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今日运城>

赵肖娜的战疫“时光”

来源:运城晚报发布者:时间:2020-02-26

从昨天早上在科室接到院方通知,到现在身处湖北天门,整整过去了44个小时,睡眠时间不足5小时。之前经历的画面,在我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一一浮现出来。

1月25日

晚8时23分,我接到市中心医院护理部通知,抽调人员支援湖北。我立即将我和同事赵小凤的名字报了上去,卫蕾蕾随后也来报名。

因我参加过抗击“非典”,进入过隔离病房,经验更丰富一些,又考虑到科室还要值班,思想斗争了一会,就没有批准卫蕾蕾的报名。

晚上9时14分,第一批支援湖北的名单公布了,我和赵小凤都没有入选。在科室群里,我通知大家,不要遗憾,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家人;其次,练好基本功,好好学习培训知识、自我防护措施,并且熟记流程;最后,做好自己现有的工作就是对院方和抗疫战斗的最大支持。

之前报名的时候,自己就有心理准备,既不是相关科室,又是个年过半百的老护士,入选的可能性很低,但国难当前,我不能袖手。

之后,我只要有时间就学习防治新冠肺炎资料,以备将来可能的召唤。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很快,新的一批支援湖北名单出来了。看到有我的名字,我这才“坦然”。可当接到通知说,医疗队随时会出发,我又恨不得自己是哪吒,能有三头六臂:科室的工作需要安排,家里的孩子需要说服,年迈的父母怎么隐瞒……

2月13日

早上下夜班,我借口给父母送东西见了老爸。特殊时期,我只能到小区门口,口罩遮住了我的异样。我不敢停留,匆忙离去。

回到家中收拾行李,丫头问:“妈妈,你真的去武汉吗?”我说:“是真的,来,和妈妈抱一下。”她坐在那里,没有回应我。

是的,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孩子经常在她同学面前取笑我:“我的妈妈,从来不管我。她不知道我在哪个班,不知道我的老师是谁。我读文科,她给我找了一个理科老师来补课,她只是给我发钱让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听到这些话,我心里五味杂陈,我何尝不想当一个好妈妈,可是我从事的这份职业,只能让我做出这样的选择。

2月14日

早上走的时候,我回家拿行李,丫头还在熟睡。没有叫醒她,我留下字条嘱咐几句,轻轻掩门离去。

赶到医院,距集合时间还有20分钟,我干脆跑去理发室把头发剪短,回来和战友们汇合,告别送行的院领导和同事战友,带着他们嘱托、期望和关心,出征。

上了高速,我收到了丫头的信息:妈妈,你怎么不给我打声招呼就走了,我同学告诉我我才知道你出发了,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记得给我报平安,我在家等你回来。

到了太原武宿机场,省委领导又亲自来为我们山西第七批支援湖北的医疗队送行。飞机上,乘务员为我们每个队员准备了平安果和巧克力,并告诉我们,等任务完成再接我们回家。

抵达天门市驻地已是凌晨,气温骤降,外面下着雨,推门进入房间,桌子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刀削面。天门的同胞啊,你们的关怀,我们感受到了!

早上睁开眼睛,一大堆的工作已经等着我做,从出发到现在已经建立了8个微信工作群,每个群都有不同的任务。医院高萍院长的嘱托,护理部陈晓霞主任的安排,字字在心。我深知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很重,我们一定会齐心协力,团结一心,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安全凯旋!

记录人:赵肖娜,市中心医院创伤骨科护士长、我市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副队长

记录时间:2月16日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