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夏县苏村五虎庙

来源:发布者:胡春良时间:2019-06-24


夏县瑶峰镇苏村,地处县城以西,与尉郭相邻,交通便利。你可能想不到,就是这个290余户、1100余口人的小村竟藏着一座“五虎庙”。2018年,苏村对五虎庙进行了修复。

五虎庙就是奉祀五虎上将的庙宇,这五虎上将,指汉末三国时期,跟随刘备建立蜀汉政权的五位将军,分别为关羽、张飞、马超、黄忠、赵云。陈寿最早作《三国志》时,将五人并列合为一传,但还未提出五虎上将的概念,而后经过漫长的历史演变,这五人被塑造成五虎将,并在文学作品、历史书籍、个人作品集都有不同程度的记录,在民间更是以艺术的形式被广为流传。

随着时代的发展,五人的人物顺序也出现各种版本的改变。清乾隆皇帝主持修订的《四库全书》也将五虎将收录其中。

在早期的《三国志平话》《三国演义》中五虎上将的顺序,都是关张马黄赵。清朝年间,毛纶与毛宗岗父子的《三国志演义》建立在《三国志通俗演义》和《三国志传》的基础上,修编成现在的通行版《三国演义》,将赵云的位置放在了第三位,成为现在的“关张赵马黄”。

五虎上将的故事脍炙人口,妇孺皆知,但我还是忍不住再多说几句。

关羽(公元160年~公元219年),字云长,河东解梁人,早期跟随刘备辗转各地,曾被曹操生擒,于白马坡斩杀袁绍大将颜良、文丑,与张飞一同被称为“万人敌”。刘备称汉中王后,关羽率军围襄樊,曹操派于禁前来增援,关羽擒获于禁,斩杀庞德,威震华夏,曹操曾一度想迁都以避其锐。后曹操派徐晃前来增援,东吴吕蒙又偷袭荆州,关羽腹背受敌,兵败被杀。刘禅时期追谥关羽为“壮缪侯”。关羽去世后,逐渐被神化,被民间尊为“关公”,又称美髯公。历代朝廷多有褒封,崇为“中华武圣”“华夏之神”。

张飞(?~公元221年)字翼德,幽州涿郡人,早期和关羽一起追随刘备左右。刘备长坂坡败退,张飞仅率二十骑断后,据水断桥,曹军无人敢逼近;与诸葛亮、赵云扫荡西川时,于江州义释严颜;汉中之战时又于宕渠击败张郃,对蜀汉贡献极大,官至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封西乡侯,后被范疆、张达刺杀,刘禅时期追谥为“桓侯”。

马超(公元176年~公元222年),字孟起,扶风茂陵人,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后人,马腾的儿子,少年成名。曹操曾多次征召马超入京为官,但都被马超拒绝。而后马腾入京被封为卫尉,马超就统领了马腾的部队。曹操治兵关中时,马超联合关中诸侯韩遂等抵抗曹操,但被曹操用离间计击败退走,而后聚拢部队再次攻取陇上诸郡,失败后依附汉中张鲁。刘备攻打刘璋时,马超投降刘备,与刘备军合围成都,汉中之战后联名上书尊刘备为汉中王。蜀汉建立后,马超官至骠骑将军、斄乡侯。章武二年(公元222年)马超病死,终年47岁,刘禅时期被追谥为“威侯”。

黄忠(?~公元220年)字汉升,南阳人,本为刘表部下中郎将,后归降刘备,随刘备入川作战。汉中之战时,黄忠于定军山一举将曹魏名将夏侯渊斩杀,建安二十五年(公元220年)去世,刘禅时期追谥为“刚侯”。

赵云(?~公元229年),字子龙,常山真定人,是继关羽、张飞之后最早追随刘备的将领,早期跟随公孙瓒,后在邺城加入当时还依附在袁绍处的刘备,曾两次救出刘备的儿子刘禅,称“单骑救主”。汉水之战时击退曹军,刘备称其“一身是胆”,军中将士呼其为“虎威将军”。蜀汉政权,赵云是五虎将里唯一的一位两朝元老,死于建兴七年(公元229年),刘禅时期追谥为“顺平侯”。

陈寿这样评价五虎上将:“关羽、张飞皆称万人之敌,为世虎臣。羽报效曹公,飞义释严颜,并有国士之风。然羽刚而自矜,飞暴而无恩,以短取败,理数之常也。马超阻戎负勇,以覆其族,惜哉!能因穷致泰,不犹愈乎!黄忠、赵云强挚壮猛,并作爪牙,其灌、腾之徒欤?”

全国有多处五虎庙,比如河南省新密市曲梁乡五虎庙村的五虎庙;山西榆次东阳净觉寺五虎庙;平遥武庙,又称关帝庙、关侯庙,位于平遥城内书院街西口路北,因为旧时庙内供奉蜀汉五虎将,民间百姓也称呼其为五虎庙、五虎老爷庙;闻喜孙村五虎庙,规模宏大,建造精湛,殿、廊、亭、台、厢房、舞台、大门等设施百余间,祀奉着五虎上将,一度香火缭绕,拜谒者众多。

这苏村五虎庙,是很有特色的一座五虎庙,据大殿外仅存的石碑“五虎庙碑记”可知,这庙始建于明嘉靖年间,至清道光年间,共经过三次大修,清道光十五年再次进行大修。

五虎庙原来规模较大,有山门、廊房、前殿、后殿,布局严谨,气势恢弘。可惜的是,五虎庙后来被学校占据,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部分古建和珍贵碑刻被毁,唯前殿和后殿尚存。

近些年,五虎庙前殿也被毁,仅存后殿。后殿是主殿,原塑有关张赵马黄五虎塑像,后被毁。现存塑像,据介绍塑于十余年前,泥塑彩绘,倒也神威高古。

拜访之时,庙前正在施工,据说是建造敬老院,庙门紧锁,只能隔着窗户一睹五虎上将的神威风采。由于不能拍下照片,让更多的人瞻仰,空余遗憾。后来经同事帮助,总算拍下照片。屋脊建有琉璃鸱吻和脊刹,木构基本上是原文物构建,尽显精工巧作。站在五虎庙前,感觉这庙宇挺孤单,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诉说历史的辉煌和缺憾。

据村民介绍,村里原来除了五虎庙外,还有三官庙、龙王庙、古戏台等古建遗存,但是今天已难觅踪迹,文化的损失、文明的损毁,真是深重的劫难。文明是我们的根,文物是我们的遗产,是我们人文回家的路。五虎庙尽管得到了修复和保护,可我们已经无法一睹曾经的繁华和荣耀。

如果能根据有关典籍记载,全面恢复五虎庙该多好。目前五虎庙周边的建设,比如敬老院,与庙宇的环境不大协调。若是能进行深度地科学论证,统筹规划,修复或者重建,加上苏村临太三路和离县城仅五华里的便利交通,五虎庙一定会是重要的文旅资源,造福更多的人。

古文物、古遗址的修复,一定要多一些大遗址保护观念,我们不能让后人靠考古,去发现我们曾经的文明。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