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仝卜年在台湾》之五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晚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346次 时间:2019年3月13日 09:54
  □稽明法 张希艾
  一处阴暗的小酒馆包间里,霍根正在给县丞李伏敬酒:“李大人,借你的酒来敬你,这在你们中国,叫做借花献佛,你不会责怪吧?”
  穿着清朝官服的李伏面容让人看不清,他接过霍根递上的酒杯,口里说着“不会,不会”,将酒一口饮下。
  霍根虚假地夸奖道:“李大人的才干我知道,决不是人下之人。我们英商代办处只想同大人你打交道。所以我们也愿意保举大人,希望你能早一点当上噶玛兰厅的通判。有朝一日,我们大不列颠如能占领台湾,你就是台湾地区的总督、台督。到了那时,如有仰仗之处,李大人你可不要忘了我们。”
  穿官服的李伏回答道:“霍根先生客气了,鄙人一定尽心效力。”
  霍根打开提兜,取出一个袋子递给李伏:“这两百两银子是一点小意思,成了大事,还有重谢。只是希望李大人能够和我们很好地配合。”
  那位李官人压低声音道:“仝卜年为人,甚是精明奸诈,诡计多端,今晚所言之事只限你知我知,万不可失口外露。”
  霍根:“李大人放心,我们英商代办处知道应该怎么做,我就不信我们玩不转那个黄脸老头仝卜年。”
  李伏:“不过,我们确实不是他的对手。我只能尽力而为了。”
  知府李怀玉衙宅内,李怀玉坐在桌子旁细细看过书简。李怀玉重重地把书简放到桌子上,颇费思量地来回踱步,之后又坐到桌子旁拍桌自语道:“好一个仝卜年,想不到你竟然如此做事?辜负了皇恩和老夫的一片苦心。你不给我说清楚,我定不会饶你,你也就休怪老夫无情。”
  他又在屋子里转悠半晌,最后依然决定出巡:“张昌、李端,备好坐骑,我要亲自前往噶玛兰去过问此事。”
  李怀玉知府及随行人员行进在广袤的田野、林木和竹园之间。
  钻出林木修竹,看到了远远流淌着的兰阳溪,溪水清澈见底,有农人正在引溪水灌溉。李知府道:“这个仝卜年倒也有眼色,一到宜兰,就盯上了这条兰阳溪。开垦灌溉,打闹得红红火火。”
  张昌报到:“大人,到了。前边就是通判府。”
  知府有感而发:“好一派让人流连忘返的田园风啊,可怎么这(手中举报材料)?难道这里边有诈?”
  知府等人进到寨里,
  忽然,琅琅的读书声传了过来,只听先生在领读(学生随读):
  “向日葵,花儿黄,头戴大草帽,身穿绿衣裳。太阳东方出,它面向东方;太阳西方落,它向西方望……”
  校场上住民整队操练杀声阵阵。
  樟脑集货所门前,人头攒动,来来往往。
  通判府门役急急跑进府衙报道:“仝大人在上,知府李大人驾到,已来至府门前。”
  岂料,不等仝卜年起迎,李怀玉一行已走进门来。他一边走,一边喊着“仝卜年,仝卜年。”
  仝卜年见状,急急迎上,连连抱歉地道:“卜年不知李大人前来,未能远迎,还望大人见谅。”
  知府李怀玉怒容满面地呵斥道:“仝卜年,我拨给你的修衙用银,你说说你都干了什么用?这府衙,怎么还是这样破破烂烂?”
  仝卜年:“禀大人,一部分修衙用银,我用作公堂维修。”
  李怀玉气呼呼:“修了公堂?领我看看。”
  众人一起前往屋外,看到不远处的公堂修缮一新。李怀玉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干了个这个。”
  仝卜年:“另一部分办了义学。”
  李怀玉知府:“办义学也用去部分银两?来,百通你给我讲一讲。”
  李怀玉拉着百通一起走向义学:“我想看看你办的义学。你要如实给我讲来,办义学共计用了多少银两。”百通:“禀大人,这一宗是我一手经办,共用去白银二百两。”
  李怀玉:“噢?这一宗用去白银二百两?”
  百通:“禀大人,一点不错。一百五十两来自你下拨的修缮银两。”
  李怀玉:“还有五十两呢?”
  百通:“那五十两,来自仝大人的俸银。”
  李怀玉渐渐消气:“用了卜年的俸银五十两。”
  百通:“仝大人每个月都要拿出俸银五十两,充作义学学生食饮和书杂之用。”
  李怀玉惊讶道:“还有这事?怎么没听人提起?”
  百通:“正是由于仝大人的全力扶持,咱噶玛兰在全府今年统考中,考中秀才两名,可谓勋绩卓卓,且如今村村寨寨都有学生来义学研读。近地学生早来晚走,远地学生据地食宿,虽然条件不是太好,学舍倒也遮风避雨,食饮足以果腹,大家学习都很用心,住民们都懂得了学习文化的重要性。没文化就要受剥削、受压迫,受洋人欺负。有了文化,读书识字懂得了道理,就不会再受骗。”
  李怀玉点点头:“好,好,你把这义学一定要办好,不能出半点差错。另外我想问问,这卜年为什么要对樟脑实行专买专卖?在这一生意中通判府是不是走了小道?”
  百通提高声音:“哎,大人错怪了,大人错怪了。大人有所不知,咱噶玛兰百姓除了田里的禾苗,就靠山中这几树樟脑了。可是,这么多年,所收樟脑,煎熬出的樟脑油,全是通过洋人拉出岛外销售,咱老百姓别无他途,靠的就是这唯一的一条路,所以也就只能任洋人高利盘剥。”
  李怀玉醒悟道:“噢,是这样?”
  百通:“洋人在购销中低进高出,牟取暴利,百姓有苦难言,只能任其宰割。经大约估算,每年仅噶玛兰一地少收白银即达万两以上。大人啊,万两白银我们可以用来办多少个义学?可以建多少个大堂,可以修多少个府衙?可是这么多的白银就在不经意间顺理成章地溜走了。仝大人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当机立断,发文告,选人员,成立樟脑集货所,实行官买官卖。实行集中收购以来,住民樟脑收入大大提高,人人叫好,个个称快,大人如若不信,还可到住民中打听打听。今天的购销站里,进出一价,现款交易,官府分文不取,账目日清月结。”
  李怀玉、百通等人慢慢地往府衙门口移动。仝卜年及一干子衙役站在通判府门口迎候。
  李怀玉一边走着,一边沉思,他自言道:“这么说来,是有人在……”
  百通:“大人如若不信,可到府衙内看看账目。”
  仝卜年、李伏等人协李怀玉知府来到府衙坐定,百通端出一厚摞账本轻轻放到李怀玉知府面前:“这是官买官卖收购樟脑的所有账目,请大人过目。”
  李怀玉不经意地翻看着一本本账目,边翻看,边点头,自言自语道:“噢,要是这样,这就对了。”
  李怀玉态度渐渐转变:“卜年,我问你,你为什么和海盗洪五来往、搅和?长此以往,岂不有辱朝廷,失却官体?”
  仝卜年:“大人,洪五的情况我做了了解,那些陈芝麻、烂黑豆,都发生在20多年前。接触之后,我觉得这个人正因为那些陈年旧事,直至今日,他始终怀着一种愧疚之心。他总感到以前做了错事,对不起世人,所以总抱着一种赎罪心态,希望能做些善事,将功补过。因此,只要我们能正面引导,正确使用,那绝对是一支不可低估的地方力量。相反,让他们长时期盘踞深山,聚啸山林,反倒成了我们的一块心病。”
  洪五既然已经幡然醒悟,且有一身武艺,他可以为我们训练乡勇,组织一支地方保卫力量。食饮供给,可利用平战结合,平时参加生产劳动,开荒种地,维持社会治安,战时可以组军参加战斗。”
  李怀玉思索着:“哦,听你这么说,倒是颇有一番道理。”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