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禹及夏都安邑探源(上)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新闻网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761次 时间:2019年1月24日 10:35
  □叶予青
  禹是夏后氏部落的首领,禹及夏均居于安邑,即今山西夏县。太康畋于洛表,前出河南,是夏部族的支脉,非夏部族的主线。
  禹及其部落是华夏部族
  《史记·五帝本纪》:
  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帝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
  禹是黄帝后裔,黄帝为华夏部族,居地在今陕西姬水、河南豫北、山西晋南的华夏部族圈内。禹父是鲧,称崇伯鲧,因居于崇。刘起釪在《夏族原居地纵论夏文化始于晋南》中写道:
  《国语·周语下》云:“其在有虞,有崇伯鲧。”韦昭注:“鲧,禹父。崇,鲧国;伯,爵也。”又《周语上》:“昔夏之兴也,融降于祟山。”《帝王世纪》云:“鲧国在秦晋之间,《左氏传》曰‘赵穿侵崇’是也。”这一说比较接近于实际。《左传·宣元年》云:“晋欲求成于秦,赵穿曰:‘我侵崇,秦急崇,必救之。’”晋侵之而秦必急救之的地方,杜预注为“秦之与国”,皇甫谧释为“在秦晋之间”,是较合为事理的,比《春秋大事表》和《春秋地理考实》也释此为丰镐间的崇要接近得多。因为把它解释为紧邻晋的地方(有人说即同州境),比远离晋的地方要合理。但我认为作为夏代始兴之祖的封地,不应当在晋境的外面。
  据高炜、高天麟、张岱海等同志的《关于陶寺墓地的几个问题》一文说:“除陶寺外,曲沃、翼城两县交界处的开化遗址和方城——南石遗址。这两处遗址座落在崇山(峰源有三源寺塔,今俗作塔儿山)的东南侧。”这里正是夏虚所在,为夏族最初活动中心,也就是夏族的发祥地。关于禹,《逸周书·世俘篇》云:“龠人奏《崇禹生开》,三终。”刘师培《周书补正》:“崇禹即夏禹,犹鲧称‘崇伯’也。”
  史学家刘起釪考证确认禹父亲鲧的部落居于今临汾市的陶寺遗址附近的塔儿山,原名崇山。此地距离禹都安邑即今夏县仅几十公里,是鲧和禹的部落居地,称禹为崇禹,表明禹生于崇地。鲧与禹皆称“崇”,是鲧和禹生于崇地,居于崇地,所以称崇伯鲧、崇禹。刘起釪在《夏族原居地纵论夏文化始于晋南》中又说:
  《后汉书·戴良传》:“大禹出西羌。”《新语·术事》:“大禹出于西羌。”章炳麟《序种姓》指出羌即姜。而姜为四岳之后,四岳为“九州之戎”的一种,因此《潜论·五德志》说禹又叫“戎禹”顾颉刚先生有《九州之戎与戎禹》一文,详细分析了这个问题,着重地指出了禹最初是九州之戎全族的宗神。全文大意说,九州之戎实际是西方戎族的总名。他们的居住地九州,是中国西半部的一个大地名,其境大抵西从今陕甘二省交界处起,北由陇山,南抵秦岭,东达嵩山,而以晋境为其主体……从《春秋·左传》中看到九州之戎处在晋地者有骊戎、条戎、燕京之戎、余无之戎、北戎、茅戎、东山皋落之戎、允姓之戎、姜氏戎等。
  姜戎者,停滞于戎之原始状态者也。抑申、吕、齐、许者,于西周之世东进者也;姜戎者,于东周之世东进者也。可知夏人戎人祖先原一,血统原同,只是由于文化的不同,分成了不同的部族。夏族出于戎族,可见二族原来的关系是很密切的。顾先生这一意见能帮助我们了解夏与戎的族源关系,它们原来都起自九州之戎地区。
  刘先生对禹出生地论述甚详,说明史籍说禹出西羌,并不是所谓的羌族,而是居于今晋南境内的姜戎部族有密切关系。因此,禹的母亲应是姜戎部族的一位女子,流传了姜戎的传说。并指出鲧的部落居地在今山西襄汾县陶寺遗址附近的塔儿山,古称崇山。关于羌族,《说文·羊部》曰:
  羌人是古代西部戎狄的一部分,战国早期,羌人始在今青海一带黄河上游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据史书记载,最早的羌族名人无弋爰剑在秦厉公时被俘获作秦国的奴隶,后来逃走“亡入河湟间”。秦汉都在河西与羌人多次交战。
  羌人部族在战国时期形成,禹是原始社会的部落首领,比羌族早两千多年,原始社会还没有羌族,禹与羌族应没有关系。古籍载禹出西羌实指姜戎,而非羌族。
  禹治九州洪水在晋南境内
  所谓“冀州、幽州、兖州、雍州”等“九州”,并没有在历史上设置过,这不过是先秦、西汉文人的构想。真正的“九州”,是指今山西晋南境内的一个区域。
  刘起釪:“《左传·昭四年》载此九州地境。当时楚国向晋求霸,晋侯就以晋国有九州之险和冀北之马为可恃而不肯妥协。”也说明九州是一个地名,且在晋国境内。《礼记·祭法》谓:“‘共工’之霸‘九州’也。”共工居共水,《山海经·中山经》曰:“中山经薄山之首,曰甘枣之山,共水出焉。”说共水在今运城市首山旁的甘枣山,是永济市与芮城县交界处,共工居此,称霸于九州,同样证明九州在晋南境内。《左传·昭公二十二年》曰:“晋籍谈,荀砾帅九州之戎,陆浑戎。”荀砾率领九州一带的戎狄,荀砾是晋国大将,率九州戎必在晋国境内。据此,原始社会的九州实为晋南的某地。
  《竹书纪年·帝尧陶唐氏》:“七十五年,司空禹治河。”说禹治理黄河水患。史学家吕振羽在《史前期中国社会研究·洪水的传说和其时代》中写道:
  《国语》也说:“伯禹念前之非度……共工之从孙四岳佐之。高高下下,疏川导滞。”依此,实际在做治水工作的,还是“诸侯百姓”“四岳”,易言之,就是散居在“岳滨”的各氏族(百姓)全体氏族员及各氏族的世袭酋长、普通酋长(诸侯)们。当时即使有一个专主其事去治水的“禹”其人,也不过是一个治水的普通酋长,为首和他们共同参加治水的工作。
  所谓“九州”,所谓“四岳”,我们在前面已说得很明白,“四岳”大概是华山、霍山等山区一带的当时地域名称;“九州”也不过是当时“四岳”地域之内的一个地方,或系当时露出水面的一些高地。从而当时治水的标准,不过在尽其可能的程度之下,把环绕他们居住地以内的“淤塞”“渍沉”的水导入低地,所谓“疏川导滞”,并不是如儒家所谓疏导“三江九河”“奠定九州”的那种伟大的工程,因为那样大的工程,在新石器时期或金石器时期的古人,不单没有实现的可能,而且不是当时的他们所能梦想得到的。
  吕先生说禹治理岳滨(今晋南)一带的洪水,并不是治理全国那样的疏导三江九河。笔者曾在《九州考辨》文中写道:
  著名史学家吕振羽在《史前期中国社会研究》中写道:“据《说文》所说,‘水中可居曰州,尧遭洪水,民居水中高土,故曰九州。’《孔传序》说‘九州之志,谓之九丘’,又有所谓‘三坟’。‘丘’、‘坟’字义亦积土之意,与水中高土意甚类,儒家为何称‘九州’为九丘,三书为三坟?此亦值得注意。似此则所谓‘九州’,又不过为当时露出水面的几个山头,如今日所见海洋中互相连间之小岛然。”吕先生揭示“九州”为之“九丘”,乃是尧舜禹时期露出水面的九块高地。
  《山海经·海内外经》:“有九丘,以水络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是说尧时,有九座丘陵,分别被大水环抱,第一座是陶唐之丘,而陶唐是尧的部落名称,此丘必然在尧部落所居的平阳。《诗经·商颂·长发》:“九有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尚书·汤誓》谓:“桀都安邑。”说明昆吾在安邑不远的地方。
  吕先生认为“所谓‘九州’,又不过为当时露出水面的几个山头”,古人说“九州”,正是《山海经》所说的“陶唐之丘”等九个丘陵。既然九个丘陵特指尧遭洪水,必在晋南,九丘相连,即晋南境内洪水泛滥,有九座丘陵露出水面。所以,禹治理的九州洪水是晋南境内的洪水。
(编辑:张波)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