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盐商往事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22

钟成不仅聪明肯干,而且够勇够狠,在盐湖口扛了几年盐袋,身边就聚集了一群过命的兄弟。在认识盐老大曲大海之前,钟成也跟过几位老大,但到底是一些不入流的角色,其中有两个还是被钟成亲手沉江的。事实上,曲大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基本上这小子把所有能想到的坏事都做到了。不过话说回来,想要做盐老大,规规矩矩办事、老老实实做人,那就等于自己找死。好在曲大海为人处世讲一个“利”字,在钱财上从来不亏待兄弟,钟成也就认下了他这位大哥。

钟成的家安在主城区,但是为了方便去盐湖口办事,因此距离内城城门并不远。而这里,也是所有在盐湖口混出名堂的混混们的首选居住地,可以说无论是在地理位置上还是在社会资源上,这里都是盐湖口和主城区的过渡地带。钟成家里,只有一个叫小艳红的姘头隔三差五过来同住,虽然从来没见过面,但是光听名字也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人家的姑娘。晏之秋便借此对钟成“苦口婆心”,还拍着胸脯跟钟成保证,说一定要让小艳红从良,否则他就把名字倒过来写,尽管他正着写钟成也不认识。

二哥,你能不能让晏先生先回兽医铺,我快受不了了。(钟成)

我认为晏先生说得在理,而且也都是为你好啊,别不识抬举。(我)

拜托几位哥哥,你们以后不要再叫我晏先生好不好,就像我还是个臭教书匠似的。(晏之秋)

那叫你什么?(我)

叫我之秋,或者小五,或者随便。(晏之秋)

那行,以后我们就叫你随便。(钟成)

这名字不好。(铁头)

别闹了。叫晏先生确实生分,这样,我宣布一下啊,以后就叫之秋,谁叫错了扇自己耳光。(我)

二哥,我们已经等了两天了,我觉得咱们不能排除那伙杀手不去兽医铺、也不去兽药铺的可能。(晏之秋)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我)

你们是说,他们是四大家族的人,自己家里就有兽医兽药?(钟成)

啊?那我们不是白等了?(铁头)

之秋,如果是这样,还有什么办法吗?(我)

短时间内,我们很难打入四大家族内部调查,暂时只能假定这条线索走不通。不过,你不是说九指道爷临死前留下一个“盐”字吗?我觉得或许可以做点文章。(晏之秋)

快说。(我)

很明显,这个“盐”字和宴客楼的命案有关。既然如此,不是和宴客楼的事有关,就是和宴客楼的人有关。(晏之秋)

哈,真是一句无比正确的废话。(钟成)

别捣乱!之秋,你继续说。(我)

和事有关,就是谋杀。和人有关,就是仇杀。闵老板做生意讲究和气生财,而且这件事还牵连到他的家人和程先生,仇杀的可能不大。而如果是谋杀,就一定和盐事有关。宴客楼经营的是酒菜生意,能有什么盐事?自然是厨房用盐。我在想,是不是闵老板在用盐的事上有什么变动,才招来横祸一场?(晏之秋)

用盐的事上有变动?我好像听闵荷说过,他们家新进换了一个供盐商。但是这事时有发生啊,再说也不会有哪个盐商因为别人不买自己的盐就起杀心吧?(我)

如果事情只是看着这么简单,当然不会。但是你别忘了,咱们这里是盐湖城,因盐而生的命案每天都在上演,闵老板一家说不定也栽在这件事上。(晏之秋)连载(47)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