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讲述>

外面的除夕不孤单

来源:运城晚报发布者:吉安生时间:2021-02-08

除夕牵着春天的手款款而至。虽还是数九天,但天地间已充盈着春天特有的水润柔暖。

1984年除夕一大早,我和妻儿挂灯笼、贴春联、粘窗贴,紧锣密鼓忙活了一阵子。然后,我狼吞虎咽几个年夜才吃的饺子,把一家老小新年的祝福与不舍装进自己的行囊,逆着回家过年的人流,匆匆行进到距县城20多公里外的单位值班值守。

那年除夕夜,我们家因为我的缺席没吃成年夜饭。年迈的奶奶一句“我那生娃子也不知道怎么过年哩”,一下引爆全家人泪水的堤坝,寡言的父亲、柔弱的母亲、大哥兄弟,霎时一个个泪水涟涟。滞重浓郁的思亲情绪,把那个年节浸染上了无法去除的思念之苦。这些后来从大哥口中得知的情形,至今想起来,仍禁不住心酸鼻塞。

我的家人当时如果知晓我在卫国戍边的军营里过除夕的实际情况,他们一定不至于经历那般揪心扯肺的思念煎熬。那年,我们当了4年兵还没有探过家的代理排长,探亲假被批准了,要坐除夕的火车。临行前,代理排长把班长和我们4个新兵召集到一块。排长对班长说:“他们4个新兵刚入伍,第一次在外面过年,你一定替我照顾好他们。我是第一次探家,也是最后一次探家,我想和你们大家一块过个年,可是我也想让我的家人看看穿军装的我,很难两全啊,给你们留10块钱(当时4年兵龄战士一个月津贴才12元),你们自个儿买点吃食,吃好喝好不想家。”我与排长对视的瞬间,看到他眸子间有泪光闪烁。

那个除夕夜,我站第四班岗,即凌晨2点到4点的岗。连队值班员叫岗后,我立马起床整理着装,准备接岗,连队指导员已在门口等我了。每逢节假日干部要和战士一同站岗放哨,这是部队的传统。到了哨位,指导员对我说:“过年啦,咱们朝着家乡的方向给咱们的亲人敬个军礼吧。”夜幕下,朔风中,我和指导员立正、凝视家乡的方向,郑重地行了个军礼。那次敬礼持续时间很长,长到30多年之后还在持续,固化在了我的生命中。之后,每年除夕,我都会走出户外,面朝我站岗放哨的地方虔诚地行注目礼,默默地祝福我的部队、我的战友。

那时,因为拥有亲爱的战友,我的军旅除夕不孤单。

第二次在外面过年,已经是十几年之后。1998年,我被省电视台驻交通厅记者站借调,除夕下午,我扛着摄像机,捕捉高速公路管理工作者备战春运的新闻,借此充实自己想家念亲的惆怅。采访快结束时,已是晚上9点,与坚守工作的同志们吃了一顿年夜饭,回到站里又紧赶着写稿、编辑片子,忙完后,新年的钟声已响过许久,头一挨着枕头就酣然入睡了。

思绪回到现在。见到站房、监测场区,特别是青春年少、活力四射的孩子们,如何让他们在我们这里过年时从想家思亲中跳出来,成了我今年除夕必须完成好的课题。

踏着新年的钟声,浴着年节的春意,我迈步走向还坚守在岗位的孩子们,我要让他们感受到我与他们肩并肩、心连心的共同守候,感受到今年除夕不孤独,体味到暖心的春意。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