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徐宽福在坦赞铁路的日日夜夜跨越大裂谷 会战马通段

来源:发布者:徐信安 徐迅时间:2019-06-20

马通段分为马通和通谦两段,即:从坦桑尼亚的马坎巴科经通杜马,穿过赞比亚北方省省会卡沙玛,到达谦比河,两段合计全长652.12公里。

马通段相比达姆和姆马段来讲,地质条件相对好一些,桥、隧、涵也要少些,只是该段新增加了3座隧道,共长713延米。铁路不仅要穿过著名的“地球上最长的伤疤”东非大裂谷,而且还要过境到赞比亚。在这条“伤疤”上,分布着众多美丽的火山和湖泊群,比如尔塔阿雷火山、维多利亚湖等。徐宽福和同志们无暇游览这里的美景,马不停蹄继续向新的工地开进。

铁路经过火山灰地区姆贝亚,晴天土很硬,雨天成稀泥。地下水很发达,下挖1~2米就出水,给施工造成较大困难。为了不影响工程进度,徐宽福召集大家集思广益,经过反复研究,决定对路基采用换土填土的施工方案,扩大排水沟,从远处运来黄土封闭路堤,有效地攻克了这一难关。

这一地区还有三件“宝”,白蚁包、毛豆角、非洲痘。当地白蚁很多,以致黑人朋友把白蚁当食物抓来吃。当地的房子和电杆都是用石头和水泥做的,只有这样才能防止被白蚁蛀咬。白蚁包大到可以在上面盖两层楼,白蚁堆的土特别硬,硬到需要用推土机才能铲掉。徐宽福和同志们变废为宝,把白蚁包用来当公路路基的石子。毛豆角是黑人朋友的主食之一,他们平时主要的食物就是玉米和毛豆角。非洲痘是当地的一种地方病,就是脚上长甲缝疖子,里边藏着小虫子。徐宽福和一些同志也曾患过这种病,住院开刀动了手术才治好。

当地的自然环境也是施工必然要面临的挑战,炎热的气候,强烈的日照,给施工人员带来了很大的伤害。在工作中,头上烈日晒,脚下石头烤,两脚烫得站不住了,工人们就往靴里灌凉水,脚被泡肿了,活儿还在坚持干。施工现场经常出现野生动物,大到象、狮、豹,小到采蝇、毒蜂,都危及施工人员的生命安全。有位技术员在施工勘测中不幸遭遇大群毒蜂,被团团围住无法逃脱,蜇得遍体鳞伤,毒素侵入全身,不治而逝。施工中常常发生技术问题、设备故障、生产安全事故等,这些都被徐宽福和同志们以顽强的毅力一一战胜,因为他们心中装有祖国的荣誉、人民的期望。

马通段新增的3座隧道,交给了曾鏖战姆马段的铁二局隧道大队一分队。他们发扬了不怕劳累、连续作战的精神,以最快的速度转战马通段。进入施工现场后,他们又克服对线路工程不熟悉、缺少大量推铲司机等不利因素,在兄弟机队的帮助下,一鼓作气,仅用8个月时间,至1973年一季度末,完成了全部主体工程。

雨季终于随着5月的结束被旱季接替,马通段掀起了全面施工的热潮。“抬头看天,低头看山,一日三餐,吃了上班。”这句顺口溜是徐宽福和同志们单调生活的真实写照,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下了远洋客轮,在达市接待站封闭休整几天后,坐汽车来到工地,开始了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有时徐宽福也思念家、思念妻子、子女和远在老家的父母,这些思念他只能化成动力,只有努力工作,才能为国为家争光。

1973年7月,坦赞铁路铺轨至坦桑尼亚西南重镇姆贝亚城。当铺轨到达姆贝亚省时,姆贝亚省立刻沸腾起来,人们从四面八方涌向姆贝亚车站,兴致勃勃地参观铺轨,有的黑人朋友跟着铺轨机整整看了三天。

为了庆祝铺轨到省城,姆贝亚省政府和省坦盟党总部,7月12日在姆贝亚车站举行坦桑尼亚境内全部铺轨通车的庆祝大会,到会代表及当地黑人朋友达3000多人。同年8月27日,坦赞两国政府在通杜马明峒上海关广场,举行了隆重的铺轨过境庆祝大会。坦赞两国总统和中方代表以及扎伊尔共和国总统代表、政府高级官员、一些外国使节,在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中登上了主席台。

在庆祝仪式上,两位总统和中国驻坦、赞大使先后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祝贺三国人民经过三年来的艰苦奋斗所取得的胜利。两国领导人来到通杜马明峒坦端峒口,由卡翁达总统剪彩,铺轨机铺下了进入赞比亚的第一排铁轨。当地群众两万多人身穿节日盛装,跳起非洲传统舞蹈,载歌载舞,一直欢庆到深夜……

铺轨路过两个国家的国境,一国总统欢送,一国总统迎接,这在世界修路史上找不到如此空前隆重的场面。

铺轨到赞比亚,标志着坦桑尼亚境内的坦赞铁路工程已进入全面收尾配套阶段,线路工程的重点已经转移到赞比亚境内,徐宽福也跟随筑路大军转战到了赞比亚。 

(连载之七)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