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南天一柱柳元景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时间:2019-10-22

赵战生

解州山水形胜,钟灵毓秀,自古以来养育了许多著名人物。南北朝时期,南朝宋大名鼎鼎的柳元景,即是其中之一。为了实现南北统一,他肩负重任,两次北征,战功卓著,堪称“南天一柱”,故《宋书》为其立传,今《辞海》亦有专条。

柳元景,字孝仁,祖上三代均为太守。元景自幼尚武,弓马娴熟,且通晓兵法,颇有韬略。其父柳凭时任冯翊太守,他随父出征,在讨伐南方“蛮夷”的战斗中,冲锋陷阵,屡有斩获,被称为“少年英雄”。

时刘宋权臣、荆州刺史谢晦闻其名,欲揽为麾下,不料谢因谋反罪被诛,事无下文。雍州刺史刘道产闻讯,亦欲礼聘,恰逢江夏王刘义恭有书来招,道产难违王命,只好相让。

柳元景入幕江夏王府后,初任中军将军,后累迁殿中将军、司空行参军,直至司徒太尉城局参军。随着职务升迁,他的军事才干崭露,连宋文帝刘义隆也知道了他的名字。

元嘉十九年(公元442年),刘道产病逝,武陵王刘骏成为雍州刺史。此时原来已归顺朝廷的边境氏族部落,复又反叛,兴兵自立。在江夏王的举荐下,刘骏任命柳元景为广威将军、随郡太守,负责弹压边民作乱。元景到任后“广设方略,斩获数百”,很快稳定了局势。后来,随王刘诞督镇雍州,擢柳元景为后军中兵参军,使他成为一名高级将领。

此时,北魏的皇帝是“借父祖之资,奋征伐之气”,一举打败强敌柔然,又先后灭掉北燕、北凉等国,统一了北方的太武帝拓跋焘。他招贤纳士,借重汉族士大夫建立政治制度,推广先进的汉族文化,使北魏迅速强大起来。史记,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饮马长江的少数民族帝王。

北魏欲南征,南宋要北伐,战争一触即发。

元嘉二十七年(公元450年)八月,宋文帝命兵分东、西两路,举师北伐。刘诞部由西线推进,经略关陕;东线则由王玄谟挂帅,攻击前进。

刘诞授柳元景为建威将军,统摄尹显祖、鲁方平、薛安都、庞法起、田义仁诸部,收复潼关、陕城。老将庞季明本是关内望族之后,羌人对其恭敬有加。元景让他潜入长安一带,策动当地民众举义反魏,以为内应。季明先入卢氏,攻进弘农(今河南灵宝北),卢氏赵难率众归宋,弘农士族亦纷纷响应。

当年十月,北伐先头部队自修阳亭出熊耳山,攻克卢氏城,擒杀了县令李封。但由于孤军深入,粮草缺乏,难以持久。元景即命尹显祖火速驰援,他则亲率士卒束马悬车,攀登百丈悬崖,突出温谷,攻入卢氏。

卢氏既定,元景又挥师直抵弘农城。弘农人归心已久,三千义士举旗呐喊,反戈击魏,并打开北门,迎接宋军入城。宋军活捉了弘农太守李初古拔父子及郡丞,随即贴出安民告示,安抚百姓,城内秩序井然。

收复弘农后,元景指挥各路军马挺进陕西,先后破潼关、克蓝田、招宜阳、攻金门坞,诛杀了恃勇骄横的北魏大将李买得,魏永昌王闻风丧胆,寝食难安。

十一月,元景受命弘农太守。他马不停蹄,指挥宋军迂回攻击,逼近陕城。陕城雄踞黄河南岸,城池坚固,易守难攻。北魏守军“临河为固,恃险自守”。加之北魏洛州刺史张是连提又率两万援军赶到,使宋军腹背受敌,处于两面夹击之中。

元景闻知前线战事吃紧,急忙抽调两千骑兵驰援。在副帅柳元怙的带领下,这支铁骑犹如神兵天降,突然从南门涵道杀出,鼓噪呐喊,横冲直撞,把魏军打得丢甲弃盔,抱头鼠窜。经过一整天的鏖战,陕城告破,两千多魏兵被活捉。

这些被俘的魏兵,多为河内郡被强征入伍的汉人。宋军将领忿其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对抗天朝,纷纷要求将其全部处死。柳元景愍其不幸,以慈悲为怀,力排众议,对俘虏晓以大义,将他们全部释放。为使他们能够平安返回故里,还特别为他们颁发了通行路条。此举收到了很好的政治效果,使宋军“仁义之师”的美誉,传遍了大河以北,有力瓦解了魏军的斗志,赢得了人心。

陕城大捷的同时,分头进击的庞法起部,在当地义军的配合下,攻破了潼关,不断向长安运动,“关中诸义徒处处锋起,四山羌、胡咸皆请奋”。北魏眼看长安难保,欲拼力堵截,却又无兵可调。然而,就在西路军连战皆捷、形势大好的情况下,作为主战场的东路军却遭到魏军重创,节节败退。宋文帝担心柳元景独力难支,陷入不测,遂命他班师。

凯旋的柳元景受到隆重礼遇,随王刘诞亲自登城望迎,并用自己的坐骑换下元景的马匹,让他荣耀入城。文帝授他为宁朔将军,兼任京兆、广平二郡太守。

元嘉二十九年(公元452年),元景晋升为冠军司马、襄阳太守。当年五月,他再次奉命北伐,仍由西路出击。当他立马潼关,欲进蒲坂时,又因东路大军失利,只能望河兴叹,勒马而回。

两次北伐都未能打过黄河,收复近在咫尺的家乡,这对久经沙场、乡梓情切的柳元景来说,无疑是一种沉重的负疚与自责。但他却无力作出别的抉择,其内心之苦、之痛、之煎熬,可想而知。

次年二月,太子刘劭弑君篡位,武陵王刘骏起兵讨伐。他命柳元景统领薛安都、宗懿等十三路兵马,倍道而行,平叛讨逆。

江南水网纵横,元景所率讨逆军多为小船,且破败不堪,很难进行水上作战。行至芜湖后,元景命大部队舍舟登陆,于板桥镇立栅建营。他则率一支轻骑潜入新亭(今南京市南),出敌不意,突然发起猛攻。此时,刘劭虽兵强马壮,却疏于防范,又不知元景有多少兵马,一下子被打得晕头转向,溃不成军,投入秦淮河溺死者不计其数。

四月,刘骏即位,是为孝武皇帝。柳元景以讨逆之功,受封侍中,领左卫将军,节制雍州、荆州诸路军事。后因臧质从中作梗,改迁为领军将军,加封散骑常侍、曲江县公,食邑三千户。

不久,鲁爽、臧质举兵反朝,孝武帝命左卫将军王玄谟挂帅讨伐,加封柳元景为抚军,假节置佐。

征讨大军驻扎在安徽梁山。元景率部屯驻采石,进击姑熟,首败庞法起军。王玄谟在梁山遭到叛军围困,力不能支,请求元景分兵救援。元景一面安抚王玄谟固守梁山,不可自行退却;一面选派精悍士卒,摇旗呐喊,驰马扬尘,逶迤数里,状如数万人。叛军以为京师又增新军,惶然失措,不敢恋战,纷纷作鸟兽散去。

平叛胜利后,孝武帝封元景为晋安郡公,以本号开府,仪同三司。元景坚辞开府,复为领军、太子詹事,加侍中。后几年,职务不断升迁。

大明八年(公元464年)五月,孝武帝晏驾,元景受遗诏辅佐幼主,迁尚书令,领丹阳尹,将军如故,给班剑二十人。所谓“班剑”,系饰有花纹的木剑,为皇帝赐给勋臣最高等级的仪仗,故《宋书·乐志》有“雄戟辟旷途,班剑翼高车”之谓。

柳元景起自将帅,屡立战功,自此站立朝班,躬身理政。他清正廉明,公而忘私,深孚众望。其时朝中大臣多有产业,家财万贯者不足为奇,惟元景无所经营,家中只有十数亩菜园。守园人将卖菜的获利三万钱送上,他分文不取,全散给了种菜人。

柳元景奉遗诏辅佐的幼主,就是昏庸无道的前废帝刘子业。他不仅父死不哀,甚至还在太庙中对父皇的画像指指点点,肆意损辱。为了一泄私愤,他还掘开庶母殷淑妃的陵寝,将其骸骨抛撒于野。对于父皇原来重用过的大臣,他更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无不加以羞辱鞭笞,甚至随意定罪屠杀。

刘子业的倒行逆施,激起了文武百官的无比愤怒,柳元景联络刘义恭、师伯颜等,密谋废立。只因迟迟未能决断,结果事泄被执。当幼主亲率禁军捉拿他时,他仰天长叹之后穿戴好朝服,从容赴死,时年六十岁。

泰始三年(公元467年),太宗皇帝刘彧下诏,为柳元景平反,称他“风度弘简,体局深沉,正义亮时,恭素范物”,追赠太尉、侍中、国公如故,给班剑三十人,羽葆、鼓吹一部,谥曰“忠烈公”。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