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老政委田文明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刘存社时间:2020-04-07

1976年12月初,我在平陆参加运城地区电影放映员培训,忽然接到我的美术老师辗转从风陵渡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当年征兵开始了,接兵的首长在学校农展馆门口看到我画的大尺幅的宣传画,说部队需要这么一个人,问我愿不愿意当兵去……放下电话,我考虑了一晚上,决定到部队去。

1977年1月4日早,我们芮城新兵从风陵渡登上专列,行程一天一夜,于次日抵达大同。在新兵连训练两个月后,我被分配到团政治处电影组当放映员。一天,我同时收到一封家信和一封同学写的信,说家乡都在传说我在部队出了大事,死在了外面。家里很着急,不知道真假。我同学的信也只有半行字:存社,我相信你还活在人间!这个同学和我非常要好,我猜想他也是半信半疑,觉得写多了人若已死也是白写,干脆写一句话,人若没事肯定是要回信的。

就在我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处理的时候,进来了一位首长,组里其他几个同志都立正问好,并向我介绍说,这是咱们政治处的田主任,示意我将信拿给他看。他看后说:“怎么能有这种事?别理他,好好干!时间一长就会水落石出的。”并问我多大了。我说了年龄后,他说他比我大一轮。这是我第一次见顶头上司,知道他名叫田文明,河北沧州人,1965年入伍,30岁就提拔为副团级的团政治处主任了。

他说话慢条斯理,但在原则面前却从不会让步;他两眼炯炯有神,仿佛能看透你的内心。没过多久,可能是为了照顾什么关系,有人向主任提出让我下连队,田主任不软不硬地回了句:“上面要求幻灯汇演你去画呀?”因为,那时幻灯汇演的画稿都由我主笔。于是,那人不得不打消了顶替我的念头。这些情况都是我们电影组长过了很久后才告诉我的。

1978年冬,田主任已提升团副政委,听说我要探家,便把我叫到办公室拿出一件棉军大衣说:“这是配发团首长的棉大衣,我还没穿过,你们晋南天气不很冷,回去穿上这大衣正好!”我们驻地这时已进入内蒙古境,冬天最低气温达零下二十五度,部队配发的是皮长毛大衣和大头鞋。我推辞说这大衣崭新,首长一次都没穿过,自己不好意思穿。但田副政委却不容我推辞,坚持非让我穿,出门时还送我了一句话:“不要放弃努力!”这句话的涵义我几十年后才真正理解。

我探家回部队后,却没能立刻见到田副政委,听说他去军部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培训班了。培训结束后,他就被提为团政委了。一天,机关人员都在整修操场,快结束时田政委把我叫到一边,拉我一道蹲下说:“现二营部缺个书记(排级),你去当书记吧!随后命令就下去,以后有机会再回来。”第二天我就打上背包去了二营部报到。

1979年年底,我去团里办事时碰见田政委,他说:“小刘啊,山西省军区到咱们团要四个连排干部,你回去吗?”我当时根本没有思想准备,只想着田政委对人这么好,自己又刚刚提干,怎能马上就走呢?

田政委1981年年底转业到河北省沧州市工作,我于1982年调回运城军分区政治部任干事兼电影队长,后来又转业到地方工作。

田政委亲切的笑脸几十年来经常出现在我的梦里,2011年,时隔30年后,我专程去沧州看望他。快进城时天降大雨,因我提前给他打过电话,因而他计算好时间后居然就早早立在小区门口,冒雨等着我。更令我惊讶的是,我与田政委虽然几十年未见,但他对我的情况却了如指掌。原来,老首长一直在默默地挂念着我,关注着我。我愧疚地说,我早应该来看您的,他还是那样微笑着说:“你们工作忙!”

人的一生有很多机遇,会认识和交往很多人,遇到老政委田文明是我最大的幸运。他对我的照顾,不含任何的功利与金钱色彩,纯粹就是长者对青年、上级对下级的关心与爱护。这种关爱不仅能包容你的一切不足,更像是拐杖,在你最需要的时刻扶你一把,又像是明灯,驱赶你心中的阴霾,照亮你前行的路,让你变为更优秀的人!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