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亲情流淌的时光

来源:发布者:时间:2020-04-09

祖父尉来虎1938年生,万荣县高村乡乌停村人,2015年6月的一个中午,突然摔倒而去世了。

人生的短促和难以预料,我全明白,可面对着祖父的离去却一时无法接受。我没有想到祖父竟走得这么快,我的心揪成一团,忍了一路的热泪,一时迸发。

在晶莹的泪光中,又忆起儿时在万荣老家和祖父的诸多趣事。

我捧了一手采到的野蘑菇要祖母做菜吃,祖父说野蘑菇有毒吃不得。我不依,他又说要拿到房顶上晒干了才能吃。我惦记着蘑菇晒干了没有,祖父说夜里被猫吃了。想到自己的劳动果实被窃取,我郁郁寡欢了好几日,后来知道是祖父偷偷丢掉了。我气不过,暗地里往祖父的连锅面里加了4勺盐,吃得祖父皱眉瞪眼的,然后拼命找水喝。

我爬土坡时摔了一跤,手心被地上的枣刺扎到,鲜红的血很快流了出来。祖父将火柴盒边上的擦火皮慢慢揭下来贴在伤口处,我深以为奇,不哭反乐,祖父也乐,说我勇敢。晚上斜倚在炕上看电视,动画片里男孩荡秋千,我十分羡慕。第二日天刚亮,睡梦里传来响动,原来是祖父请了村里两个匠人,正在胡同的房梁上“叮叮咣咣”悬秋千,我激动不已。自此,家门口从早到晚聚集了一帮小伙伴,结实的绳索、厚厚的木板,为我的童年带来很多欢乐。

祖父去村里的豆腐坊买豆腐,回来的路上,空中飘起了雪,北风呼啸着,我是十二分的喜欢,银白的屋、银白的天空、银白的地面,一切都白了,都在闪闪发亮。祖父将我的手紧紧攥在他手里,好像宇宙间就只剩下我们祖孙二人,待到攥热了,我又伸出热手去接雪花,祖父也不恼,又攥了我的另一只手。我说:“我不冷。”祖父拍拍我肩上的雪说:“我是怕你滑倒哩!”

夕阳从洗得发白的青纱窗帘中照进来,屋子里显得很安静,祖父的书柜里整整齐齐堆了许多《半月谈》,我一时想起语文课本刚学过的《日月潭》。同音不同字,无知的我就边想边问祖父“半月谈”在哪里,是不是也在台湾?祖父笑着说:“此‘谈’非彼‘潭’。”于是,领我去了村里的图书室,祖父帮我挑了一些连环画册和故事书,大多是关于抗战的英雄故事,图文并茂。我内心充满对革命先烈的敬仰,祖父讲沙家浜的故事,我的生字本上歪歪扭扭全是些带拼音的读书日记,就在这样美好的阅读时光中,我系好了人生的第一颗扣子。

我生平可以回忆、值得回忆的事情多如牛毛,但上中学时,那一日祖父提着鼓鼓的一袋饼子和苹果来学校探望我的场景,却牢牢印在我的记忆里,一回忆就感到一阵温暖:油酥饼像砖头一样厚实,苹果又红又大,祖父问我一天吃饭能花多少钱,我说十块钱,祖父说才十块钱,肯定吃不好……不过喃喃数语,上课铃声响起,祖父很平静说:“快去上课吧,好好学。”我不停点头,转身刚跑两步,忍不住回头看祖父。他瘦得厉害,孤单的影子在夕阳的余晖下被拉得很长,斑白的头发比前几年稀疏多了,就像寒冬中的枯草。祖父凝视着我缓缓挥动青筋暴起的手,脸上带着宽厚的微笑,说饼子还热着。我将沉沉的布袋揣在怀中,心里五味杂陈,热泪早已在眼窝里打转。唉,祖父竟如此衰弱了,这过程,总是在人们不知不觉中悄悄进行……

等到上了大学,对祖父的了解愈多,就油然生出钦佩之情。祖父少年出外谋生,在艰苦的日子里致力学问,靠着自己的奋斗,积累经验、增加能力,曾任报社编辑,乡镇企业局局长、财政局副局长。他文辞练达,书法精湛,常应邀写对联,在村里德望很高。人只有自强才能自立,祖父的经历告诉我,没有信手拈来的幸福,也没有不劳而获的成功,这世上所有真正美好的结果,都要用一点一滴的努力来换。

前几日陪父母整理祖父年轻时的照片,瘦削的身材、衣帽齐整、目光灼灼、英姿飒爽,是个极重体面的气质文人。祖父的遗物中,有一些纸张泛黄的剪贴本,扉页上署着一个陌生的名字:牛文泽。另有两行字迹:党叫干啥就干啥,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再苦的环境也不怕。偶然的机会,问过祖母后,我们才知牛文泽是祖父的别名。祖父幼年丧父,被曾祖母送至邻近的潘朝村,过继给了他的姑妈,祖父属虎,姑妈就唤祖父“来虎”,姑父姓牛,祖父那一辈是“文”字排行,故又起名“文泽”。

我的名字是祖父起的,祖父生前,我几乎未尽孝心,与祖父最后一次见面,谈及我毕业后的工作着落,那时他身体极不好,却讲了许多勉励的话,我心知祖父对我一直是怀有热望的。

参加工作后,有位老同事问我在哪里住着,我说在财政局家属院。他说有个尉局长你认识吗,我说是我祖父。他说:“你祖父是个能行的人!”我心里充满了自豪。祖父性情随和爽直,富有同情心,常济人利物,但在子女教育上却有自己的考虑:通往远方的路,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靠天、靠地、靠父母,不算是好汉。

某日,一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在子女的搀扶下寻至财政局我的家中,说他曾和祖父一同在运城工作,多年不见,欲问询老友。当他得知祖父已逝去,沉默了良久。父亲拿出祖父的照片,老人回忆说,他和祖父都喜爱读书、看报。我的眼前又浮现祖父每晚准时收看新闻联播的情景……老人临走前,母亲将外公近年写的两本书籍赠送给他,以表敬意。

乌停村在我的印象中是非常美丽的,春夏秋冬的景色虽不同,幽静的气氛却一样,我和小伙伴们在村里到处游玩,几乎每一棵树都曾爬过,每一颗草我们都曾研究过。我喜欢说自己是万荣人,在万荣老家的回忆,永远让我心中充溢着一种温情和彻底的放松,它是世界上除家之外唯一可以不设防的地方。想到此,我的内心又泛起悲伤,浓浓的化不开……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