河东地下党里鲜有上过军校,在西北军里当过军官,熟悉军事的同志。根据山西特委指示,决定让你在地域偏远、国民党统治力量相对薄弱的当地建立武装组织,开展武装斗争,为河东地区武装斗争打开局面。”

“请党组织放心,保证完成任务。”曹金海冒着随时暴露的危险,很快联络了十多位返乡军人和热血青年,伺机建起自己的武装队伍。

1934年春,曹金海得知陈村、睢村、东荆村连续发生多起地主老财被抢的讯息,便深入村里暗访,得知作案者系长期活动在里册峪的几十个河南籍药商。同时还得到一条重要消息,河南药商并没有把抢来的钱财攫为己有,而是分给穷人,许多群众为之叫好。曹金海眼睛一亮,觉得河南药商是穷苦人自发的反抗武装,完全有可能将其改造为人民武装力量。于是,他只身化装成客商,深入紫家东峪,几经周折,在当地开明药商引见下,结识了河南药商首领王信,了解到这伙药商是一些被“逼上梁山”的穷汉,他们以贩药为名,行侠仗义,绑架、抢夺作恶多端的富户,为穷苦兄弟申冤报仇。为了取得对方的信任,曹金海操着一口地道的豫西话,亮出身份与其“拜把子”,很快取得对方的信任。他借助时机向对方灌输革命道理,启发动员他们弃旧从新,坚定了他们跟共产党走,参加革命武装,与国民党反动兵痞和土匪干到底的决心。4月25日,趁东华山逢庙会之际,曹金海组织50余名药商和当地热血青年,成立“绛县红军游击队”,自任指导员,申绪宏任队长,王信任副队长。

河东第一支革命武装——绛县红军游击队诞生的消息像插上了翅膀,迅速传遍河东大地,极大地鼓舞了河东地下党的斗志,垣曲、夏县、闻喜等地相继出现了小股革命武装力量,有力地震慑了地方反动势力。

河东特委对全区第一支革命武装力量非常重视,嘉康杰亲自到绛县迴马岭一带山区察看地形,作出在当地开展武装斗争、开辟根据地的指示。指导员曹金海带领绛县红军游击队以迴马岭为根据地,神出鬼没于本县山川和平原,袭击国民党武装,惩处土豪劣绅,分财物给穷苦群众,大长了穷苦群众的志气,灭了反动势力的威风,导致周边各县国民党当局惶惶不安,继而也惊动了阎锡山统治集团。阎系集团急调晋绥军七十二师一部,纠集绛县、垣曲两县保安团300余人围剿绛县红军游击队。游击队以中条山为依托,与阎系武装打游击巧周旋。同年7月,因消息走漏,暂踞东华山泰山庙里的绛县红军游击队不幸被敌方武装包围。敌方纠集数倍于游击队的顽匪,截断了下山的所有道路,妄图把这支革命武装消灭殆尽。战斗中,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进攻。硝烟笼罩住山峦,枪炮打断了树干,鲜血染红了岩石,战士们视死如归,据险固守,与敌人激战了三天三夜,消灭了100多名匪军。弹尽粮绝后,曹金海率领幸存的指战员转战到南面的后山,攀崖而下,冲出重围,为河东革命保存了实力。

绛县红军游击队解体后,革命暂时处于低潮,绛县党组织转入地下活动,曹金海时而穿着褴褛衣衫,化装成雇工发动群众,时而身着长袍礼帽,扮作乡绅与同志接头。上级党组织考虑到曹金海的安危,调他到夏县、平陆一带,协助嘉康杰、金长庚筹建晋南红军游击队。鉴于曹金海的资历和能力,组织上任命他为晋南红军游击队副指挥,同时兼任绛县县委书记。

为了扑灭革命火种,阎锡山纠集各县反动军警前往镇压,曹金海成了敌人的“肉中刺”。组织上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指示他到冯玉祥部队隐蔽。曹金海到冯军后,很快与军官学校校友及旧部取得联系,结识了一批官兵,宣传马克思主义,顺利收集了十余支步枪、百余发子弹和近百枚手榴弹。

红军长征后到达陕北,中共河东特委为了配合中央红军,决定组织中条山暴动。富有战斗经验的曹金海巧妙地运用调虎离山计,把收集的枪支弹药运回河东。

筹建晋南游击队亟需经费,曹金海秘密返绛,不顾家人反对,将家中的大车、牲畜和部分土地变卖成2000块大洋,为党解决了燃眉之急。

1936年3月,曹金海赶赴闻喜接运武器途中,因内奸告密,行至夏县大吕村一带,遭宪兵特务围捕,在押往临汾途中惨遭枪杀,时年仅28岁。

一个月后,中条山上插上“晋南红军游击支队第一大队”的红旗。在嘉康杰、金长庚的领导下,这支革命武装在与阎匪军和日寇的战斗中历经百战,所向披靡,为河东人民革命事业立下赫赫战功。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