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讲述>

左权在稷山写给叔父的信 入编《山西革命烈士家书》始末

来源:发布者:时间:2019-11-08

▲《山西革命烈士家书》书影


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深入开展的关键阶段,省委“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领导小组办公室、省委宣传部、省委党史研究院共同编撰的《山西革命烈士家书》一书日前由山西出版传媒集团、山西教育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不仅再现了革命烈士手迹和珍贵照片,而且满怀深情地讴歌了共产党人的家国情怀。左权将军在稷山北阳城村写给叔父的信(包括注释部分)及山西省作协会员、稷山县前文联主席郑天虎写的《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读后感入编。这是对左权将军最好的纪念,也是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具体奉献,更是对厚重稷山的彰显。

左权在稷山写给叔父的信参加征文的经过

2019年7月4日,《山西晚报》刊发了“省委党史研究院在我省征集山西革命烈士家书,将编写《山西革命烈士家书》一事的通知”。通知中要求征集四个内容:1.烈士生平简介,约300字;2.烈士家书(包括对家书中人物的注释),以及烈士家书手迹或复制件;3.烈士事迹故事3至5个,约3000字;4.对烈士家书读后感,由烈士亲属、生前好友、当代大学生村官或领导干部等撰写,约800字。

仔细阅读该通知,我首先想到左权将军在稷山写给叔父的信应该撰文推荐。他虽是外省籍人士,但抗日牺牲在山西,符合通知中征集的条件;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我对左权将军仰慕已久。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上小学时就唱“左权将军家住湖南醴陵县,他是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左权将军牺牲,为的是咱老百姓……”此歌至今记忆犹新。我到太原后,通读了《山西通史大事编年》,对左权将军的事迹了解得更多了。于是,在2013年,撰写了《左权一封家书》一文,发表在《山西老年》当年第12期。加之,今年5、6月期间,郑天虎写了一篇《一封红色家书》朗诵词,在全市朗诵比赛中一举夺魁,让我非常感动。我决定动手写一篇应征的文章。

第一部分,左权将军简介,资料充足,一蹴而就。第二部分,左权写给叔父信的原文,有对写信的地点和背景以及信中提到的人物作注释,依据要求写了,所缺的是信件的原手迹或复印件,询问过张谦益和王过关先生,稷山无保存,无法提供。

第三部分,左权的3至5个故事,我依据王志平先生的八路军总部过稷山资料和《山西通史大事编年》,写了5个故事:一是八路军沿途秋毫无犯;二是在翟店高小给师生讲话;三是稷山抗日工作重要指示;四是在北阳城夜写家书;五是在辽县麻田突围壮烈殉国,共3200余字。

第四部分写读后感,通知对撰写人员资格要求是:一,烈士亲属,左权的夫人刘志兰早已作古,他的女儿左太北今年6月份过世,这一条不可能;二,生前好友,和左权同时代革命者存世无几,纵然有,也是素昧平生,这一条也不行;三,当代大学生村官,我久居异地,对县上这方面情况茫然不知,同样行不通;最后一条就是领导干部。我想到郑天虎是刚退居二线的一名领导干部,另外,他不久前写的《一封红色家书》还在省、市级报纸上发表,这不就是一篇精彩的读后感吗!过了没几天,天虎就把修改后的《读后感》发过来了。之后,张谦益、王过关先生还有我的堂弟郑二斌提供了许多有关左权的珍贵照片。我根据文字需要,配图10幅,供编辑选用。经过校对修改后,于今年7月15日发给党史研究院邮箱。7月21日补充了左权母亲的注释资料。据后来所知,我写的左权家书的征文是发送最早的一个。

左权在稷山写给叔父家书的征文入编情况

叔父:

你六月一号的手谕及匡家美君与燕如信均近日收到,因我近几个月在外东跑东(西)跑,值近日始归。

从你的信中敬悉一切。短短十余年变化确大。不幸林哥作古,家失柱石,使我悲痛万分。我以已任不能不在外奔走,家中可所持者全系林哥,而今林哥又与世长辞,实使我不安,使我痛心。

叔父!我虽一时不能回家,我牺牲了我的一切幸福为我的事业奋斗,请你相信这一道路是光明的、伟大的,愿以我成功的事业报你与我母亲对我的恩爱,报我林哥对我的培养。

芦沟桥事件后迄今已两个月了。日本已动员全国力量来灭亡中国。中国政府为自卫,应战亦已摆开了阵势,全面的战争已打成了。这一战争必然要持久下去,也只有持久才能取得抗日的胜利。红军已改名为国民革命军,并改编为第八路(军),现又改编为第十八集团军。我们的先头部队早已进到抗日前线,并与日寇接触。后续部队正在继续运送,我今日即在上前线的途中。我们将以游击运动战的姿势,出动于敌人之前后左右各个方面,配合友军粉碎日敌的进攻。我军已准备着以最大的艰苦斗争与日本周旋。因为在抗战中,中国的财政经济日益低落,在持久的战争中必须能够吃苦;没有坚持的持久艰苦斗争精神,抗日胜利是无保障。拟到达目的地后再告通讯处。

专此敬请

福安

侄 自林

九月十八日晚于山西之稷山县

两位婶母及堂哥二嫂均此问安

注释:

(1)此家书写于1937年9月18日晚,写信地点在山西省稷山县北阳城村八路军总部驻地。时任八路军总指挥部副总参谋长的左权,在赴华北抗日前线的行军途中,当晚宿营于稷山北阳城村。面对当前东北沦陷,华北告急,日本亡我之心不死,举全国之力,步步紧逼,中国处于生死存亡关头,抗敌救国,刻不容缓。同时,又联想到不久前收到叔父6月1日写的信,得知胞兄林哥病逝,国难家悲,涌上心头,于是写下这封充满浩然正气和浓浓亲情的家书(详情见事迹)。

(2)左权叔父,姓名左铭三,职业不详。

(3)左权母亲,姓名不详,匡家美君即匡金美,左权的同乡,时任国民党部队的团长。“西安事变”,左权随周恩来与蒋介石谈判,邂逅匡金美。匡告知其父和兄已去世,其母带着多病的身体支撑着一个不完整的家。

(4)林哥,左权的胞兄,姓名左育林,职业不详。

以上是左权给叔父的家书全文及注释,我整理好发到征文编辑部,期待着回音。没想到很快有了消息,9月2日,突然接到省党史研究院一位叫孟英的电话,她告诉我,她是负责撰写左权家书板块的。左权从1937年进入山西一直到1942年牺牲,在山西抗日战场逾五个年头,其间写过许多家书,仅保存下来的就有12封;5年期间,他参加指挥了多场战斗,有许多感人的故事。左权仅存的12封家书由他的夫人刘志兰保存,1982年交给女儿左太北,左太北最后交予了革命军事博物馆。左权将军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最高级将领,他的家书是宝贵的革命财富,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的生动教材。如果只选其中任何一封家书,反映不了左权将军的革命精神的全貌,因此,有必要搞一个大板块,选择几封最具代表性的家书。

孟英接着说,左权在稷山写给叔父的信以及对信中的人物注释,我们选用了;郑天虎写的《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的读后感,我们选用了。这是你们稷山对省委党史研究院编写《山西革命烈士家书》的支持和奉献。

综上所述,我写的征文,入编的是左权写给叔父的信,对信的注释部分以及左权母亲的有关资料和郑天虎写的《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读后感;未入编的是左权简介,左权在稷山的故事及有关左权的照片。

左权写给叔父的信和郑天虎读后感入编的情况

9月25日,孟英编辑打电话说,《山西革命烈士家书》已给我和郑天虎通过邮局挂号寄出,注意查收。我原以为截稿之后,出书至少也得两三个月,没想到书出版如此之快,据说9月上旬,稷山书店已有销售。

9月29日我收到此书,红彤彤的书皮,鲜艳的竖排红色书名题字,竖框里是洁白的底色,格外醒目。它象征着革命烈士红色家书和高洁的品格。重读散发着墨香的家书,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掩卷沉思,联想到后来他在辽县麻田为掩护八路军总部和北分局领导安全突围,毅然决然要求断后而壮烈牺牲,令世人肃然起敬。他铮铮铁骨,为抗日舍身取义,以身殉国的革命英雄气概跃然纸上。这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难得的最鲜活、最生动的教材。

据我粗略统计,此书共收录了24位烈士家书34封,左权在稷山北阳城写给叔父的家书位列其中;《左权:名将以身殉国家》一文,共选家书3封,在稷山北阳城村写给叔父的信排在首位,第二封是左权牺牲前三天写给妻子刘志兰和女儿左太北的,第三封是1937年末,在洪洞县写给母亲的。这并非是按写信时间先后排序的,也并非按血缘远近辈分大小而定位的,更不是随机而写的,这是编者经过权衡考量后作出的选择。由此可见,左权在稷山写给叔父信的意义和重要性。

在左权写给叔父信的结尾处,我写的注释(1)的文字是:“此家书是左权于1937年9月18日晚,在山西省稷山县北阳城村八路军总部驻地所写。时任八路军副总参谋长的左权,在赴华北抗日前线的行军途中,当晚宿营于稷山北阳城村。左权面对当时严峻形势,东北沦陷,华北告急,国家处于生死存亡关头,抗敌救国,刻不容缓。同时,又联想到前不久收到叔父6月1日写的信,得知胞兄林哥病逝,国难家悲一齐涌上心头,于是写下这封充满浩然正气和浓浓亲情的家书。”左权在稷山的故事虽未编入,但“在山西省稷山县北阳城村八路军总部驻地所写”几个字历历在目。“稷山县北阳城村”这个历史厚重的村名堂而皇之地记入《山西革命烈士家书》之中,八路军总部和左权在稷山北阳城曾经的足迹,将永远铭记在后来人的记忆中。我以前曾在微群短信中对王过关先生说过:“作为稷山赤子,宣传稷山,宣传北阳城村,责无旁贷。”这也算实践了我的一个诺言。

左权给叔父的信以及后来给母亲的信,一直由其母保存,后交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新中国成立初期,其母才得知左权抗日殉国,并托人给左权写了一篇祭文:吾儿抗日成仁,死得其所,不愧有志男儿,现已得着民主解放成功,牺牲一身,有何足惜,吾儿有志,地下瞑目。半年后她病逝了。读着祭文,一位农村妇女有如此的胸襟和见识,不禁油然而生敬意。正因为有这样深明大义的母亲,才有慷慨捐躯、报效国家的儿子。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这篇读后感,郑天虎写得很见功力,受到孟英编辑的认可。全书24位烈士、24篇家书文章,每篇文章后面都只有一篇读后感,唯独《左权:名将以身殉国家》后面放置两篇读后感:一篇是左权女儿左太北生前写给天国父亲的信,一篇就是郑天虎写的此文。

9月9日,孟英编辑又一次给我打电话,让我转告郑天虎,山西电视台于次日要拍《山西革命烈士家书》中作者们采访录,邀请天虎于当天到太原。她询问了天虎的手机号码,由她直接邀请。不巧天虎有要事,未能成行,非常遗憾!山西电视台拍摄的访谈录,在山西公共频道周末版晚上七点后,接连播放了两周。接受采访者有大学教授、知名学者或史志专家,采访者是山西电视台资深记者。可见省委宣传部、党史研究院和新闻媒体十分重视此事。

9月27日,《山西日报》文化版又把天虎的《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予以全文发表。有三位作者的读后感,天虎此文置于篇首,其文影响力可见一斑。

随着《山西革命烈士家书》上架发行,“稷山县北阳城”这个既古老又新鲜的名字,将会在全省乃至省外各地被社会所共认(24位烈士,13位是外省籍),左权写给叔父的家书和《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读后感,将会使广大读者受到激励和鼓舞。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