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银碎想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运城晚报 发布者:运城新闻网
热度0票 浏览159次 时间:2019年1月02日 10:03
    人心不古,岂古我心乎哉?就任性地淘得一块碎银把玩,或者当玩物丧志。
  看它小巧却不玲珑,无款识无名号无年无月的可怜兮兮。又想得或者流落市井,无家可归的身世,就心生怜悯,还几分小可爱,便不假思索地收留,纳入我的古玩系列。再去看,眉心处布满“抬头纹”的小老头样,就想乐,或者是“纹”银的巧合?就有了另一种情调——仿佛看见它“出生”时的热气还在蒸腾的情形,涟漪的“水印”纹,正久远地荡漾过来——是在印证几百年的“见你,或者不见,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的等么?
  虽显得小不点的丑模样,却坦荡得惹人怜爱,才,一见钟情,爱,而不释手。
  又在猜想着——或与《乔家大院》乔致庸银库里的金元宝、银“冬瓜”的金山银山有一丝半缕的瓜葛?正巧是热闹处桥段时额外滴落的一颗“冬瓜”子乎?呵,电视剧看多了,就老成而天真,也未必不是?只是,此刻,见它朴拙无华,一副有它不多无之不少的卑微身份,竟能在改朝换代间走南闯北颠沛流离幸存到今天,也真是不易,干脆就是为之庆幸呢。不是吗?想想咱大清朝那屈辱窝火的摊场,忙不迭的签什么“京”什么“关”条约,动辄就几百万两白花花地往外“赔不是”的经历,居然没有不幸流失海外,也真是“小瓜子”的万分幸运呢。到今天,且不说物以稀为贵的升值,仍然还是被认可的人民的血汗钱,依旧是响当当的硬通货,再有了一层古色古香的时光包浆,还真一副遗老遗少的皇族身世的面相呢。
  银者,门捷列夫元素表里的重金属之一也。却似生有几分福相,被指腹为亲,成为重金属里的“人样”。或者是它不软不硬,不金不铜,不卑不亢的脾性,被纳入到富贵身份的行列,修炼中渐渐有了不菲的身价,虽然不比黄金灿灿,也算是白银花花了,成为财富的象征,经久不衰。就纳闷,满街的趾高气扬的这银行、那银行的招牌,怎么一律地叫“银行”而不叫“金行”呢?看把金子气得嘴噘得老高,确是有点说不过去了。那么,本着社会和谐的宗旨,精明的大佬们赶紧上奏特批“金融”一词作统领,总算平复了哥俩的恩怨。
  只可惜,渐渐中这孔方兄弟被人的势利的根性给被宠坏了,常常欺软怕硬骑在弱者的头上作威作福,才,天之骄子的名声每况愈下。“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虽然有点无辜,虽然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却不争的事实是——总被作男盗女娼的帮凶,常常被恶搞了人性,卖官鬻爵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才,“此地无银三百两”被笑料至今——人们啊,金银者,原本身外之物,原本人类的小丫鬟,却为何总被它捉弄,被它出卖,被它戏谑得找不着北呢。
  又想起被岳金霖指认有明显逻辑错误的一句老话——金钱如粪土,朋友值千金。才有“银行如厕所,厕所是银行”的以此类推。碎银,又绕口令地搅扰至文字的地界去了。
  铜壶阁上看明月,身在千寻白银阙。
  十年肺渴今夕平,皓然胸次堆冰雪。
  扯不清的金银劫啊,还要有怎样的版本推陈出新,旁作人类的笑料?真是可怜,为了你,却把人生的本源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呵呵,东拉西扯,姑且作这“小瓜子”流浪记的延续。 (黎建月)
(编辑 吴琪萌)
                      【新闻挑错 / 新闻线索提供】
顶:0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 (0次打分)
上一篇 下一篇
网站声明
    运城日报、黄河晨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山西运城日报社 版权所有 
未经运城新闻网的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追究
授权法律顾问:山西韶风律师事务所
新闻热线:0359-2233591 广告合作电话:0359-2233350 2233273 Email:yunchengnews@126.com 业务合作QQ:439433670 / 6906381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4120190001