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只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上)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日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03次 时间:2019年1月07日 08:52
奋斗,只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写在“F型三系杂交小麦研究与应用”项目通过国家验收之后(上)

记者 刘晓瑞


图为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来运考察F型杂交小麦  (资料图片)

  “F型三系杂交小麦研究与应用”是“十二五”期间列入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的科研项目,是山西省唯一入选的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去年下半年,该项目完成了全部科研任务,顺利通过了国家科技部组织的项目验收。这表明了我国三系杂交小麦科技攻关的关键技术已经掌握,是我国继杂交水稻之后又一项自主创新、具有完全知识产权、达到国际领先的重大科技创新。
  近日,记者走进了这项重大科技创新的源头单位——运城市蓝红杂交小麦研究中心,采访了中心主任冯树英(中共党员,研究员,国家重大科技项目主持人,山西省特级劳动模范,全国劳动模范),详细了解了F型三系杂交小麦46年持之以恒的科研历程,感受了其“不忘初心,敢居前沿;唯物辩证,大胆创新;矢志不渝,艰苦奋斗,只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科研实践。

初心,誓为国人吃饱肚子

  习近平总书记说,中国人的饭碗一定要装自己生产的粮食。中国的粮食安全从来都至关重要,粮食安全是整个国家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的基础。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的缺粮问题一直是影响国家发展的大难题,尤其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人对饿肚子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1954年,冯树英出生在稷山县清河镇清河村,著名的“后稷稼穑”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后稷作为中国农耕的鼻祖,曾在尧舜时代担任农官,最早教民耕种于稷山这块地方。稷山也被人们称为粮食堆积如山的地方。然而,小时候的冯树英却不曾见过这五谷丰登的繁荣景象。
  1960年,6岁的冯树英上小学,正值3年困难时期,全中国笼罩在饥饿的乌云下。在农村,吃不饱肚子的人比比皆是,经常能看到因常年吃糠咽菜导致营养不良而全身浮肿的人。在小学一年级,娃娃就跟着老师到田野去拾粮食。说是拾粮食,却看不到真正的五谷,而是一些作物秸秆、茎蔓和各种野菜,也就是一些能勉强填肚子的粮食替代品。
  冯树英至今难忘,老师们带着学生把丢弃在田间的棉花秆拉到学校,在操场上支起几口硕大的铁锅,然后把成堆的棉花秆放在锅里,加上水煮几个小时,最后在锅底可得到一层黑褐色稠乎乎的沉淀物,将其晾干后搀入面粉中蒸馒头,这种沉淀物被大家称为“人工淀粉”。
  1966年,12岁的冯树英以优异成绩考入清河初中。1969年初中毕业,因家庭社会关系原因,失去被推荐上高中的机会而返乡劳动。当时,冯树英父亲在外工作,母亲、妹妹和他留在农村,15岁的他成为家中的主要劳力。在农村的冯树英尽管非常努力,曾是全生产队挣工分最多的人,但仍然因为缺粮受够了饿肚子的煎熬。那时,他全家一年分到的粮食也就是35公斤小麦加150多公斤粗粮,3口人的口粮不够两个人食用。
  有一次,为了节省粮食,冯树英连续几天只吃蒸红薯充饥,结果造成严重的急性肠胃炎,上吐下泻,持续高烧,疼得在炕上直打滚。幸好村里的医生采取了特殊的止疼方法,把3厘米多长的注射针头插入膝盖穴位止疼,才使他挺了过来。从此,饥饿的滋味在他的脑海里便再也挥之不去。
  那时的冯树英陷入深深的沉思,作为生产粮食的农民,忙活一年自己都吃不饱,可见我们国家的粮食生产水平多么低下,提高粮食生产对当时的国家有多么重要。
  痛苦的经历和强烈的责任感使冯树英下决心为改变这种面貌而努力。16岁的冯树英,在他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作出了重大选择。今后是走文学艺术道路还是走科学研究的道路,经过深思熟虑他选择了后者,放弃了他所爱好的美术特长,坚定地走上了农业科研之路。
  “无志之人常立志,有志之人志不移。”他自从选择了农业科研,选择了小麦育种,选择了杂交小麦科技攻关后至今46年,从未动摇,不改初心,历尽艰难,坚定不移地走到了今天。

大胆,敢于挑战最难科研

  我国人多地少,必须不断提高粮食单产,才能保证国人吃饱肚子。提高粮食单产的关键是依靠科技进步。
  1969年,15岁的冯树英初中毕业后返乡劳动。他看到落后的农村急需要推广先进农业技术,于是他决心走农业科研之路。但是路子到底怎么走?他沉思了很久。
  最终冯树英决定先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刻苦钻研农业科技知识。他不能被推荐上高中,不能上大学,就千方百计借来农业大学的课本自学,一句一句地啃,硬是用3年时间学完了山西农业大学遗传育种的全部课程。读书笔记写了一本又一本,至今保存完好。
  第二件事:由易到难,开展农业科研实践。1970年,冯树英从稷山县种子站引回了最新的小麦品种“12057”,在生产队试种。“12057”这个品种高抗“干热风”灾害,而那一年就偏偏遇上了严重的干热风危害,别的小麦品种大幅度减产,而“12057”却获得了大丰收,不仅使周围的干部群众看到了科学种田的威力,而且也提振了他从事科研的信心。
  1971年,冯树英针对农村劳动生产率低,社员收入少的问题,多方寻找出路。当了解到搞杂交玉米和杂交高粱制种可比种植一般作物收入翻倍的信息后,他下决心要争取到这个项目。
  搞杂交制种,在当时冯树英所在的乡镇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许多人听都没有听说过,对此不相信,不支持。他硬是苦口婆心地说动了生产队干部,决定试种。
  这对冯树英来说压力很大,可以说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他先向技术员学习,搞懂了制种的全部要领。紧接着又三番五次找县农业局负责人积极争取,最后终于感动了领导,给他们特批了100亩杂交玉米和80亩杂交高粱制种的指标。
  经过几番周折,当冯树英拿回制种所用的父本和母本种子后,他激动地落下了眼泪。但是,接下来预想不到的困难接踵而来,时刻都有失败的危险。他硬是凭借着坚定信念一关一关闯了过来。
  到了杂交玉米播种的季节,当生产队的干部和社员高高兴兴地领取种子准备播种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因为仓库保管员粗心大意,竟然把制种用的亲本种子当作杂粮喂了牲口,造成了播种在即无种可种。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没有了种子,拿什么去制种?看着干部和社员无奈的表情,冯树英决定再去争取。不服输的他,绝不就此罢休,他一刻不停地又赶到县城,求爷爷告奶奶,好话说尽,硬是从县里拿回了备用的还没有来得及脱粒的玉米棒子,连夜赶回村里,组织群众进行脱粒,第二天不误农时地进行了播种。
  玉米制种田刚弄好,高粱制种田又出了问题。高粱制种的母本,是从美国引回的叫做“3197A”的高粱不育系种子,牙鞘短,顶土力弱,出苗困难,又偏偏遇到春天大旱。到了该出苗的时候,80亩地却一苗不见。
  冯树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但他横下决心,一定要战胜困难!于是动员男女劳力齐上阵,每人一把茶壶,灌上水,一垅一垅浇灌,硬是保住了全苗。
  到了高粱抽穗的时候,又发生了严重的伏天大旱,造成高粱出不了穗子。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这关键的节骨眼上,队长副队长打了架,整个生产队近于瘫痪,无人上工。冯树英组织共青团员突击队,四处奔波从外地借来了柴油机和水泵进行提水浇灌。他们吃睡在田间,夜以继日连轴转,三天三夜都没有合眼,硬是把80亩高粱地全部浇灌。
  功夫不负苦心人,闯过了一关又一关,终于盼来了秋天的大丰收!金灿灿的玉米棒子、红彤彤的高粱穗子在打谷场上堆成了小山。180亩制种田获得大丰收,当年全生产队的社员收入翻了一番。干部群众赞不绝口,都说冯树英兑现了他的诺言。也就是这一年,他被选送到大队农科所。
  1972年,冯树英在大队农科所第一次见到了美国的T型小麦不育系、山东的V型小麦不育系和太谷核不育系等。他了解到,在人类相继完成杂交玉米、杂交高粱和杂交水稻的培育之后,杂交小麦将成为全世界具有重大意义的科技攻关项目。
  从此,冯树英开始尝试杂交小麦的研究。他四处写信,请教有关专家。有些人认为他不自量力,说美国那么大的科研力量,杂交小麦搞了30年都没搞成,你一个初中生能搞出什么名堂?但他认为,世界上再难的事都是人做出来的,别人搞不成,不见得自己也搞不成。许多科研实例说明,科研的成功不完全取决于物质条件,往往决定于人们的科研思维,科学界许多后来居上的例子完全证明了这一点。
  杂交小麦确实非常难,业界人士都非常清楚,普通小麦是六倍体植物,它包含的基因数目是水稻基因的40倍,是人类基因的5.5倍,遗传机理非常复杂,研究的难度可想而知,但是他坚定不移为国人吃饱肚子的信念,敢于挑战坚韧不拔的意志,让他选择了要攻克杂交小麦这个世界难题的道路。

记者手记:

致敬创新者!

刘晓瑞

  科技创新不是吹泡泡,任何一项重大科技创新,都要经历思想萌芽、理论探索和创新实践的全过程,都是长期艰苦奋斗的结果。
  “F型小麦雄性不育系”,这是首次以中国人姓氏命名的小麦雄性不育系。按照国际惯例,“F型小麦雄性不育系”是以发明人冯树英姓氏的第一个英文字母“F”来命名的,彰显了由中国人独立完成的国际性原创科研成果。
  沉甸甸的重大科技创新的背后,是创新人冯树英为之付出46年的光阴岁月、是敢于挑战国际最难科研的大胆决心、是善于用哲学思维攻克难点的创新思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吃不饱饭的生活,给冯树英带来的不仅是身体的疼痛,更是一次心灵的强烈刺激。“我们是农民,我们天天在地里干农活,可到头来,饿肚子的还是农民。”冯树英不甘于现状,想要改变现状。“我要让自己能吃饱、让家人能吃饱、让农民能吃饱!”创新者冯树英目标明确,开始了为国人吃饱肚子而奋斗的一生。
  英国著名生物学家、博物学家达尔文在1876年提出杂交优势的生物现象:杂交而生的后代,其基因优于上一代。利用这种杂交优势,可以提高产量、提升品质。杂交高粱、杂交玉米技术已被国外攻克,杂交水稻技术也被袁隆平攻克。全世界的四大作物就剩杂交小麦没有被攻克。因此从上世纪中叶以来,世界各小麦生产国都大规模地开展了杂交小麦的科研攻关。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看书、读报、跟老科研请教学习,生性好学,对新知识极为敏感的冯树英开始疯狂学习各种有关杂交的新知识、新理论。虽然身在运城这个小小的四五线城市,心中装有梦想的冯树英还是大胆地加入了攻克杂交小麦这一最难科研的大军之中。
  从1972年到1979年,整整8年,冯树英对美国T型不育系研究了8年,结果失败了。不仅冯树英没有成功,全世界也没有一例测配成功的案例。
  灵感,是由顽强地劳动而获得奖赏。有一天,毛主席关于矛盾对立统一的辨证逻辑理念给了冯树英灵感。“不育性与可育性是矛盾的两方面,是可以相互转化的。解开了可育性的秘密,不育性的难题是不是也就破解了?”从此,冯树英确立了自己的技术研究路线,关起门来,从小麦可育性着手研究,走上了一条完全自主创新的科研之路。
  2018年下半年,“F型三系杂交小麦研究与应用”顺利通过了国家科技部组织的项目验收。这表明了我国三系杂交小麦科技攻关的关键技术已经掌握,是我国继杂交水稻之后又一项自主创新,具有完全知识产权,达到国际领先的重大科技创新。
  漫长的46年,冯树英及其科研团队坚持只做杂交小麦这一件事,而且一做到底。这46年里,他们克服了多少困难,经历了多少次毁灭性的打击已无从计算。但是不管客观环境如何变化,不管遇到多大的坎坷,他们始终如一,咬紧牙关,坚韧不拔,这种意志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正是这种坚持、坚持、再坚持的顽强毅力,最终使他们完成了国际领先的重大科技成果。
(编辑 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