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仝卜年在台湾》之四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晚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95次 时间:2019年3月12日 10:07
  □稽明法 张希艾
  天黑下来,仝强扛着铁锨、身上沾满泥土,随着一群劳作者从整地的田间下工走进村寨,正好遇见前边一老者向洋人出卖樟脑,旁边还有人扛着樟脑油。
  老人装樟脑的篾筐已被洋人雇佣的劳工扛在肩上。老人无可奈何地向洋人乞求道:“洋大人,你再多给几个铜板吧。”
  洋人高傲地说:“这已经不少了,你不能没足没尽呀。(洋人催促站在不远处的劳工)快些走吧,你还站在那里看什么?老爷子,行了行了,你不要再纠缠。要不然,碰上那个从大陆来的仝大人,你连一个铜板也得不到了。(他推着老人)快走吧,快走吧。”洋人转身欲走开。
  老者生气地坐在地上大喊:“太不公平了,什么洋大人?就这样欺负人,都是一些小人。”
  仝强上前问道:“老人家,若按正价,这两筐樟脑应该是多少钱?”
  老者:“若按正价,这一担樟脑至少应值二十两银子。可这位洋大人却只给了二十个铜板。”
  仝强生气地说:“真是岂有此理!”他怒目看着前方,气呼呼地追了上去。
  一张实施樟脑官买官卖的“告示”出现在寨头,有识文者高声朗诵:
  樟脑乃本府主产之业,系住民生计之需重要来源。然外夷商贾及不规岛民,为牟暴利,勾连一起,抢购骗购之事,累累发生,屡屡给樟民造成损失。为免除以上所述之事再度发生,以公平合理价格造福樟民,特拟定樟脑官收官卖。即日起成立樟脑专买专卖局地方集货所,敬请樟民务必依规经营,樟脑油装罐,樟脑装筐,以便集货所公平操持樟民交易诸事。未经本所同意,任何人不得私自经营樟脑交易诸事。凡违者,定于重处。未尽之事,请敬诸民前往专卖局集货所问询。
  台湾府抚民理番海防粮捕通判仝卜年
  大清道光十二年五月初三日
  “告示”前,人们边看边议论。
  英商霍根带着仆人黑子和两个保镖远远走来。
  看到“告示”前人头攒动,霍根也急急地挤向前去看。一会儿,他又挤出人群,怪声怪调地哈哈狂笑着:“这个从大陆来的姓仝老头子,太缺乏经济头脑了。他一点也不懂得岛上的行情,樟脑怎么能专买专卖?你要买就得有人卖,你要卖就得有人买,这种交易方式从来如此,怎么能够专买专卖?这简直是对樟脑买卖的横加干涉,太无知了。我抗议!”然后拉着黑子和保膘气呼呼走了。不过,走了一会儿又不死心,又重回过头来窥视着集货所。
  此时又从人群中挤出一个年轻的红头发荷裔商人。他一挤出来便高喊着:“我抗议,我要抗议。这是对外商利益的最大侵犯,是我们荷兰人不能容忍的。”
  他大声喊着:“他们要是官买官卖,我们大家都不要再收售他们的樟脑。咱到别的国家去收购,让他们的樟脑全都烂在树上,樟脑油全部流在地上。让樟脑滞销。霍根先生你说,他们实施樟脑官买官卖,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谁整了谁?”
  英商霍根听到呼唤,一看是荷裔年轻人,便没好气地道:“摩羯,你个浑小子,胡乱喊什么,听到我喊抗议,你也抗什么议?你要到别的国家收购樟脑,你去吧。刚刚来到岛上的一个不懂事的荷裔浑小子,你知道什么,台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樟脑产地,这里每年所产樟脑占世界产量的百分之七八十,台岛一天不煎熬樟脑油,你们国家的樟脑加工业就会歇下工来,烟囱就冒不出烟来。”
  霍根的保镖催促霍根道:“走吧,主子,和他有什么道理可争辩。”
  荷裔小子追上霍根:“霍根先生,有那么严重吗?你说的是不是有些故弄玄虚、言过其实了?”
  霍根回过头低声道:“浑小子,你简直是个笨蛋。来台时间太短,一点实际经验也没有,只会啃书本上的教条文字。你要明白,你说不收他们的樟脑,只是故意吓唬吓唬他们,这倒可行,可不能来真的。我说这话你要不信,你可以到别的国家去试一试,那里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好了,拜拜。”
  英商西式洋房屋内,霍根的父亲老汤姆一边踱步,一边自言自语嘟囔着:“他们这是在卡我们的脖子。眼下最要紧的是,我们的樟脑商必须联合起来,德国、荷兰、美国,大家统一行动,不再收购他们的樟脑。他们的樟脑卖不出去,他们就会发急。是的,他们就会发急。他们留着樟脑干什么用?樟脑不能吃,樟脑油不能喝,他们自己又不会加工,只会一个最最简单的煎熬,如果连最简单的原料也卖不出去,老百姓就会恨死那个新来的什么通判仝卜年。然后,咱在放出话去,就说:仝卜年对樟脑实行专买专卖,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这样一来,他们就会乱了阵脚。”
  突然,霍根带着黑子破门而入:“父亲,说得好……”
  霍根说:“爸爸,我想咱应当立即行动,收买上几个社会‘油子’,让他们在府衙门前为咱们闹腾一番。”
  汤姆:“好,你的想法和我的基本一致,很好。我看他仝卜年将会如何应对,一个黄皮肤老头。”
  霍根思考后:“接下来,我再给德、荷、美、西班牙的各国商人发出信函,要他们一定要统一行动,不准乱来。”
  霍根拉过黑子耳语道:“黑子,你现在就可以到各个宅子去喊。”
  黑子乐得到外边去放松放松,一出房门,他就喊了起来:“大家听了,外国商人不再收购樟脑和樟脑油了。”
  有人在集货所前议论说:“外国人不再收购咱的樟脑和樟脑油了,府衙要实行官买官卖,这怎么能行?他们要是把价格压得很低很低,那咱们可就……这些人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说不来啊!咱也得有个防备。”
  又有人高叫道:“不管他那些,谁砸我们的饭碗,我们就砸他的饭碗,再不行,大家就一齐把他撵走。”
  正德正在集货所内打扫整理,听到外边人乱吵,直起身子听了听,走出屋门问刚才说话的人:“外国人不再收购咱的樟脑?这是谁说的?”
  有人搭话:“不管谁说的,反正谁砸我们的饭碗,我们就对他不客气。什么专买专卖,不就是为了一己私利吗?这是人干的事吗?”
  正德拍了拍说话人肩头:“消消气,听兄弟我一句。”正德看了看大家说:“我来给大家说一说专买专卖。专买,就是你产下的樟脑、煎熬出樟脑油,从山中挑到咱这儿的集货所,你出了力,流了汗,加上你的产品价值,通过咱们双双协商定出一个价码,公平合理全都由我收购,再由我们统一对口卖给外商。不准私人上门压斤压价随意收购。大家懂不懂啊?”
  听的人依然懵懵懂懂,互相看了看,面面相觑。有人嘟囔道:“不管咋说,对我们没利那可不行。”
  正德听了这话后高兴地说:“哎,这一下你说对了。实行专买专卖,就是为了让大家多得利,不再受人盘剥。有天下午,一位老大爷把自家产的樟脑卖给一家外商,按正价一筐樟脑应当收入二十两银子,可那位洋商只给了老人二十个铜板,就匆匆打发老人快走、快走。大家说亏不亏?”
  众人:“嗷,这事你们也知道?那要是你们收购,能给多少银两?”
  正德说:“只要是双双协商好的价格,就一个子也不能少,绝不会把银两换成铜板胡乱把人打发走。听懂了吗?如果在咱们集货所交售,那便是一钱银子也少不了你的。把你们家里的樟脑、还有煎熬好的樟脑油,统统担来吧。公平交易,决不食言。还有啥不懂的,随时来问。”
  正德又说:“这个决定是我们仝大人做出的,协商好的价格将公布在集货所门外,绝对不会骗人。大家知道,咱们台岛的樟脑,不光质量好,产量也是世界第一。西方的樟脑工业一刻也离不开咱们的樟脑。有人以不收购台岛樟脑吓唬人,手法太低劣。不久,他们就会到集货所来争购樟脑了。”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