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盐商往事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20

二哥,照你的吩咐,我一直盯着这几个老混混呢,这个是其中之一,因为女儿出嫁的事晌午时分露的面。下面的人报上来之后我就过来了,但还是来晚了。(钟成)

我蹲下身去查看,就知道是职业杀手干的。一刀扎在颈动脉上,又横着划过喉管,就算当场没有毙命,也没办法说出半个字,属于典型的杀人灭口。

他的家人都审过了?(我)

都审过了。杀手黑衣蒙面,手脚利索,我什么线索都没找到。(钟成)

我起身思忖,在屋子里来回踱步。

二哥,接下来怎么办?(钟成)

等。(我)

等?等什么?(钟成)

话音未落,屋外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又是一声马嘶长鸣,铁头从外面叫嚷着闯了进来,身后跟着晏之秋。未等我们开口说话,晏之秋一口糨糊吐在地上,紧接着跌跌撞撞地逃出门去了。

他怎么了?(铁头)

没什么,晏先生应该还没见过尸体,尤其是没见过被弄成这样的。(我)

我们等了一会儿,总是不见晏之秋进屋,只好到院子里来,却看到他正在四处查看。铁头开口要问,被我伸手拦住。晏之秋又转了几圈,才来到我跟前。

二哥,里面情况怎么样?(晏之秋)

我摇摇头。

外面的情况我查看过了,唯一还有点价值的是马粪。(钟成)

马粪?(我)

对。情况我已经了解得差不多了,这伙人应该是行家里手。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管不住牲口的排泄器官,所以才留下了一坨马粪。(晏之秋)

可马粪就是马粪呀,这玩意满大街都是,能有什么价值?(钟成)

简单来说,不同的人会喂给马不同的东西吃,所以马粪还是有区别的。(晏之秋)

那,那这伙杀手喂的是什么?(铁头)

药,治疗腹泻的药。(晏之秋)

你是说,这伙杀手的坐骑当中,有病马?(我)

没错。二哥,盐湖城虽大,兽医铺却不过大小十余家,最大的一家还握在咱们手里,撒网捞鱼并不是太难的事。(晏之秋)

可是,他们既然是杀手,行事必定格外小心,不一定会到兽医铺给马看病。(钟成)

说得没错,但他们一定会到药铺抓药。盐湖城有多少专供兽药的铺子?(我)

二哥聪明。据我所知,不超过三家。(晏之秋)

好,这次我们就来个守株待兔。(我)

晏先生果然厉害,你再到屋里看看尸首,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线索。(钟成)

额?不用了,你们不是都已经检查过了吗。(晏之秋)

第十七章

人善被人欺 马善被人骑

盐湖口,与盐湖城只有一字之差,可以说它是盐湖城又非盐湖城。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盐湖城之所以不生产粮食却比周边几座城市更富裕,靠的就是东城外的百里盐湖。盐湖被大小势力瓜分之后称作盐田,为田主做苦力谋生的叫盐工,盐工做得时间长了,租下田主盐田自己经营的多半以家庭为主,因而被称为盐户。

连载(45)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