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电话|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登录|注册
您的位置:首页 > 河东映像>

久违了!北国之秋

来源:运城日报发布者:贾宙翔时间:2019-11-07

终于盼来了降温,日复一日的秋雨,总算是把短袖和短裤逼进箱子,可以穿上线衣和衬衫不负“秋天”这个词了。南方有秋吗?以前我一直以为是没有的。但当我真正深切体会以后,才发现南方确实有秋,只不过时间太短,也甚无味道,没有秋天景致的变幻,更像是夏季的热闹与冬季的萧索之间的降温过渡,而萧索,却也未尝见得,只是冷,以至于很久我都怀疑,明明比北方感觉还要冷的天气,树叶依旧挂得满树,令人费解。

想起郁达夫的《故都的秋》,可是这秋的深味,尤其是中国的秋的深味,非要在北方,才感受得到。

南国之秋,当然也是有它特异的地方的,比如廿四桥的明月,钱塘江的秋潮,普陀山的凉雾,荔枝湾的残荷等等,可是色彩不浓,回味不永。

我庆幸于与郁达夫的不谋而合,南国之秋比之北国,秋息尚存,却少了味道。绵绵不绝的雨,千丝万缕细细密织,几乎没有几天的空歇,偶尔偷得半缕阳光,时光也是屈指可数,更像是啜泣不绝的老妇,逢人必言己悲的祥林嫂,少了北国的猛烈和豪爽,总让人不痛快。

南方的叶落不在秋季,而在春季,新叶生长挤落旧叶,新旧更迭显得更为明朗,却少了叶落的景致,也没有“化做春泥更护花”的感怀,没有“一叶知秋”的蓦然间,也没有厚厚落叶铺叠,踩着满地秋色的咯吱声,总觉得韵味少了几分。

秋风起,吹起一湖涟漪,掀起满怀心事,是北国的秋独有的清爽与凉意。秋风是激情的,它点燃了满树枫叶,催促着生命的轮回。它播撒丰收的喜悦,那庄稼地里的千波万浪,正是五谷释放的笑逐颜开。

喜欢秋天,喜欢“晴空一鹤排云上”的廖阔,略带稀松的秋风吹来和暖的煦日,总让人心情舒畅。但来到南方以后,西南的阴雨绵绵,让我真正领会了阳光的珍贵,每个出太阳的日子都值得像过节一样庆祝,因此格外怀恋北方晴朗的秋日。

北国的秋,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比之南国秋季葡萄酒般的醇厚,更像是白酒,少了几分甘甜,却多了几分清冽。

我想了想,过去这些年,我是怎么感知秋季的呢?大抵是梧桐树叶间隙射下的阳光,是穿着白衬衫迎来的暖暖秋风,是田间地垄满树红彤的累累硕果,是微微干涩的嘴唇,是逐渐加厚的衣衫,是每个周五坐车回家的熙攘,是经久不绝的货车的轰鸣,是凄冷的清雨中默默彳亍,感一声“一场秋雨一场寒”,是瞥见满地的落叶,叹一句,“却道天凉好个秋”。

对北国之秋得天独厚的偏爱,不是没有来由的,只因我的根在那里,一切都显得理所应当。所以无数次,思绪盘绕成结,化作满地烟絮,化作疏风细雨,化作鹃啼叶落,化作丝丝秋草魂,回到故乡,回到我日思夜慕的北国之秋。

郁达夫说,“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我没有那么伟大,但我想,我这偷得一分秋景的心境,应如先生志。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