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盐商往事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19

废话,我们家这么大一摊子事,你想让我一个女儿家撑到几时?(王珂)

得了吧,怎么看你都比我能干。(我)

没出息。(王珂)

嘿,你……(我)

好了好了,你可以一点一点来,谁让我爹看上你了呢。(王珂)

你爹看上我了?(我)

不是,你想什么呢?你不会是脑子进水,以为我看上你了?(王珂)

……(我)

哎,问你话呢。(王珂)

我猛地起身说:好,我明天把你那箱金子还回来,咱们俩以后就当不认识,你让孟老板修的新宅园,谁爱住谁住去!说完,我转身就走。

站住!(王珂)

还有什么事?(我)

回来坐好!(王珂)

我站着不动。

王珂伸脚把身前的凳子一踢两半,说:听到没!我回来坐好,这丫头居然俯身过来贴近了看我脸,然后中邪似的笑开了花。

你呀,和当年在盐务学府时一个样,不识逗。(王珂)

咱们两个,要说有谁脑子进水,那一定是你。(我)

好,是我,是我,我脑子进水。(王珂)

你别笑,我跟你说点正事。(我)

王珂笑出了泪花,拿手绢揩了去坐好,憋了好几回才按下笑意。真不明白这妮子的笑点怎么这么低,前前后后我哪里好笑了?

你说啊,傻瞪着我干吗?(王珂)

关于兽医铺的事,你爹什么意思?(我)

她不太高兴,说你这生意是伺候牲口的,损我们王家面子。(王珂)

真是势利眼。(我)

你说什么?(王珂)

没什么,没什么。反正我也不在乎他。你就是说你什么态度吧?支持我不?(我)

我能说不支持吗?其实我早看开了,我们王家家大业大,你想玩什么就尽情玩呗,早晚有收心的那一天。(王珂)

你这话,我都听不出好坏了,照你的意思……(我)

好啦,我支持你,你干什么我都支持你。(王珂)

这还差不多。(我)

我们这边正聊着闲天,铁头忽然引着钟成的一个小弟匆匆赶来。

二爷,三爷请您去一趟。(小弟)

现在?(我)

对,越快越好。(小弟)

什么事呀?(我)

三爷吩咐,您去了便知。(小弟)

钟成这小子有事,一向都是亲自来找我。现在既然打发一个小弟过来,恐怕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他被人扣住了,二是他扣住了什么人,必须亲自看着。但不管是哪种可能,都说明事情很紧急,如此我便辞了王珂出了松心茶馆。

刚要扬鞭打马,我忽然想起晏之秋。这小子读书比我都多,不能浪费了,必须到事上历练历练。

铁头,咱们兵分两路。你去请一下晏先生,然后到你三哥家碰头。(我)

铁头领命去了,我由钟成的小弟引着,一路奔到盐湖口。未进钟成家,又有一个小弟在门口立马等着,说钟成让我们直接过去。看来事情真的很急,先前引我的那个小弟是从钟成家出发的,并不知道我们要去哪里。又是一阵狂奔,我们来到一处农家院,里里外外站满了钟成的人。进到屋里后,又听见几个农妇压着嗓子哭,只是被人喝着才没有放出声来,同时血腥味已经进了我的鼻子。又进了一个套屋,我才终于看见钟成。连载(44)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