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泼墨养性泽全君

来源:发布者:秦建华时间:2019-08-17


虽然,我喜好翰墨,但皆因天生愚拙,洵非擅长。每每赴京,书店与书画斋乃必去之处。大约五六年前,在东单一书画斋,其展厅各种书画作品琳琅满目,尤其是几幅启功体的唐诗与毛泽东的“长征”诗,更令我驻足欣赏,喜爱有加。一看书者,署名张泽全,一打听,乃山西运城人氏。

张泽全,何许人也?运城书法界我熟人不少,经多方打探,仍无人知晓。

“怪了!”我好生奇怪,不肯善罢甘休。于是,我找到一位多年前的朋友,听说他退休后担任市里书画家协会主席。遂一问及,他告诉我泽全君上个月才加入老年书协,是运城信息工程学校的退休干部。

当天下午,我就按照这位朋友给的地址,并无费多少周折,便找到了泽全君的家。

一进他的家门,我稍作自我介绍,说是慕名拜访,他又是让座,又是端茶,显得格外热情。

但见泽全君浓眉大眼,鹤发童颜,神采奕奕,步履矫健。说起话来慢声细语,和蔼可亲,没有丝毫的架子与显摆。

于是,我们又说又笑,聊得热乎不已。

原来,泽全君文革前毕业于闻喜中学,1977年恢复高考后考入西北轻工业学院陶瓷专业,毕业后分配到闻喜陶瓷厂,几年后被调入运城市信息工程学校,曾任办公室主任等职。

2008年退休后,由于无所事事,他常天骑着自行车在城里的大街小巷转悠。老伴怕街上车多人杂,骑车磕腿碰脚的,便想起他年轻时爱写爱画,遂给他买回纸与笔、墨与砚,让他在家里练练字,找个事干。

于是他便在旧书摊挑了几本字帖,其中有本启功书法。他翻开一看,字体清秀,容易模仿,便照着写了起来。他说,练了好长时间,他都不知道启功何许人也。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泽全君清茶一杯,研墨临帖,精研细钻启功体的点折撇捺,揣摩领悟启功体的运笔结体,两年工夫不到,便练就一手启体好字。

他说:“写字,不但能沉静自我,愉悦身心,还能提高学养,鉴古赏今。”

就这样,我不时造访泽全君,登门索字。有时是朋友乔迁新居,有时是邻居儿女婚庆;有时,兴致所至,为领导或同事写首藏头诗,便短信发过去,并说明尺寸,有时领着四面八方的学界同好,让他写幅字以助雅兴。反正,每次去他家,他态度温润,和颜悦色,善气迎人,从未显出一丝的愠怨与不快。间或,他还会拿出自己得意的作品馈送于我,让我珍藏。

有年春节,我家客厅门联由泽全君书写。一天,原学报一位编辑来家小叙,甫一见泽全君的字,便眼前一亮,情不自禁地叫道:“好字,绝对好字!”还非要拉上我让泽全君写个条幅。要知道,该编辑向来吹毛求疵,很少夸赞他人,能受到他的青睐,足以说明泽全君的字非同一般。

还有一次,女儿上学,我给相关人士编了一首七言诗,欲装裱后面呈。找了多位书法家题写,但最后比来比去,包括拍照后发在微信,征求北京、上海、厦门等诸多朋友的意见,结果大家一致选中泽全君的字。

其实,字与人一样,什么叫漂亮?每个人都两只眼睛、一张嘴、一个鼻子,为什么有的人漂亮,有的人丑陋?说到底,就是一个视觉感受而已。“看着舒服”即为漂亮,这是我与泽全君的共同看法。

如果用此种观点来审视泽全君的字,我相信,多数人都会认为是书法中的上乘之作。它骨力遒劲,结构紧致,于平正中见奇秀,于行草中见俊逸,堪称雅俗共赏,老少咸宜。

是啊!泽全君学启体而不拘启体,他广猎先贤碑帖,泛涉高士墨迹,研习临摹,善觅瑕疵,其书法既有启体的结构严谨,整饬美观,潇洒飘逸,又能从传统中搏约,于继承中创新,在领悟中造势,以消解一味蹈袭之弊端,独创外师造化之神韵。

书法,无疑是一个人学养、人品、见识之浑成。泽全君常说:“学书法,是修身养性的最好方法。一拿起笔,所有烦人、烦心的事,都抛到九霄云外。”他还曾对我说:“自从练了书法,背了不少古诗词,学了不少文史知识,眼界阔了,心胸宽了。”

正如明代思想家吕坤所云:“进德修业在少年,道明德立在中年,艺精仁熟在晚年。”这“艺精仁熟”之气象,不正是泽全君的写照吗?清人张潮在其《幽梦影》中有喻:“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这不正是泽全君,善写无倦、书艺有成的极好诠释吗?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