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振兴,如何去啃“最硬的骨头”?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230次 时间:2019年4月08日 09:06
  垣曲县皋落乡通过党建引领,在农村产业扶贫和特殊群体就业扶贫方面,做出了很好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经验,让一些原本已经没落的村庄,重新燃起了希望,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对于一些负担重不能离家、上班时间不能保障的“两不人员”,该乡在易地搬迁中坚持向中心村集中就近安置的同时,大力引进能提供灵活就业岗位的企业,两相结合,确保“留守人员”在照顾家庭的同时也能得到稳定的收入。
  对于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风险抵御能力又“挣得起赔不起”的农村“三无劳动力”,该乡通过合作社引领,村民不用任何投资,不担任何风险,不需要任何技术,每年就可以实现3万元以上的纯收入。
  除了从微观入手解决特殊劳动力群体的就业难题之外,皋落乡以老屋沟为代表的村子,则从村级层面入手,试图实现党建与产业的互动互促,从根子上改变村庄的面貌与气质。


垣曲县皋落乡党政主干在鼎诺合作社一座大棚里调研        记者 陈永年 摄
  “没有就业的经济增长毫无意义。”同样,解决不了产业和就业的农村,永远也实现不了乡村振兴的目标。
  如今,乡村振兴战略全面实施,脱贫攻坚进入决胜期,产业与就业这块“最硬的骨头”如何啃下,在某种意义上讲,决定着中国“三农”工作的成败。
  而在运城,有一个山区乡镇,通过党建引领,在农村产业扶贫和特殊群体就业扶贫方面,做出了很好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经验。因为这些探索和经验,一些原本已经没落的村庄,重新燃起了希望,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这个乡镇就是垣曲县皋落乡。4月1日,记者来到该乡实地探访梳理,希望他们的做法能给人一些启示。
负担重不能离家,上班时间不能保障
“两不人员”如何就业?
因地制宜,提供高度灵活的就业岗位
  年龄大,身体不好,没有文化,还离不开家——这样的人能不能实现就业?
  岭回村小河居民组村民王梅的经历告诉我们,完全可以。
  王梅今年72岁,一家5口人,儿媳带着两个孙子在县城边打工边陪读,她在家里照顾因脑出血生活无法自理的儿子。在离她的新家不远的村委会办公楼里,有一家制作香包的公司,公司将一卷卷制作香包的布条交给她,她闲时用剪刀按照预留的痕迹剪开就行。
  工作很简单,没什么门槛,计件收费,完成多少就拿多少钱。最关键的是,她可以坐在自家干活,收拾家、照看儿子啥都不耽搁。
  “我这老婆婆也都挣钱了!”王梅开心地说。她家属于低保家庭,她每月还有105元的养老金,如今一天干活再挣上几十块钱,日子比以前要滋润得多。原本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王梅,已于去年底顺利脱贫。
  王梅的“工作”机会源于易地搬迁。
  她的旧家并不在如今所居住的岭回村中心村,而是在十里之外的小河居民组。家里有3间土房、2孔土窑洞,地里种着小麦、玉米,她的唯一非农业收入就是喂点鸡卖鸡蛋换钱。
  对于这些“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的地方,垣曲县实施整体易地搬迁,但与别地不一样的是,该县采取的办法是就近安置,向中心村集中。岭回村在村中心建起了集中安置点,解决了72户296口人的安置问题。住房面积根据家庭人数,从80平方米到100平方米大小。目前,这些安置房80%已经装潢完毕,入住的户数接近一半。
  相比于原来交通的不便,新家所在的中心村,卫生室、学校、舞台等公共服务设施更好了,门前还有公交站,票价一元、半小时发一趟车,村民们往来县城更方便了。
  岭回村通过招商引资等渠道,开办了核桃制品、桃木饰品、编织工艺品等一二十家加工企业,大多可以提供王梅所需要的灵活就业服务。甚至,这种服务还引来了县城的市民。
  许芳芳和王梅在同一家加工厂工作,她很年轻,但因为要照看孩子上学,到了放学的点必须下班,家中有了急事也不能保证上班,这有一天没一天没个准儿,她想找个工作也比较困难。
  记者在厂房中见到她时,她正在制作中国结,因为刚来两天,她的编织手法明显生疏得多。公司负责人说:“熟手一般一天能做二三百个,都是按件计酬,做多少挣多少,也没啥考核,能来就来,想走就走,很自由。”
  记者看到,厂房里并没有多少人,一个妇女怀里还抱着孩子,边哄孩子边做活边与别人聊天。
  除了加工企业之外,岭回村近年发展的产业,基本也都符合灵活就业的要求——
  村中流转500亩土地栽植红豆杉,除草、移栽等日常照管和高峰期的临时用工,都需要不少人;垣曲县的桃花节,已在该村举办了3年,村中千亩连片的山桃花,其中一半面积都进行旅游化的改造,铺设了林间道路、设置了休息座椅、增设了秋千架等等,农旅融合发展引来了众多游客,也给村民提供了更多的工作岗位。目前,村里又在规划建设葡萄、火龙果、蓝莓等水果大棚,要发展采摘农业。这些,又将给村民们的就业提供更充裕的选择空间。
  皋落乡党委书记郭亚明说:“农村里离不开家的‘留守人员’,是劳动力就业工作最大的难点,也是以往的盲点。易地搬迁中我们坚持向中心村集中就近安置的办法,同时大力引进能提供灵活就业岗位的企业,两相结合,确保‘留守人员’在照顾家庭的同时也能得到稳定的收入,保障他们搬得出、稳得住、有事做、能脱贫、能致富,确保致富路上不落下一个人!”
无技术、无资金、无风险抵御能力
“三无劳动力”如何脱贫?
创新模式,将就业门槛降到最低
  没有资金,没有技术,还没有风险抵御能力——对于这些没有任何资源又“挣得起赔不起”的农村“三无劳动力”,能不能让他们旱涝保收、稳赚不赔?
  垣曲县皋落乡鼎诺种养专业合作社(下简称鼎诺合作社)经过7年摸索,给出的答案是:能!
  农村劳动力的转移,已经实施了不少年,可以说容易转的、有条件转的,都已经成功转移了,剩下的这些“三无劳动力”,正是农村劳动力就业工作中“最硬的骨头”。
  鼎诺合作社2012年成立,共流转土地2250亩,其中1720亩栽植了核桃树,树下还发展了林下经济。剩余的面积几乎都留给了蔬菜大棚,目前已经发展到227个冷光棚和47个日光温室。
  半个月前,皋落村东窑居民组村民卫全玲结束了在西红柿大棚里的忙碌,在另一个大棚里点下了豆角种子。如今,豆角苗正慢慢顺着垂下的绳子往上爬,长势很好。
  卫全玲所忙碌的大棚不是她自己的,而是从鼎诺合作社租的。但与以往租赁不一样的是,她不用任何投入,不担任何风险,按照技术人员的要求做就行,保底的纯收入是3万元。
  卫全玲家有两个孩子,丈夫因病没有劳动能力,她属于典型的“三无劳动力”,最适合也最盼望的可能就是这样“稳赚不赔”的项目:
  不用考虑基础建设,由合作社建好大棚,引好水电;工作没有任何门槛,从种子、肥料到技术、管理,合作社全部包办;不用承担任何市场风险,年前双方签订承包合同,确定收购价格和年纯收入保底额度,至于最终是赔是赚,都由合作社承担。
  就业的门槛的确很低,卫全玲说:“我们什么都不用投资,平常技术人员还会告诉我们怎么种、怎么管,发现问题我用手机拍下发给他们,他们就会通知我怎么处理,我只管干就行了。”
  但她最为满意的还是“零风险”。
  鼎诺合作社负责人、皋落村村委会主任张刘生说:“我们是按照承包户的出产量计算工资的,依照合同确定的价格,产得越多就挣得越多。当然,我们还确保他们每年保底收入3万元,这都是写到合同里的。”
  甚至,“零风险”的程度就连一些不可抗的自然灾害导致的绝收都有考虑到——从正式动工至灾害发生之时,按务工天数每天给予60元的劳务补贴。
  市场中肯定有风险。有一年,合作社与西红柿大棚承包户签订的收购价是一斤0.4元,加上其他投入成本达到0.7元,而最终销售价为0.2元。还有一年种的是茴子白,合作社的成本达到一斤0.2元,最终销售价只有0.08元。
  如今,像卫全玲一样与合作社签订保底收入合同的,一共有45户,其他日常照管的有几十人,用工高峰期则达到两三百人。根据计划,合作社今年还要再建200亩日光温室,建成后又可以增加带动7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每年每户可增收3.5万元以上。
  相比于合作社刚开始时采用的按天计酬制,承包制最大限度地提高了务工者的工作积极性和责任感,同时也提高了产量与质量。以西红柿为例,以前一个棚最多产几千斤,如今最多的产量可达2.5万斤。产量激增提高了合作社的效益,合作社又提高了对承包户的收购价,几年来,西红柿每斤的价格从0.3元、0.38元一直提高到今年的0.5元。承包户越赚越多,合作社效益越来越好——制度的创新,实现了务工者与合作社的双赢。
  制度的创新离不开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合作社成立之初进行土地流转,老百姓不同意,是乡里沟通解决的;流转后的地水、电、路“三不通”,是乡里协调解决的。最关键的是资金问题,因为流转的土地没办法抵押,银行不给贷款,最后还是郭亚明书记拍板,带着乡里的几位主要领导用自己的财政工资给做的担保。
  “没有乡里的支持就没有合作社的今天,合作社带动村民致富,那是应该的!”张刘生感慨道。
集体经济弱、支部战斗力弱
“两弱村庄”如何发展产业?
多方共助,重塑保障就业的坚强“堡垒”
  如果说皋落村与岭回村的创新是从微观入手,解决特殊劳动力群体的就业难题的话,那老屋沟村,则从村级层面入手,试图实现党建与产业的互动互促,从根子上改变村庄的面貌与气质。
  老屋沟村1051口人,分为12个居民组,2015年前,村中以种植小麦、玉米为主,村民不富裕,村集体经济更是一穷二白。
  “不怕你笑话,2015年驻村工作队第一书记范宝珠进村扶贫时,我们村委会连坐的凳子都没有,村部烂得像厕所。没办法,我就把范书记领到了我姐家居住。”老屋沟村委会主任周平分说。
  比村集体经济更“一穷二白”的,是当时村党支部的凝聚力和号召力。村中的党员年龄都大,甚至一些党员都还很贫困,这样的党支部,引领村民致富奔小康的号召力可想而知。
  脱贫攻坚,单打独斗是禁忌,凝聚合力才是正道。皋落乡坚持从严管理和灵活使用精准扶贫四支队伍,对驻村干部坚持“日签到,周例会,月巡查,年总结”制度,对包村干部和村“两委”主干两支队伍严格日常考核,形成了能者上、劣者下的高压态势,建立了一支团结奋进、人人能战的铁一般的脱贫攻坚队伍。
  在工作队和乡党委政府的帮扶和支持下,村中开始进行产业布局。经过考察,确定了以花椒为主导产业的发展目标。如今,花椒栽植面积已占到全村耕地面积的一半。4年来,在人社部门的支持下,村里年年举办花椒技术培训,去年底该村鲜花椒的收购价达到了每斤7.25元,村民收益很好。
  村里有了主导产业,村集体经济也同步发生根本性转变。工作队在国税局募捐10万元建设光伏发电站,一年能带来两万元收入。村里申报35万元扶贫资金用于委托投资,每年可获固定收益两万多元。村里与温氏集团合作建设500头养猪场,每年又是两万多元的集体收入,还可以给贫困户带来稳定的分红……
  从村民到集体,从经济到保障,老屋沟村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
  村里建起了五保户小院,5个五保户每人25平方米的新房已经建成。解决12户贫困户住房问题的集中安置点已经建成,正待装潢入住。村委会大院、村舞台等也都建了起来。村里的日间照料中心,33名60岁以上的老年人每月只需150元,就可尽享一日三餐,还可以免费住进有空调有电视的三人间宿舍。
  更重要的是,3年来,村中还发展了6名党员,其中两名已经转正,两个在预备期,两个是积极分子。6人中,只有一个40岁以上,其他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
  就像党支部的年龄结构越来越年轻化一样,如今的老屋沟村,正迸发出蓬勃的生机和朝气,由原来各项工作全乡倒数后两名的落后村,变成了现在事事要争第一名的先进村。
  走进日间照料中心,正在吃饭的老人们一个个热情地招呼“吃了没”“尝一尝”。说起在日间照料中心就餐居住的还有几名外村老人时,周平分说:“我们觉悟提高了,就是要一视同仁,只要愿意来我们老屋沟的,我们就举双手欢迎,我们老屋沟就是要大气一些!”
  “现在的老屋沟‘两委’班子,战斗力、号召力和凝聚力,绝对在全县都是数得着的!”郭亚明说。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