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钩沉>

“羊驮寺”为何呼作“羊大寺”

来源:发布者:王雪樵时间:2019-06-20

运城城区西北郊有一“羊驮寺村”。关于“羊驮寺”的来历,民国版《安邑县志》有记载:“羊驮寺,一名观音寺,在县西王曲村。金太和四年,乡人掘地得石人骑羊,佥以为菩萨像,因创寺记之,名以‘羊驮’。”可知,羊驮寺村原名“王曲村”。因金代出土了“石人骑羊”(羊驮石人)的塑像,于是在村里建了座观音寺以作纪念,当地人称之为“羊驮寺”。后来,王曲村便改名为“羊驮寺村”。

“羊驮寺”当地人俗呼“羊大寺”。“驮”字今天普通话读作“沱tuó”,为什么运城人读作“大dà”呢?简单地说,“驮”读“沱”是现当代的读音,“驮”读“大”则是保留了古代的读音。而要弄清这两个读音之间的关系,还需从“驮”字读音的演变规律说起。

原来,“驮”在古代是个定纽歌韵平声字。而歌韵的音值为“a”,是个前低元音,后世演变一直有高化倾向,大体上是由“a”先变作“ao”,再变作“o”或“uo”,最终到今天变作“e”音,形成了“a-ao-ouo-e”这样一条演变轨迹。因此“歌”字在唐五代以前读作“ga”,到了宋元时代读作“gao”,到明清时代就读作“go”或“guo”,明清以下就变成了今天普通话读音“ge”。今天运城人读“唱歌”为“唱guo”,保留的是明清时代的读音。“驮”字既然属于“歌”韵字,它的音变遵循的也是这个规律:唐五代以前读作“da”,宋元时代读作“dao”,明清时代就读作“do”或“duo”。由于“驮”的声母是浊辅音[d],宋元以下浊辅音清化变作送气清辅音“t”,于是“驮”字在今天就读作了“tuo”。而运城方言将“驮”读作“da”,保留的是唐代以前的古音读。

说到这里,细心的读者可能还会问:“驮”字从字形结构看,半边从“马”,半边从“大”;“马”为形部,“大”为声部。根据一般规律,“驮”字读音应该是随着“大”字来读的。为什么普通话“大”读作“da”音,到了“驮”字却规范读作“tuo”音?这里是不是还有什么奥秘呢?猜得不错!原来“大”字古音就是“歌”韵字,“驮”字定为“歌”韵也是由此而来的。但在通语系统里,“大”字并没有随着其他歌韵字一起发生音变,而是一直停留在古音“da”的阶段没有动。反倒是运城方言中的“大”字按照歌韵字的音变规律一直变下来了,所以运城话的“大”读作“tuo”,是符合古汉语语音演变规律的。换句话来说,按照语音演变一般规律,“大”字今天本该就是读作“tuo”的,而普通话中的“大”字没有像“驮”字一样音变为“tuo”,却仍然读作古音“da”,这是不符合音变规律的。所以王力先生《汉语史稿》称普通话“大”读“da”音,是一个“特殊情况”,“不符合歌韵字发展的一般规律”。笔者在《<西厢记>中“大”读“堕”音考》一文中,对此也有分析,认为包括运城话在内的北方一些地区的方言中“大”读作“tuo”音,仍然完整地体现了歌韵字音变的规律。

总之,“驮”字依照普通话应该读作“tuo”音,运城话却读作了古音“da”;“大”字依照语音演变规律应该像运城话一样读作“tuo”音,而普通话却依然读作古音“da”。这也是个有趣的语言学现象。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