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老家情思

来源:发布者:时间:2020-08-10

李红当

每一次回老家,就像回到了我的童年。几十年了,路的方向没有变,变的是泥泞难走的路成了平坦宽敞又光滑的水泥路!房子依旧是瓦房的模样,变的是增添了斑驳沧桑的痕迹!父母健在,他们没变的是依旧直呼我的小名,亲切如肤,变的是苍老的容颜和蹒跚的步履!还有朴实的乡亲们,我还是他们口中小时候的“当当”,尽管他们也已老去,但他们用不变的乡音呼唤我,如家人一般,我好似又回到了天上人间——我的童年!

从家走向校园的路左转再右转,大概只有五分钟路程,可是小时候的那四年里,每个冬天的早上,对我来说却很艰辛。冬天天亮得迟,我不得不离开热烘烘的炕被窝,洗漱完毕,带上一块炉子里烤得焦黄、喷香又嘎嘣脆的白面馒头,然后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最后冲出家门,壮着胆走上漆黑的上学路。胆小的我不敢一个人走,听见刺骨的寒风呜呜叫,真是胆战心惊,所以总是准时地叫上邻居的同学。有时,逢我做值日,我还得抱上一捆棉花柴,到教室拢火,为大家读书提供光亮。火光灭了,我们的早读也就结束了,天也亮了。在那热热的火堆里,我们会埋上几个红薯,上完第一节课就能分到香喷喷的红薯了。

我还记得教室后面有一棵枣树,它很特别,有长长的驼背,几乎两米多长的树干横亘在空中,供我们攀缘,它是否还在?不知有多少孩子在它的背上踩了多少遍,它总是那样默默无声、岿然不动地承载着我们的欢乐。教室前面那棵槐树下吊着的上下课钟还在吗?用手拉钟里钟锤上的绳子,钟锤便会敲击钟壁,上课铃声是庄严的“当当当”,下课铃声是活泼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现在的它是否锈迹斑斑?是否已经歇业了?还有教室西边粗壮、排列整齐的两行大槐树,像卫兵一样守护着校园,不知还在吗?炎热的夏天因为有你们,我们才可以凉爽地读书,尽情地跳格,扔我们自己手工缝制的沙包,跳用妈妈纳鞋底的绳子做成的皮筋,抓我们用瓦块磨得光滑的五子……尽管每天要不停地扫你的落叶,但我们心甘情愿。

小学里两大间教室是我满满的回忆。村子小,学生少,一年级、三年级一个教室,二年级、四年级一个教室。每个教室不到20人,加上幼儿班,全校也不到50人。印象中,学校里总是两个老师,一个语文老师,一个数学老师。语文老师不停地调动,走一个,又来一个新的。每个学期开始,我们都很好奇会是什么样的老师来教我们语文。只有教我们数学的安振海老师坚守阵地,我们姐妹四个都是他教出来的学生。

那时上课,我们三年级先预习,安老师给一年级讲完课,然后再给我们讲。做练习时,安老师会让我们三年级的学生做完后辅导一年级学生。我们就是这样互帮互助度过了小学生活,而且都是乐此不疲、其乐融融。奉献,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埋下了健康的种子,也许在小学阶段便练就了我当老师的功底。我有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安老师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安老师就是我童年的垂范!

那些年月里就想快快长大,让自己的梦想早早飞出去。如今过去几十年,回忆那些年月,好暖心!那些年月,一旦想起来就像放电影,一幕幕再现,让我意犹未尽!那些年月是我童年温馨、淳朴的美好回忆!

如今,我有空就喜欢回老家。那里有不会迷失的路,有亲切的房屋,有我踩过无数次的土地,有日夜思念的父母,有亲如家人的朴实乡亲,有我爱听的小名,那里是我童真岁月的经典。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